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统计分析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江满星霍启成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江满星霍启成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12 11:29:50来源:WXB发布:红烧丸子

一胎双宝:霍少宠妻甜如蜜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直系亲属的禁忌

  霍老爷子同样诧异。

  自家儿子的收藏室也算是老宅里的禁地了,谁也不能进去。

  就连小景,也只是缠得霍启成没办法的时候,才进去过一次。

  可面对刚认识的江满星和珠珠,居然如此大方。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江满星很敏锐的察觉到众人的反应,立马就拒绝了,“不用了,霍老先生和小景请我们吃饭,就很感谢了。”

  闻言,霍启成的脸就沉了几分。

  只谢霍老先生和小景,把他当做透明人吗?

  “哎,吃顿便饭而已,我倒是很喜欢珠珠,希望以后她能经常过来陪我和小景玩。”霍老爷子又道。

  珠珠就爽快的答应了,“好啊,我也喜欢霍爷爷和小景哥哥。”

  霍启成的脸又沉了几分。

  只喜欢霍爷爷和小景哥哥,不喜欢他吗?

  心中莫名就升腾起一股烦躁之意,撂了碗筷,转头看向江满星,“吃饱了说一声,让佣人送你们回去。”

  “好。”江满星点头。

  总觉得这个妹夫不怎么喜欢自己和珠珠,于是她只得默默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等下了饭桌,霍启成也真是雷厉风行,就让佣人把车开到了门口。

  江满星带着珠珠道别,继而上了车。

  一番折腾,回到家已经是凌晨。

  珠珠早就困得睡着了,脸颊红彤彤一片。

  江满星也不忍心吵醒她,只能就这样放在了床上,转而去洗手间拧了毛巾,打算给她简单擦擦就睡觉。

  捏着毛巾进去的时候,便听到珠珠在说梦话,嘴角是期待的笑,“叔叔,你要是我爸爸就好了,这样小景哥哥就是我真正的哥哥了。”

  叔叔,自然指的是霍启成。

  江满星不禁叹口气。

  毕竟只是四岁的小孩子,哪有不想要爸爸的。

  只是这个爸爸是谁都行,却独独不能是霍启成。

  他是江影儿的老公,是她的妹夫。

  怎么想,都不能把他和自己还有珠珠联想成一个家庭啊。

  思考着这些,江满星也很快给珠珠擦了脸,转身出去,打算自己洗漱一下也睡觉。

  这时候,门就被敲响了。

  是警察局的人。

  打开门之后,警察二话不说,就先给江满星戴上了手铐。

  炎热的夏夜,冰凉的手铐不禁让江满星打了个寒战,“你们干什么?”

  警察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对不起江小姐,我们接到报警,说你涉嫌伤害儿童,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伤害儿童?

  江满星仍旧是一头雾水。

  可她到底在国外历练了五年,很快就镇定下来,又看向警察,“稍等,我女儿还在家,我得打个电话叫人来照顾她。”

  这是情理之中的要求,警察就同意了。

  江满星打给赵如月,让她过来照看珠珠,这才跟着警察离开。

  到了警察局录口供,江满星大致了解了情况。

  是她送给小景的平安锁出了事情,小景带上之后就开始头晕呕吐,随后医生在平安锁里检测出了毒素,这个毒是通过皮肤接触渗入体内的。

  “那小景现在怎么样?”听说是小景中毒,江满星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几乎不能呼吸。

  “不太清楚。”警察面面相觑,猜不透这是什么路子。

  正常人被抓起来,即便是被冤枉,不也应该先解释吗?

  怎么感觉面前的女人完全不关心自己,反而是挂念着中毒的霍家小太子呢?

  “要不然这样,警察叔叔,你能不能带着我去一趟医院,拷着我都行,我得去看看小景。”江满星越发心急如焚。

  但警察拒绝了。

  即便有手铐,带着嫌疑人外出,都有逃跑的可能性,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让我去看看吧,求你们了。”江满星又恳求道。

  正在僵持之时,问询室的门突然就被打开了。

  霍启成一袭黑色风衣,就站在门口,逆着光,叫人看不清表情,“带她去,小景需要输血。”

  见霍家二少来了,警察忙不迭的答应,甚至连手铐都给江满星解开了,送她去医院。

  到警局门口坐车的时候,霍启成却又朝着她勾手,“你坐我的车。”

  “霍少……”警察这就有点为难了,“要不还是让江小姐坐我们的车吧,要是人丢了,我们担不起责任的。”

  话音刚落,霍启成的脸就倏然冷了几分,“她要不是凶手,就轮不到你们担责任,要她是凶手,就算跑,我也会抓回来。”

