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统计分析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林夏沈暨南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林夏沈暨南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12 12:05:27来源:WXB发布:许知

原来爱情那么伤沈暨南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摊牌

我尽可能的保持平静,不让自己显得懦弱,但颤抖的双手,还是出卖了我。

两年的婚姻,沈暨南试图用五百万买断。

我并非嫌少,也知道这几年,因为林深不停的闯祸,从沈暨南那里拿的钱也不计其数,应该远远不止这五百万。但我没想到的事,我们之间的羁绊,可以用钱来抹平。

我接过支票,苦笑了一声,“沈暨南,你是不是也太看不起我林夏了。”

他微微皱着眉,显然因为我的话而震惊了。

但沈暨南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的神情,依旧是那副不显山露水的模样,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淡淡的睨着我,“那你开个数,只要条件允许,我就答应你。”

我又轻笑了一声,这一次,嘲笑的对方仿佛是我自己。

明明早就知道状况,非要在被人百般羞辱之后才认清现实。沈暨南可以为了许知遥倾尽一切,任由我的狮子大开口也不要这段荒谬的婚姻,而我还在傻傻的期盼,有一天他会回头。

我最后都没能给出他一个答案,沈暨南待了一会之后就离开,让我好好想清楚,想清楚之后,随时给他打电话。

这两年多以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个问题,但真的到了要离婚的这一步,我还是心如刀绞。从十七岁开始,这个男人就住在我的心尖上,这么多年了,早就已经化作骨血融入了生命里。

结婚之后,我卑微到了尘埃里,只希望他能给予我一丁点的爱怜。我放弃了学业,事业,甚至连交友圈也不断的缩小,到头来还是躲不过离婚的命运。

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开朗爱笑的林夏了,我回不去了。

我在客厅里呆坐了很久,凌晨四点多接到母亲的电话,她在那头哭哭啼啼的,话都说不清楚,我实在着急,就赶了过去。

自从上次林深被抓走之后,母亲就一直提心吊胆,年纪大了,总有些高血压之类的毛病,我也确实应该多关心她一些。

回到老宅,就看到母亲在门口不停的踱步,想来是在等我,我加快步子走了过去。“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母亲一看到我,眼眶就红了,“夏夏,林深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会不会……”后面的话,母亲甚至不敢说下去。

拉着母亲回到家里,我就给林深打电话,电话是通了,但一直没人接听。

而后的一个小时内,我打了好几个林深朋友的电话,几乎全都一无所知,加上这大半夜的,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人。

天快亮的时候,我和我妈坐在门口,就听到有了脚步声,连忙走出,看到了一身狼狈的林深。

我忍不住的指责道,“这么晚了,你又去哪里鬼混了,你知不知道我和妈多担心你。”

我的口气很不好,林深显然吓到了。

他急忙解释,“姐,我没有去赌,这一次,我真的想好好重新开始。”

听到这句话,我愣了好久。

我都没问清楚他去了哪里,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他骂了一顿。自从结婚之后,我对林深的关怀也显然不够,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有责任。

我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低声问道,“你该给妈打个电话,你不知道我们多担心。”

林深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对不起姐,下次我一定注意。”

我这才知道,林深和朋友合伙搞了家餐饮店,虽然不大,倒也是个正经生意。自从父亲去世之后,他就整天游手好闲的,这也算第一次走上正轨。他白天去发传单,晚上去进货,才搞了这么晚回来。

只要是正经的事,我这个做姐姐的,一定要支持他。

第二天一早,我就陪着林深一起去了市中心发传单。我能做的不多,似乎也只能这样才帮到他。

许多事兴许是巧合,也可能就是注定的,海城这么大,没有想到,居然连发个传单都能偶遇许知遥。

我本来在另一个街口发传单,只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吵闹声,就连忙赶了过去。

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围观了,里面一个女人的辱骂声,不停的传出来。

我拨开人群,就看到林深站在那里不停的道歉,而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几天不见的许知遥。

“你有没有长眼睛,发个传单你往我身上撞什么?你要不要脸?”

