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统计分析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陆辞尧姜浅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陆辞尧姜浅

2019-12-12 10:22:44来源:WD发布:糯米粽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又名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陆辞尧姜浅经历什么,作者糯米粽小说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殷城众人皆知,黄金单身汉陆辞尧有一对来历不明的双生子,双宝生母是他不可提及的禁区……——十八岁的姜浅走投无路,生下一对双胞胎。四年后,天降萌宝。“妈咪,你儿子掉了!”冷酷哥哥软萌弟弟紧紧抱着她大腿,一哭二闹三上吊。望着呆若木鸡的女孩,陆辞尧迈步而来:“我国刑法规定,遗弃罪,情节严重的,处五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陆辞尧姜浅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阴差阳错

盛夏,迷离的夜色中,殷城顶级私立医院,妇产科。

“用力,再用力一点,马上就要生了……”助产医生,穿着一袭白大褂,尽量用温和的声音让产妇镇定。

“疼……”姜浅从没想到生孩子会这般疼。

豆粒大小的汗珠从额头滴落,滑入发梢迅速消失不见,头顶的白炽灯晃来晃去,她双手揪着床单,精致的五官拧成一团。

“放轻松,别怕,跟着我的节奏来呼吸,呼、吸,对就是这样……”助产医生握着她的手,给她鼓励。

“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

“啊——”姜浅拼尽最后的力气,死死咬着牙,疯狂地用力,终于她的眼前一片虚空,浑身被汗溼,眼皮沉重地往下耷拉。

“呜……”婴儿响亮的啼哭,响彻妇产科。

姜浅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指了指孩子,却无力地闭上了眼,恍惚中,像是听到了医生的密语——

“快看,是两个可爱的男孩!”

“赶紧把孩子抱走,孙小姐都等急了……”

……

恍惚中,姜浅像是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嚎啕的,响亮的,越来越远……

几个小时后。

再醒来,姜浅躺在病床上,腹部平坦如初。

“我的孩子!”她猛地从牀上坐起来。

伤口被牵动,疼得她脸色煞白。

“姜小姐你醒了?”护士在一旁,忙道:“你别乱动,你的伤口还没恢复……”

“孩子,我的孩子呢?”姜浅如救命稻草那般紧紧抓着护士的手,顾不得被撕裂的伤口:“让我看看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了,我就看一眼好不好?”

“你的孩子被家人抱走了,别担心……”护士正安抚着,突然感觉姜浅身体高热,惊恐地说:“天啦,姜小姐,你发烧了!我去叫医生过来……哎,你怎么下床了?你现在很虚弱,不能乱跑……”

护士的话音未落,姜浅已经冲出了医院。

她的孩子,她甚至还没有看一眼……

孙莹莹要把他带去哪里?

她会怎么对他?

八月的天气,炎热异常。

柏油马路被烤的像变了形。

姜浅刚走到斑马线边,一道刺耳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声音传来。

砰——

豪车从侧面路口疾驰而来。

姜浅闪躲不及,瘦削枯槁的身子被狠狠撞飞,如抛物线坠落。

后脑磕到景观树下的石子,鲜血滴答滴答砸在地上,迷离的视线里,看到从黑色世爵车内下来一道颀长的身影。

男人一袭手工西装,被熨烫得不起一丝褶皱。

锃亮的皮鞋,映入眼帘。

“救……救我的……孩子……”姜浅青紫的唇艰难地吐字,指尖触碰到男人的鞋尖,光可照人。

轮廓深邃的英俊男人居高临下,眉峰微蹙了下,转瞬略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身侧的郭特助望着男人的动作,暗暗吃惊。

陆总平常不近女色,今天竟然抱了这个突然横冲出来的女孩?

“陆总,华盛医院刚传来消息,孙小姐生了一对双胞胎。”郭特助一边提醒着,一边打算伸手去接抱姜浅:“这个女孩交给我来处理就好。”

男人侧身避开郭特助的动作,声线性鱤:“不必,我来。”

姜浅被送进医院。

空气闷得发慌,她靠在男人结实炙熱的胸膛,很想看清男人的长相,可眼皮沉重地往下坠,最终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一天后。

疲惫虚弱地睁开眼帘。

“你醒了?”一道男声从病房中央传来。

顺着声源看去,病床对面坐着一名挺拔的身影,薄唇微抿,气度非凡,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王者魅力。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姜浅捂着快要炸裂的脑袋,秀眉拧成一团,发现自己浑身是伤。

腹部缠着厚厚的纱布,稍稍动一下,那身体就像要被撕裂,疼得她冷汗涔涔。

头也好痛……

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之前发生了什么?

男人直视着姜浅,看不出她在演戏:“刚才在医院门外的分岔路口,你忽然冲出来,我的车撞了你。”

“车祸?”