  警察瞬间明白,“是是是,那江小姐你请,我们医院门口见。”

  江满星只想着赶紧去医院给小景输血,坐谁的车都无所谓,直接就爬上去坐下。

  而等到霍启成的车子开出去之后,警察这才躲到一边,悄悄的打了个电话出去。

  与此同时,霍启成的车子如离弦之箭般,在马路上飞驰,快得连路灯都看不真切。

  这样快的速度之下,江满星却一点都不害怕,只希望还能再快一点,能赶紧见到小景。

  两个人一路都没说话,紧赶慢赶到了医院。

  直奔到手术室前,霍启成就叫来护士,“她是B型血,让她献血。”

  话音刚落,江影儿就从边上冲出来,满脸的惊恐,“不行,不能让她献血!”

  “都什么时候了,江影儿,里头可是你儿子,是活生生的一条命,你别意气用事了,我就是B型血,我可以献血的。”江满星急得不行。

  她和江影儿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已经不算是直系亲属了,按理说是可以给小景输血的。

  可只有江影儿心中知道,江满星和小景就是直系亲属,倘若今天输血,就会发生溶血反应,到时候孩子没了不说,她精心遮掩这么多年的计划也会被发现。

  总之,不能让江满星输血!

  “启成,她刚从国外回来,指不定有没有什么传染病,万一给小景传染上怎么办,医生已经去附近的血库调血了,很快就会回来的。”江影儿坚持道。

  霍启成却蹙眉,一把推开了她。

  继而,又看向江满星,“你去献血。”

  救小景,刻不容缓。

  

  

  

  

第十章:漂亮反击

江影儿背后冷汗狂起。

  完了!

  她精心策划的一切,如今拥有的一切,都要化作云烟散去了吗?

  千钧一发之际,苍白灯光下的走廊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护士推着车往手术室来,嘴中大声嚷嚷,“拿到了,B型血,大家让一下,不要耽误病人输血。”

  推车上的几袋血,又瞬间救了江影儿。

  “启成,有血袋了,不用抽血了。”她赶紧道,心中几乎压不住的狂喜。

  换来的,是霍启成意味不明的眼神,吓得江影儿又瑟缩了脖子,小声的解释,“我也是想着小景快点好起来嘛。”

  等护士拿着血袋进入手术室,江影儿又道,“启成,现在也不用她献血了,还是赶紧把她送回警察局吧,免得跑了。”

  江满星的本事不能低估。

  不然,她是怎么把霍启成给骗到警察局去,还让霍启成把她给带到医院来的呢?

  像这样的祸害,就得早解决早放心。

  江满星也深知自己现在是嫌疑犯,在事情调查清楚,别人怀疑自己也是正常的。

  只是请求:“等小景从手术室出来我再回警局吧,他没脱离危险,我心里总不踏实。”

  就好像打着鼓似的,敲得心脏都在疼,几乎不能呼吸。

  “看你待在这里,我心里才不踏实呢!”江影儿一口回绝。

  继而,又转头看向霍启成,“启成,快让她回警察局,万一她跑了,小景还上哪儿找个交代?”

  只有回警察局,才有机会做假证,彻底坐实江满星投毒杀人的罪名。

  但霍启成却蹙起眉头,“闭嘴。”

  “可……警察那边也得做笔录,调查情况啊。”江影儿仍旧不放弃。

  “那就带到这里来做。”霍启成解决得很是完美。

  他说一不二,真的就让警察在手术室门口做笔录,所有话语都清楚的传入他的耳中。

  平安锁是从商场买来的,自然,经手的导购也被带了过来,询问当时的经过。

  导购抖如筛糠,眼神怯怯的看了一眼边上的江影儿,又看向江满星,“是她……她让我在平安锁上抹毒药,然后再卖给她的。”

  “果然是你!”江影儿立马就跳出来,咬牙切齿,扬手想要给江满星一巴掌,“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儿子,我儿子还叫你漂亮阿姨呢,还请你吃饭,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空中刮起凌冽的风,扑面到江满星面前时,却戛然而止。

  江影儿的脸染上几抹苍白,疼得声音都颤抖,“放……放开我。”

  江满星甩开了她的巴掌,脸上仍旧一脸平静,如同清可见底的清潭。

  “江小姐,这说法你认可吗?确有此事?”负责做笔录的警察就问道。

  而江满星只是反问,“你觉得,我应该认可吗?”

  嗯?

  警察不懂她的意思,眼神有几分迷茫。

  于是江满星自己解释道:“我如果真的要下毒,何必请导购帮忙,给自己留下把柄和人证呢?我买完平安锁,自己回去涂毒药不好吗?”

