PK10统计分析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安梓潼北寒钰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安梓潼北寒钰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12 12:33:16来源:WXB发布:南意

重生丑妻:腹黑总裁高调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再次住院

从外回来的佣人一直回头看,并没有注意到眼前,一不小心撞到了散步的北寒钰。

她急忙跪下,“北少对不起!”

觉得眼前人有些眼熟,问道:“你是照顾安梓潼孩子的佣人?”

佣人哭着求饶,“少爷我错了!”

以为她是在为撞到自己认错,北寒钰懒得理会她,抬脚离开了。

走了几步,想起那个疯女人问自己孩子去哪了,转身看着她,“她的孩子在哪?”

佣人本就做贼心虚眼见事败露,为了能得到原谅以及保住自己的工作,便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给说了出来。

听完后的北寒钰本不打算管这件事,都走到了客厅内,又折返了出来驱车去了郊外的工厂。

张智一直在后面追着她,虽说养了几天,可身子仍是极弱,刚才又消耗如此多的体力,这会早已没了力气。

突然,一个不小心跌倒在地,孩子也摔在一旁,可却未见一点哭声。

张智走了过来,“你放心,我会迅速点的。”

也不知他何时从哪捡了根木棍,举着木棍就要往安梓潼身上砸去。

为了不伤到孩子,她一直往相反方向爬,洁白光滑的皮肤在满是砂石的地面摩擦,早已伤痕累累。

“安梓潼你长得这样丑,你就不该苟活于这世上。”张智愤懑骂道。

爬到角落的她无处可逃,惊恐地看着头顶的木棍,死心的闭上了眼睛,等着那木棍砸向自己。

突然,一道低沉浓厚的嗓音响起。

“住手!”

安梓潼瞪大双眼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男人,眼里满是欣喜,他来救她了。

可下一秒,却听到北寒钰用一贯冷漠无度的声线说:“即便是死,那个女人也只能死在我手里。”

扬起的嘴角还未放下,安梓潼知道,此刻她的表情定是十分难看。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张智举起木棍看着对面的男人,“你来做什么。”

“放了那个女人!”

“找死!”张智大呵一声,冲向了他。

北寒钰解开领带,扭动了下脖子,“我向来不喜欢不听话的人。”

几个健步上前,侧身躲过木棍袭击,抬起手臂朝着张智的左脸颊就是一拳。

张智被撂倒在地,还欲起身,却被北寒钰踩住胸口,“就你这一脸的尖嘴猴腮模样,也敢对我老北家的人动手。”

他刚想开口,北寒钰一脚踩住他的嘴巴,“别污染了空气。”

几秒后,张智晕了过去。

抬脚走到她跟前,瞥见她白色连衣裙上满是血渍,蹲在她面前,“能走吗?”

顾不上疼痛的安梓潼跑向孩子,自她进来都还没听到孩子的哭闹,心里很是担心。

小心翼翼的抱起孩子,可孩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宝宝!宝宝!”

她颤抖的声线传到北寒钰耳里,心里隐隐有些不忍心,走过去说,“我送你去医院。”

她还来不及回答,手里的孩子便被抢走了,以为他要对自己孩子不利,急忙叫道:“你要做什么!”

可离去的男人并未理她。

担心孩子的她忍着痛追了过去,可每走一步,膝盖就疼得要死,着实追不上他。

走了几步,回头见她慢慢吞吞的跟在后面,极不乐意的走了回去,把孩子放到她怀里,“抱好!”随即,把她打横抱起,走向了车子。

因伤口撕裂,安梓潼再次住进了医院。

孩子也没什么事,那会不哭闹只是被喂了些安眠药,现在已经没事了。

病房内,北寒钰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听着医生说了一大推,可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等病房内的人都出去后,安梓潼轻声说,“今天谢谢你。”

“你的贱命只能由我来终结!”

忍住心中伤痛,笑看着他,“你不舍得!”

北寒钰眼神凌冽狠毒的扫向她,“现在留你贱命只是为了月儿。”

“是吗?可有我在一天,我是不会让她回来的。”

一想到月儿现在没人照顾,心里便十分窝火,“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彻底死在我手上。”

“终有一天,我也会让白月儿死在我手上。”

他单手撑在休息沙发上,眯眼打量她片刻,“在你对她构成伤害之前,我会先了结了你。”

字字珠心,他怕是每时每刻都在想要怎么弄死自己,安梓潼低头浅笑,并不言语。

驀地,她抬眸笑看着他,“你不是想知道白月儿的下落吗?你过来些我告诉你。”

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把戏,迟疑了下,北寒钰走了过去,“说!”