姜浅拼命回忆,始终记不起来有关刚才的一切。

“嗯。”男人起身,原本还算宽敞的病房顿显逼仄,他凝视姜浅的眸色加深,浸染着咄咄逼人的气势:“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姜浅抬眸望进男人深邃的黑眸中。

男人气质卓绝,五官冷硬英俊,雕刻般完美,鼻梁高挺眼线狭长,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压迫。

姜浅不由自主怔了一下。

“你是肇事者,我是受害者,我不觉得我们在这次车祸之前还见过。”换言之,别想装作搭几句讪,就能减免责任。

男人冷冽的眸子闪过一抹厌恶,取出一张名片和支票一起递给姜浅,手指骨节分明:“有需要可以再联系我。”

“我会的。”害她成这样,他休想撇清干系!

男人不耐地离开病房。

病房门口,郭特助正在打电话。

“陆总。”见男人出来,他捂着听筒,焦急地示意道:“孙家和老爷子分别打来好几个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去医院?家里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就差你一个。”

男人从西裤兜里拿出干净的溼巾,仔仔细细地擦拭修长的手指。

仿佛要擦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十几秒后,溼巾被扔进垃圾桶。

犹如男人对姜浅的认知,被彻底遗忘。

男人薄唇微掀,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马上到。”

姜浅在男人走后,脑袋越来越重,似有无数噪音嗡嗡作响,疼得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打滚。

“疼……头好疼……”

医生立刻送姜浅去拍了脑部ct,得出结论,因为车祸她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刚好是最近大半年。

十个月的记忆,瞬间蒸发。

【作者题外话】:初来乍到,小仙女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木马……

 

第2章 四年后,惊心动魄

四年后。

碧空如洗,一望无际。

飞机在云层中穿梭,从白色的小窗口往外远眺,云层重叠起伏。

头等舱,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宝宝偷看了眼洗手间方向,立刻做贼似的叉起一块苹果送进嘴里,嘴角弯成得逞的弧度。

哼。

霸道爹地,不许他吃,他还不能偷吃么?

“嘟嘟,你要来洗手间么?”哥哥的询问声突然响起。

男宝宝乌溜溜的眼珠咕噜一转,打算将偷吃的证据湮灭,却没料到苹果块太大,瞬间哽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

“唔……”

哥哥救命。

得不到回应,周周洗完手,从洗手间出来,结果却看到软软嫩嫩的弟弟双手捂着脖子,小脸涨得通红,唇瓣逐渐变成幽青色。

而果盘里的苹果,对应着少了好几块。

“笨蛋嘟嘟,被卡住了啦!”周周气急败坏的上前,给嘟嘟顺气,又忙冲洗手间大喊道:“爹地,你快出来,嘟嘟出事了……”

“怎么回事?”陆辞尧一袭白衬衫黑西裤,袖口挽起至手肘,五官轮廓深邃,听到周周惊慌失措的喊声,脸色微沉。

周周指了下果盘,陆辞尧明白事情经过,脸色更冷了。

他摁了内铃。

空姐到来,心脏砰砰地跳动很快。

今天包下头等舱的人可是殷城第一豪门世家的掌权人,陆辞尧!

传言,他二十二岁从世界top1名校双博士毕业,回国接管家族集团,六年内便将陆氏集团打造成跨国大企业,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商业王国。

最最最惹人八卦的是,他四年前身边忽然多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但他向来洁身自好,也没有结婚啊!

媒体纷纷揣测,究竟谁才是双胞胎的生母。

但四年过去,陆家二少奶奶的位置也始终空悬,今天有幸能见到传说中最厉害的帝王般的人物,她都快要激动死了……

“陆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帮助?”空姐询问着,露出自以为最完美的笑容。

“我需要一名医生。”陆辞尧单手抱着嘟嘟,机舱内氛围凝重:“幼子吃苹果被卡住了,目前有窒息的症状。”

嘟嘟想吐却吐不出来。

急切地去拽哥哥和爹地的衣摆,眼眶里藏着一层水雾,额头也伸出细密的薄汗,看上去痛苦极了。

他再也不要偷吃苹果了!

好难受……

“嘟嘟别怕,我们会救你的!”周周安抚着胆小的弟弟。

陆辞尧见空姐愣神,削薄的唇一抿,周身散发王者气压:“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去找医生!”

“……是,我马上去。”

陆辞尧,在殷城可谓跺跺脚,便会金融海啸的存在!

如果他的小儿子在飞机上出事……

空姐不敢再想下去,哆嗦着赶紧离开。

经济舱内。

“请问在座的乘客有人是医生么?”空姐望着一脸漠然的乘客,焦急地喊道。

没人应答,空姐急得都快哭了,又说明情况:“头等舱有一名小朋友喉咙被异物卡住,急需医生的帮助……”

“……”

依旧没有人回应,空姐急得一颗心七上八下之际,突然,后排靠窗的位置,一道清丽的女声响起——

“等下,我是医生。”

姜浅站了起来。

“你?”空姐望着年轻的女孩,大概二十出头,穿着单薄的外套,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头,看上去气质很好,最漂亮是那双眼睛,澄澈、明亮,如点漆般,清清纯纯的样子,好像还没毕业的大学生。

这……真的能救命么?