  这么自相矛盾的说法,猪才会相信。

  导购瞬间慌了,支支吾吾好一阵,说不出半个字来。

  “说不定你当时是想找个替死鬼呢?要是东窗事发,你就推到导购身上,所以你才这样做的!”江影儿赶紧帮腔。

  “对,”导购犹如抓到救命稻草,也跟着道,“你就是这样想的,想要栽赃我!”

  两人夹击之下,江满星仍旧悠悠然,“既然你知道我要栽赃你,为什么还要帮我,难道你这么喜欢背黑锅?”

  “我那时候没想到,再说你给了我很多钱,我一时间鬼迷心窍。”

  导购说着,扑通一声就跪在了霍启成的面前,“霍少,请你原谅我,我不是有意要害小太子的,都是她,是她给了我钱,而且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是送给小太子的,所以我才……”

  “监控呢?”霍启成却问道。

  警察赶紧回答:“今天下午商场突然断电,监控坏掉了,里面的内容全部损坏。”

  也就是说,没有物证。

  如今靠着导购这张嘴,说是风就是风,说是雨就是雨。

  江满星的处境,很是危险。

  可江满星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清者自清,不是销毁监控就能搞定的。

  故而,她便又问,“你说我给你拿了钱,拿了多少,什么时候拿的,用什么方式?”

  这一点上,江影儿早就筹划好了。

  甩个眼色给导购,导购立马会意,“就是昨天,在一个公厕门口,你给我的现金,钱现在还放在我家里呢,崭新连号的那种,整整五十万,你还说,你见不得你妹妹如今过得这么好,要给她一点教训,顺带着,勾引你妹夫到手,这样你就是霍太太了。”

  江影儿演技说来就来,“姐……你真这么想?我还以为,我们是一家人呢,没想到你这么狠毒,刚回来就要对我下手,这也就算了,小景是无辜的啊,你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啊!”

  那撕心裂肺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得掉眼泪,觉得这是悲情的母亲。

  只有江满星不为所动,避开了那些无关紧要的话语,直入主题,“你说钱还在你家里,又是崭新连号的,那就好办得多,京市的银行就这么多,五十万不是小数目,一查就知道是哪家银行支出,是谁取的,到时候,真相自然大白。”

  这一次,江影儿小看了她。

  她再不是五年前那个任人欺负的怂包。

  她是只刺猬,但凡是谁敢上前来攻击,她就亮出满身的尖刺,刺得敌人鲜血淋漓!

  而现在,是江影儿自己撞上了枪口。

  没给江影儿一点喘息的机会,江满星就转头看向霍启成,“霍少,你意下如何?”

  霍启成看她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欣赏。

  这女人看上去软糯糯的,可亮出爪牙的时候,却又锋利无比。

  不是个好欺负的主。

  而这件事情关乎到小景,他也丝毫不怠慢,交代给警察,“天亮之前,我要得到答案。”

    

第十一章:会错意

 

  不到天亮,这件案子就被破了。

  前去调查的人告诉霍启成,设计谋害小景的,是江影儿的一个朋友。

  她因为嫉妒江影儿,所以才干出这种事情。

  栽赃给江满星,是因为她知道江影儿和江满星之间有些不愉快,推给江满星最为合适!

  “她已经认罪了,霍少请放心,我们一定严肃处理!”警察道。

  霍启成的眉头始终蹙着,只轻声嗯了句。

  警察就摸不准霍启成的意思,惶恐又迷茫的看向一旁的江影儿。

  江影儿立马上前,“好在现在小景没事,不然我一定杀了她偿命,不过现在她也跑不掉,我要请最好的律师,让她多坐几年牢!”

  话音刚落,手术室的大门就被推开了。

  众人一拥而上,首当其冲的就是江满星。

  “医生,小景没事了吧?”她急切的问道。

  医生连口罩都没顾上摘,大松一口气,“没事,孩子送来得及时,现在换了血,也注射了血清,已经脱离了危险。”

  顿了顿,又看向江满星,宽慰她,“你当妈妈的可以放心了。”

  “不好意思医生,其实我……”

  没等江满星说完,江影儿便怒气冲冲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才是孩子的妈妈!”