许知遥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两人气势汹汹,对着林深不断的指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故意来找茬的。

我走了过去,将林深往后拉了拉,正视着许知遥。

她一脸惊讶的望着我,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

许知遥双手环在胸前,没有了之前在老爷子生日宴上的那种温柔和内敛,反而多了一副乖张的嘴脸,这像极了她第一次来找我时的模样。看来这许知遥真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女人。

“哟,这不是林夏吗?怎么,你要抱打不平吗?”

身后的林深扯了扯我,小声说,“姐,算了,是我不好,不小心撞到她了。”

我了解林深的性格,他除了喜欢赌之外,人品真的不坏,也不是个惹事的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听到许知遥的辱骂,显然有些咄咄逼人。

“哟?这是你弟弟啊?果然蛇鼠一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许知遥的挑衅还是惹怒了我,或许我从来也不该退让,从这段婚姻开始,我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我上前了一步,直视着许知遥,“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许知遥不屑的睨了我一眼,“怎么?你威胁我吗?你弟弟整天好吃懒做,嗜赌成性,从沈暨南那里拿了多少钱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两个都一样,就是个蛀虫!”

这番话没有让我愤怒,反而觉得有些好笑。

“请问许小姐,你用什么身份和资格来这里评头论足?你只不过是沈暨南在外面养的一个小三罢了,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吗?”

“你……”许知遥怒火中烧,咬牙切齿的望着我。

“怎么?我说错了吗?说到底,你也就是个搬不上台面的米虫罢了?还真把自己当成沈太太了不成?”

我看着许知遥浑身颤抖,咬着嘴唇像是要哭出来一样,但我没有一丝的心软,这个女人本来就两面三刀,她的手段,我也已经见识过了。

第十章 和沈暨南的抗衡

最后,许知遥指着我警告道,“林夏,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除了在沈暨南面前挑唆之外,我也想不出她还有什么新的招式。而这一刻,我忽然有些坦然了,一直以来,许知遥就是我一个心结。我并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心里会在不停的揣测,但如今见了她几次之后,我忽然有些同情沈暨南,竟然会爱上这样一个表里不一的人。

林深很聪明,刚才在和许知遥争执的时候,就提到了沈暨南,他多半猜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但大概是碍于我的颜面,他只是随口问了几句,见我不答,也就没有多问。

陪着林深发了一天的传单,晚上又跟着一起去进货,才真的相信他这次是下定了决心,看着他满头大汗灰头土脸的也没有喊累,我心里也觉得安慰。

忙活了一天,腰酸背痛的,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到了别墅门口,我看到沈暨南的车子停在那里,车灯也亮着。

没有了以往的紧张,心里反而多了一丝坦然,白天在路上遇见了许知遥,晚上沈暨南就找上了门,这办事效率可真够神速的。

沈暨南冲我挥了挥手,示意我上车,我深吸一口气,拉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沈暨南低垂着眼眸,一手支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

空气中都透着一丝尴尬,他迟迟没有开口,我也似乎在等着他的发问。

“离婚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他淡淡的开口,仿佛在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我以为他是来兴师问罪的,没想到他的这句话,显然更有杀伤力。

我转头正视着沈暨南,反问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我的回答,换来了沈暨南审视的目光。他皱着眉,眼里带着些许的不可置信。但我没有让沈暨南过多的来探究我,我笑了笑,“如果没什么事的,我就先回去了。”而后,我便拉开的了车门。

在我下车关门之前,我分明听到了沈暨南沉声说了一句,“林夏,你变得不一样了。”

回到家之后,我忽然如释重负,压在心里的大石头也松懈了不少。我从来都是这样,看似软弱,但只要决定了一件事,谁也无法动摇我,当初嫁给沈暨南也是如此。如今,我并非是想挽回这段婚姻,而只是为了坚守原本属于我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调查一些事情罢了。

不管许知遥耍什么手段,这个婚只要我不想离,沈暨南没有一点别的办法。我早就受够了他的冷暴力,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沈暨南如今在海城已经有了一些名声和地位,如果执意要离婚,这件事对他的事业会有很大的影响,老爷子那关也过不去,所以暂时来说,他拿我没什么办法。