病床上的人狡黠一笑,“你靠近些。”

见他真的弯下了腰,安梓潼双手圈住他,迅速朝着他脸颊吧唧一口。

北寒钰厌恶的推开她。

两人的互动全被躲在对面病房的狗仔拍到,拍完后开心的收起装备离开了医院。

在距离医院不远处的咖啡厅,北寒凌笑看着对面的人,“都拍上了吗?”

“是的二爷!”随后把相机推了过去,“您先看看,可以的话我回去后就直接发到网上。”

他放下手中的咖啡,“你办事我放心。”

“那二爷我就先走了。”

在他起身准备离开之际,北寒凌叫住了他,从深蓝色西服外套中取出了一张卡,“这个你拿走!”

那记者两眼放光,弯腰去拿卡,手却突然被压住,“知道需要做些什么吗。”

“知道,把嘴永远闭上!”

北寒凌抽回自己的手,示意他拿卡走人。

待他走后,仰头喝完那杯咖啡,拿上外套走了出去。

那记者顺着巷子走到自己家门口时,被人突然从后面捂住了口鼻,拖向了巷子更深处。

被人胖揍一顿后,那些人把他丢到了一个男人跟前。

他努力抬起眼想要看清是谁,耳边响起了一句,“傻子!”

北寒凌眼眸发狠,拿着枪蹲在他面前,“只有死人才会彻底闭上嘴!”

随后,逼仄的巷子内响起了一声枪响。

“处理得干净些。”说完,北寒凌离开了巷子。

第十章 质问他

拿着从相机里取出来得SD卡,北寒凌来到了市中心医院,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个望远镜。

他站在那个记者拍照的地方,看着对面楼栋的那间病房,嘴角微扬,“三弟,好久不见!”

......

  VIP病房内,北寒钰冷着脸,恨不得立刻弄死眼前的女人。

  

  “北少何必一副小XF儿受委屈的模样,又没有占您多大便宜。”

  

  “安梓潼你能不能要点脸?”

  

  她嬉笑,“北少我哪里不要脸了?”

  

  北寒钰斜睨一眼,坐回了沙发上,“今天我就不应该去。“

  

  “可你去了!”

  

 病床上的人笑靥如花的盯着他,很是好奇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病房一下子陷入静寂。

  

  安梓潼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位置的?”

  

  北寒钰不说话。

  

  “难道北少是过于担心我,一直暗中跟踪我?您要是不否认的话,我就这这样理解了。”

  

  “一直这么犯贱有意思吗?”

  

  “当然,毕竟这样才能引起你的注意。”

  

  北寒钰走到病床前,俯瞰着她,“从你身上验证了一句话。”

  

  “什么?”

  

  “贱人自有天收!”

  

  安梓潼苦笑着重复着这句话,努力仰起头,“这话我觉得用在您月儿身上更合适呢。”

  

  身体比大脑更快做出反应,用力掐住她脖颈,“我不想从你脏嘴里听到月儿的名字。”

  

  “北少的手段这么单一吗,不是掐脖就是用孩子威胁我。”

  

  北寒钰看着她发紫的脸蛋,“对付你我怕脏了我的手。”

  

  被钳制住的她冷嘲,“北少日夜陪着那个白莲花,怕是连脏与不脏都辨认不出来了。”

  

  “你在找死!”说着,力度又加大了几分,随后又道:“把我惹恼的下场就是这样,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眼眸含泪无奈的看着他,“你怎么能确定在你身边的白月儿就是白月儿?”

  

  北寒钰愣住,极度烦躁的说,“别丑人多作怪!”

  

  她继续追问,“你为什么会失忆?”

  

  “你调查我?”

  

  稍稍恢复的安梓潼笑看着他,“我这么费尽心思的接近你,怎么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

  

北寒钰死死盯着她,“别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我底线,安梓潼你应该知道我有多讨厌你。”

“是吗?那被杀为何不直接解决了我?” 

她在试探,她想要知道眼前男人对她的忍耐到底可以到什么地步。

“留你活口,只是为了找到月儿而已。”

决绝狠厉的语气毫无分差的直击她心脏,心中一阵绞痛弄,轻笑答道:“北少真是深情。” 

抬眸扫了眼,径直离开了病房。

而这时,宁志远也来到了病房门口。

“北少好!”

北寒钰并不理会他,上下打量了下,冷言说道:“也不知道宁医生什么癖好,竟会喜欢那样的恶女人。”

“北少什么意思?”

“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四目相对,刹那间电光火石,空气中弥漫着极重的火药味。

这时,病房内传来一声尖叫声。

安梓潼摔倒了。

宁志远忙跑进去,见她躺倒在地,急忙上前把人抱到了床上,“怎么这么不小心。”

自然关心的语气,亲密的举动让对面的男人脸色黑如乌云。

“宁医生这么抱着别人老婆不好吧。”

刚才摔了一跤,又扯到了伤口,可这是安梓潼心里却是极为高兴,这男人貌似是对她有些意思了。

“北少我是医生,而您老婆是我病人。”宁志远恭敬说道。

“SO?”