  “啊?”医生闹了个乌龙,很是尴尬,“真是对不起,以往总是孩子父母冲在最前面,所以我就习惯性的理解了,对不起对不起。”

  江影儿赶紧道,“那是他们挡住我了,我都没来得及过去。”

  一边说,一边用余光去打量霍启成,怕他因为这话多想什么。

  但霍启成表情不变,扫了眼病床上仍旧脸色苍白,五官却舒缓开来的小景,心中也是微微放松。

  “送孩子去病房吧。”他道。

  立马有护士推着小景离开。

  江影儿也想跟上去,却被霍启成拦着,丢给她一张银行卡,“去办住院手续。”

  “这种事情交给他们去做就好啦,”江影儿本能的想要拒绝。

  可一看霍启成的表情,又犯了怂。

  她刚才没有第一个冲上去,已经让医生语出惊人。

  要是连给小景办住院手续都不肯,那霍启成说不定会想什么。

  权衡利弊,她只得接过了银行卡,“我这就去办,然后今晚在医院陪小景!”

  她下楼的同时,霍启成和江满星也跟随护士到了病房。

  才四岁的小孩,动场大手术就是鬼门关走一遭,身体虚弱得厉害。

  江满星看得不是滋味,蹲在病床前,平视着小景的脸颊。

  “擦擦。”

  低沉的嗓音下,边上递过来一张手帕。

  江满星愕然抬头,对上霍启成的目光,这才从他的黑眸里看见了满脸泪水的自己。

  不知何时,她居然哭了。

  “谢谢,”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手帕,轻轻在脸上擦拭。

  霍启成的手帕是青灰色的,不带任何图案,只带着淡淡的清列气息,让人不自觉的心神安定下来。

  “为什么哭?”霍启成又问道。

  “看他受这份罪,心里不是滋味。”

  江满星如实相告。

  听闻这话,霍启成的眼眸越发深邃,喉结上下滑动,定直的看着面前的江满星。

  不知为什么,面前的这个女人,总是给他很熟悉的感觉。

  包括她对小景这么亲切,也好像是理所当然似的。

  很奇怪,他并不排斥这种理所当然。

  两人在病房待了会,护士就过来给小景吊营养液,向霍启成道:“病人的年纪太小了,可能还要几个小时才能醒过来,家属可以先去休息一下,毕竟昨晚也没睡。”

  霍启成就想起来,江满星昨晚被抓到警局去盘问,又被他带到医院,来回的折腾,的确没合过眼。

  仔细的看,那双杏眸底下已经有深深的淤积。

  “我送你回去。”霍启成道。

  江满星放心不下小景,“要不,我还是等小景醒了,确定没事再回去吧。”

  “他醒了我就告诉你,珠珠也需要你照顾。”霍启成道。

  那个绑着双马尾的小丫头,他倒是也记挂在心上。

  江满星这才点头,跟着霍启成出去了。

  一夜没合眼,精神又处于极度紧绷状态,江满星的确累得不行。

  坐上车没多久,居然就靠着车窗睡着了。

  悠悠转转睡了一觉再醒过来,睁开眼就看见了小区大门。

  “啊?已经到了。”江满星赶紧坐直身子,“谢谢你啊霍少,那我先走了。”

  可她推开车门打算离开,身子却像是有无形的吸力,把她困在了座位上。

  “别动……”

  霍启成的嗓音低沉沙哑,像是带着致命的漩涡,要将她整个卷入进去。

  随即,高大的身子便附了上来。

  江满星下意识闪躲,红唇却险险的擦过他的脸颊,场面更是尴尬。

  “霍少……真要算起来,我们也算是半个亲戚。”她轻声道。

  言下之意,这种关系是绝对不可以的。

  她不希望成为别人婚姻中的第三者,也不愿意见到小景因为家庭的破碎而伤心难过。

  可说完这话,车内的温度骤降,俨然寒冬一般,冻得叫人发抖。

  咔嚓——

  霍启成已经抽回身子,面色冷峻异常,“给你解安全带而已。”

  他真是见鬼了,居然会这样主动的去帮一个女人解安全带。

  结果,还被这样警告。

  江满星则是满脸尴尬,“抱歉,我以为……”

  “下去。”霍启成没给她说完话的机会,命令道。

  本身就是江满星理亏,她也不好争辩,只得乖乖下了车。

  霍启成一看更是来气。

  这个女人,就连解释的想法都没有吗?

  看样子那些话就是真的!

  一脚油门踩下去,轰然离开,只留下车尾的灰尘扬起,扑得江满星兜头盖脸。

  可等车子开出去没多久,他又猛踩刹车停下,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车窗也遮挡不住的轮胎焦臭味。

  霍启成拨了个电话出去,面色严肃,“小景中毒的事情再仔细查查,务必给我查到真正的凶手。”

  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一胎双宝:霍少宠妻甜如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一胎双宝:霍少宠妻甜如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一胎双宝:霍少宠妻甜如蜜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曲幽兰楚云城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PK10统计分析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