既然已经决定了,我总不能坐以待毙,隔天中午的时候,我鼓起了勇气打电话给米菲,我曾经最要好的闺蜜,约她在咖啡厅见面。

从小学开始,我们两个就像连体婴儿一般形影不离,高中大学也都在一起,甚至是同一个专业,但自从我执意要嫁给沈暨南开始,我们之间就产生了裂缝。

在我们结婚之前,我就知道了许知遥的存在,米菲那时候就劝我,不要一时冲动嫁给他,可我不听劝,甚至为此和米菲大吵了一架,从此以后,我们就断了联系。

刚结婚时,即便是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我也从来没有后悔的念头,我就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一头栽了进去,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无底深渊。现在再提后悔两个字,显然也是可笑的。

我早早的到了咖啡厅,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以前和米菲见面,也总是选这里。

我刚坐下没多久,米菲就来了,她还是原来的样子,身材娇小,喜欢穿运动装和球鞋,扎着高高的马尾,看上去像个高中生。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憋多久才联系我。”

米菲的一句话,就让我红了眼眶,原来,她从来没有怪过我,只是我不敢去联系她罢了。有时候,朋友之间的感情远比男女之间来的更加坚定。

我低头笑了笑,“我还想过,你或许不会来。”

她睨了我一眼,“我才不像有些人,那么铁石心肠。”

没说几句,我们就笑的前俯后仰,仿佛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米菲还是那样,喜欢吃甜食,坐下之后就点了份蛋糕。吃了两口之后,她抬起头看着我,“说吧,遇到什么难事了?”

这世上,除了父母之外,最了解我的人,恐怕只有她了。

我也没有拐弯抹角,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到了米菲面前,“这是我父亲公司当年的账目,我想请你帮我查一查,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会被定性为经济犯罪。”

米菲放下手里的叉子,“怎么了?这件事不是都过去很久了吗?为什么现在要拿出来查?”

我耸了耸肩,“没什么,只是有些疑问。”

米菲知道我不愿说,也就没有多问。

其实我并不是想要瞒着她,只是现在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我不能仅凭许知遥的三言两语就断定什么。

“除此之外,我想要你帮我查一下许知遥的过去,越详细越好。”

米菲抬头看着我,扬起了嘴角,“你是终于想通了?准备宣战了吗?沈太太。”

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保护壳里,以为只要我不去惹事,就可以相安无事,就连沈暨南的小三,我也当做看不到,但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软弱的。许知遥大抵就是料准了我的这个性格,才会变本加厉的。

临走时,米菲答应我,三天内给我消息。

米菲的父亲是海城警局的高官,我这点事情对他来说,不算是什么难事。这次找她,并非完全是因为找她帮忙,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我想慢慢的找回以前那个开朗的自己,还有原本属于生活里的一切。

只是我没有想到,许知遥倒是比我快一步,她的手段,也比我想象中的高明。

第十一章 许知遥的圈套

那天,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接起来之后,是许知遥的声音。

“喂,林夏,下午三点,中心商城见一面吧。”

我当然知道她的不怀好意,但许知遥用了激将法,她鄙夷的问道,“怎么了?不敢来吗?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林夏,想不到你也是个缩头乌龟。”

我想着,既然约在了商场,想必她也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而且,我也确实想要看看许知遥还有什么花样要耍。我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

下午三点,我如约到了商场,许知遥没有约我去咖啡馆,而是站在楼梯口等我,她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双手环在胸前望着我。

我离许知遥一米远,警惕的问道,“你找我来,又有什么事?”

许知遥朝我走了走,“沈暨南告诉我,你不同意离婚。”

这件事没什么好遮掩的,我不同意离婚,许知遥又能拿我怎么样。

许知遥摘了墨镜,放到了包里。“我怀孕了。”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我脑袋里轰的一声,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难怪沈暨南会急于离婚,原来是因为这个。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他不喜欢小孩,和我的例行公事也只是因为爷爷逼得紧。我长期服用避孕药,就是怕有一天怀孕之后,会连现在的亲密都没有。到头来,其实他并不是不想要孩子,而是生孩子的女人,是我,才会让他如此厌倦。

我苦笑一声,还是控制不住心里的酸涩在蔓延。

“怎么?你告诉我这件事,是想让我恭喜你吗?”