虽然不想承认她的存在,可她已经是被父亲接受的EX妇,在外自然是注意些形象的。

“你在吃醋?”安梓潼下意识的说了句。

北寒钰疾步上前,粗暴的把她从某人怀里扯出来,“别犯贱!”

而后看向一旁的宁志远,“难不成是要把人揽到怀里看病吗。”

“少奶奶冒犯了。”

北寒钰愈发觉得烦躁,警告说,“你最好别死,至少在找到月儿之前,得留着你的贱命。”

病房内再次安静下来。

安梓潼抿唇不语,脑子里一下子没了计划,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何必呢!”

发神的她偏头看向病床前的人,“志远”二字脱口而出。

男人愣了下,“少奶奶这样叫不合适吧,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您还是叫我宁医生吧。”

她现在并不是以前的白月儿,眼前的人自然是不认识自己的,刚才是她唐突了。

“宁医生我身体情况怎么样?”

宁志远看了退后几步,站定后从后面护士手里拿过了体检报告,“少奶奶前不久生了孩子还没恢复,又紧接着捐了肾,我想不用我说您也知道您现在的身子到底有多虚。”

听到他说孩子,这时才想起自己那被下了安眠药的孩子,急切问道:“我孩子怎么样了?”

“您放心,他现在很安全!”

如此,她便放心了。

离开医院后的北寒钰回到了自己旗下的公司。

“老大那人我问了,并不知道白月儿的下落。”

一记眼神过去,“下次别叫我从你嘴里听到月儿的名字。”

“是!”马凯答道。

到了办公室后,快速解开了自己的外套,走到了里眠隔间,快速了冲洗了个澡。

他不想那个女人弄脏了自己。

马凯一直候在一旁,沉默不语。

不过断断几分钟,他便换上了新的西走了出来。

“都查清楚了吗?”

“那人叫张智,是夫人的热烈追求者,把人抓走不过是为了让她离开了你,好让你能和夫人在一起。”

北寒钰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看着里面鲜艳欲滴的红酒,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热烈追求者?找死!”

刚才还完好无损的就被此刻却碎成不成样子,一边的马凯心里发憷,大气而都不敢出。

片刻后,北寒钰开口,“给我好生伺候着他。”

“是!”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人,巨大的落地窗倒影着他的孤独的样子。

温柔地看着合照上的女人,月儿,你在哪?

即使他动用了自己所有力量,可怎么也找不到月儿,心里疑惑不已。

而另一边,安梓潼在医院也很是烦躁,不知道应该什么时候揭露假白月儿的谎言。

北家娶妻的消息一直在热搜榜高居不下,后又被爆出各种事情,致使北家企业的股票大跌。

接连几日住院,来看自己只有北家的老爷北剑锋。

第十一章 她的计谋

北家老爷走后,病房内却来了一波浓妆艳抹的女人。

“哟,这就是我那三弟娶的XF儿啊,未免也太丑了吧。”

安梓潼抬眸看过去,早在自己重生后,她就调查过北家所有人,眼下说话那位便是北家大小姐,北语嫣。

“我以为谁呢,原来大姐来了。”

北语嫣捂嘴偷笑,“这大姐叫得未免太早了,我还没接受你成为北家的人呢。”

“大姐这话说得像是北家是您做主似的,爸还健在呢,你想干什么呀。”

安梓潼笑看着她,知道她野心勃勃想要吃了北家,可见她说这样的话吗,未免也太蠢了。

北家主母见女儿被欺负,开口骂道:“丑八怪,你闭嘴!”

“素闻大夫人是位端庄贤惠温和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北家主母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极为难看。

北语嫣总走近她,“听说你把白月儿那个小贱人赶走了,战斗力不错嘛。”

“夸奖了,白家小姐是得知我跟寒钰两情相悦,主动退出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笑了。

一个穿着嘻哈风格的女孩蹦跶到她病床前,“就你这一脸的麻子还跟我寒钰哥哥两情想悦?你怕是生孩子生傻了。”

躲开她伸过来的手,安梓潼笑看着她们,“不知各位来这到底为何?”

“就是来看看我那弟弟到底有多眼瞎。”

“所以现在得出了什么结论?”

北语嫣靠近的她,“三弟眼光真好!”

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可是她们逼她的细细打量了下眼前这张不知扑了几层粉底的脸,“大姐你知道今天化妆卡粉了吗?”

“什么?”