许知遥走到我面前,抓住了我的手,我本能的想要甩开她,但许知遥抓的很紧。她凑到了我的耳边,压低了音量,笑着说,“不止是恭喜我,而是同喜,林夏,我要送个大礼给你。”

说完了这句话,许知遥用力的推了我一把,我下意识的扶着栏杆才勉强的站稳身子,等我抬起头,就看到许知遥顺着台阶滚了下去。

十几个台阶之后,她瘦弱的身子重重的砸在地板上,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我屏住了呼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种大胆的行为。等我冲下去的时候,许知遥已经没有任何的反应,她绢白的裙子上染了一片殷红,刺鼻的血腥味直冲头顶。

路人打了急救电话,我跪在一旁,茫然的等了十几分钟,直到跟着救护车,一起把许知遥送进了医院里。

抢救室的那张红色警示灯亮了起来,我不能进去,只能站在门口等着。

身上还有许知遥的血迹,衣服上全都沾染了,洗也洗不掉。我靠在墙上,脑海中一片空白,直到听到一阵急促而又熟悉的脚步声。

沈暨南匆忙赶来,脸上挂着肃杀的气息,在见到我之后,一把掐住了我的脖颈。

“林夏,要是知遥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陪葬。”

他用力很大的力道,我痛的无法呼吸,但我还是费劲了全身的力气,吐出那几个字,“如果我说,我根本没有推她,你是不是也不会相信我?”

沈暨南双眼通红,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我怎么可能信你的鬼话,林夏,我一直以为你温柔内敛,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蛇蝎心肠。”

这句话,像是给我判了死刑,我本想解释,是许知遥给我打的电话,我甚至可以给他看通化记录,如果还不相信的话,甚至可以去调商场的监控。但最后这些话,我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既然沈暨南已经断定我是凶手,那我多说一个字,都是多余的。

我被沈暨南重重的摔在地上,只觉得小腹隐隐作痛,但我还是强忍着站起来。

“所以呢,你现在打算拿我怎么样?一命抵一命吗?”

沈暨南居高临下的看了我一眼,“滚,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我撑着墙壁站起来,强忍着不适离开,我不是看到沈暨南害怕,而是不愿去争执,在一个不相信自己的男人面前,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

即便是许知遥真的用了手段,现在躺在手术室的人是她,去争个对错又有什么意义。

但我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觉得越来越不对劲,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我靠在墙角,给米菲打了电话,随后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是躺在医院的急诊室里,一旁的米菲看了我一眼,轻叹一口气。“你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吗?”

在听到自己怀孕的时候,甚至比知道许知遥怀孕来的更加震惊。

我猛地做起来,“不可能,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可能怀孕?”

这时,恰好医生走了进来,我不管不顾的下了床,抓着对方的衣袖,“肯定搞错了,我怎么可能怀孕,我一直在吃避孕药,从来没有落下过。”

医生不满的看着我,“避孕药本来就不是万无一失的,就算怀孕也是正常的,检查报告都出来了,你确实已经怀孕七周多了。”

真是讽刺,想不到我费尽心机的吃避孕药,居然还是怀孕了,而且还和许知遥同时怀孕,老天爷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我不想回家,所有米菲带我回了她的公寓。

医生说我的孩子不是很稳定,让我注意休息,不要太过劳累。我到现在都是懵的,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我甚至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心态去迎接他。

到了米菲的公寓,她递给我一沓照片,“你让我办的事,我已经查清楚了,也明白为什么沈暨南会对许知遥那么好。”

米菲告诉我,当年沈暨南生意刚起步,很难在海城立足,许知遥为了他到处陪酒卖笑打点关系,这才让沈暨南的生意慢慢的越做越好。所以,沈暨南对她是有愧疚的。

我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才开始有了些许的后悔,如果早点知道这些事,我兴许不会像当年那么冲动。

大抵是见我不说话,米菲指了指我手上的照片,“先别急着难过,这女人可没你想的的那么简单,看了照片你就知道了。”

原来爱情那么伤沈暨南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原来爱情那么伤沈暨南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原来爱情那么伤沈暨南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霍晋烟江骋霆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PK10统计分析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