身旁跟着的小女孩想要教训她,却被扣住手腕,“你既然叫北寒钰哥哥,自是要叫我SZ的,这样对我不礼貌吧。”

众人皆被堵得哑口无言,可又无话反驳,最后气鼓鼓的离开了病房。

落得清净的安梓潼无力的瘫软在病房,这几日她一直在琢磨该何时揭穿那人的谎言,可迟迟找不到好时机。

到了查房时候,宁志远来了,其实他不必亲自前来,可不知为什么,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宁医生来了。”她笑着说。

“嗯,夫人今日可有感觉那里不舒服?”

安梓潼摇摇头,昔日好友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心里有些难过。

好在经过几日相处,两人关系慢慢发生了些变化。

这时,搁置在一储物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安梓潼见又是不明来电,本不想理会,可那电话却一直响。

接起后语气自是不悦,“你好!”

听筒内缓缓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安小姐好啊,哦不,或许我应该叫您白小姐。”

心里一慌,难道他是那日婚礼上的人?尽量让自己语气显得平静,安梓潼问,“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您的父母在我手上,是您新认的父母。”

安梓潼心慌不已,“你到底想干嘛!”

听筒中传来男人放肆大笑的声音,“我不想干嘛,给你一个小时到于川江边来,否则我可不确保你父母会发生什么。”

话音刚落,电话就被掐断了,随后收到一条信息。

一边的宁志远察觉到她的异常,关心问道:“怎么了?”

慌忙拔掉自己手上的输液管,抱起还在熟睡的孩子就要往病房外跑。

“到底怎么了!”宁志远吼道。

她回过神,看着眼前的人,“志远求你件事。”

把孩子放到他怀里,小声说,“麻烦你帮我把孩子送到北家老爷手上,务必一定要亲自送到他手上。”

说完,直接离开了病房。

宁志远望着她消失在走廊处的背影,低头看了眼仍在酣睡的孩子,也离开了病房。

而在北家集团,刚结束会议的北寒钰回到办公室后,接到了手下的来电。

推掉工作安排了,直接赶往了马凯所说的地点。

早已候在于川江边的白月儿轻笑,“这次谢谢宇哥的帮忙了。”

哪位名叫宇哥的人,一脸猥琐的盯着她饱满的胸脯,“这有什么的,一个小忙而已。”

白月儿知道他帮自己是为了什么,却假装糊涂说,“宇哥等我回到寒钰身边,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宇哥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她打断,“宇哥,我先过去准备了。”

啐了口吐沫,“真是个小妖精,一举一动都那么勾人。”

说来也是荒唐,下楼后安梓潼打车成功后,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带钱包,一路坑蒙拐骗的把司机骗到了于川来。

到了目的后,钱也没付就跑走了。

见人来了,宇哥拿着一把瑞士小刀走了出来,“你就是安梓潼?”

“你是打电话的人?”

宇哥见她长得奇丑无比,心里瞬间没了想法。

那会,他想若是来的人长得还算合胃口是打算占些便宜的,眼下这副样子,即使白送他也下不去口。

环视了一圈后,并未发现白家二老的身影,“我父母呢?”

在她身后,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白月儿穿着一身纱裙走出来,“你父母?你何时取代我成为他们女儿的。”

安梓潼转身看向身后,“白月儿?”

“怎么?看到我很惊讶吗?”

“嗯,惊讶于你怎么还没死。”她缓慢说道。

白月儿踱步过去,“就你这样的丑八怪,竟敢对我的男人心存念想,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把白家父母怎么了!”

“傻女人,不管怎样,那可是我名义上的父母,我怎么可能会对他们下手呢?”

眯眼打量着她,只见她雪白的纱裙上已染上层层血渍,心里总有些不安。

“这就傻眼了吗?看来你不仅长得丑还特别愚蠢,竟被我几句谎话就骗到这了。”

安梓潼不理会她的话,自顾问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估摸着北寒钰就要到了,白月儿走过去笑着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说完,她用力的去推她。

出于防御,安梓潼闪身开了,却见她直直朝着地上倒去。

纱裙上又出现了新的血渍,拍了拍裙角站起来,不知从哪拿出一把刀,快狠准的朝着安梓潼刺了过来。

而这次,她没有那么好运躲过袭击,那到刺进了前几日刚愈合的伤疤上。

脸色霎时惨白不已,忍着剧痛推开她,“白月儿你就不怕我把一切告诉北寒钰吗?”

白月儿像是魔怔了似的,仰天大笑,“你若是敢,早就说了。”

对!她不敢,要是说出假月儿的事情,那必然要说出自己重生的事,可这么扯淡的事情谁会相信。

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被白月儿再次举刀袭来。

毫无表情的拔出刺在她身上的刀,血瞬间喷涌而出,白色的纱裙瞬间被染得血红。

随之,她慢慢倒了下去。

重生丑妻:腹黑总裁高调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丑妻:腹黑总裁高调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丑妻:腹黑总裁高调宠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知暖莫有笙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PK10统计分析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