“是的。”

情况危急,空姐也顾不得质疑了,忙道:“麻烦您跟我来一下。”

头等舱,空旷且豪华,摆设简单却精致。

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年轻的男人一袭黑色西装,背对着她,怀里抱着一个软白小萌娃,正轻拍他的后背,试图让他将异物吐出来。

“用哈姆立克急救法!”医生的本能让姜浅神经高度紧绷。

陆辞尧听到女孩的声音,闻声回头。

女孩唇红齿白,秀发柔顺笔直,视线一瞬不瞬凝在他怀中的嘟嘟身上。

陆辞尧狭长的眼眸微眯,此刻,姜浅已经走了过来,从他怀中接过嘟嘟,单手压在他胸膛和肋骨中间的位置。

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然用力。

来回往复几下。

“呕——“

嘟嘟小脸苍白,趴在姜浅怀里,一块被塞得变形的苹果从喉咙里吐出。

憋红的小脸,渐渐恢复白嫩。

“终于脱险了……”

姜浅松了口气,盯着摔在地上的大块苹果,又气又恼,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丢给他这么大块苹果?

万一抢救不及时怎么办?

这里可是飞机,不是医院!

嘟嘟脱离危险,靠在姜浅怀里,瘪着小嘴,呼吸依旧很急促,双肩一抽一搐。

明显紧张、焦虑。

姜浅不太习惯照顾孩子,放软了声音轻柔道:“别怕,你已经安全了,放轻松,把眼睛闭起来,想想自己进入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吸气、吐气,你只能听到我的声音……”

这是她习惯在催眠心理病人时用到的手法,没想到今天用来安抚焦虑的孩子了。

但效果不错,短短几分钟,嘟嘟靠在她怀里……睡着了。

“先生。”

姜浅将熟睡的嘟嘟递回给陆辞尧,却惊觉,男人的视线正紧锁着她——

一汪幽暗如寒潭般的深眸,一寸寸打量着她,极具侵略性,但汹涌的眸光下,却又藏着一丝讶然。

嘟嘟和周周,在睡眠方面有严重的强迫症。

今天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姜浅后背发凉。

她救了他的儿子,他干嘛这么看着自己?

“你是孩子的父亲吧?小朋友年纪还小,请勿一口吞食大于食道的硬物……”硬着头皮,在男人强大的气场中,姜浅又补了一句:“身为家长,一点小小的疏忽可能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陆辞尧收回视线,将嘟嘟隔间放在柔软的沙发上,盖上毛毯,然后走出来,眸光重新探向姜浅。

“你想要什么?”男人上下唇瓣一张一合,性感极了。

 

第3章 你这个轻浮的女人!

什么想要什么?

姜浅一头雾水。

“你救了弟弟,我和爹地允许你提一个要求,不过不许贪心,也不能想当我的后妈。”哥哥周周甩了甩脑瓜,倨傲地开口。

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让他从小就见惯了奉承,不自觉高人一等。

他身穿一袭黑色的小西装,领口打着红色领结,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和身旁的陆辞尧站在一起,俨然是父子同相。

听到他这般口吻,姜浅并没有生气。

因为这孩子眉清目秀,精致乖巧,偏偏故作老成,简直太反差萌了!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举手之劳,不必客气啦。”

“你不用装了。”周周哼道,剑眉拧起:“欲擒故纵这一招,我和爹地见多了,直说吧,你要什么,我们陆家的男子汉不欠女人人情。”

曾爷爷说了:漂亮女人最会骗人了。

这一年来,他已经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女人,以各种各样的手段想赖上他爹地,当他的后妈。

姜浅瞅着小男孩一本正经的模样,忽然不自觉就伸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捏了一下。

手感真好,像是浸泡在牛奶中。

忍不住又摸了把他白皙的稚嫩小脸……

周周登时呆住,回过神来,耳根浮现一层浅浅的红晕,气恼地跺脚,怒道:“谁让你**了?你这个轻浮的女人!”

只有他妈妈能够摸他的脸!

“……”姜浅假装清了清嗓子,无声讪笑:“抱歉,一时手滑,我现在就走。”

刚走到门口,她正要拉开门把,身后蓦然传来陆辞尧冷漠的嗓音,染着刻骨的冷厉:“我有说让你离开?”

姜浅步子一顿,颤悠悠地回头:“还有事么?”

明明她救了人,怎么觉得她反而像是别有居心呢?

“你是医生?”

“对。”心理医生也算医生吧?

“好。”陆辞尧掏出自己的黑色定制款手机递到姜浅面前:“麻烦小姐留下联系方式。”

姜浅怔楞,疏离摆手:“那个,先生,我虽然救了你的儿子,但这种私人信息就不必交换了吧?飞机一会就要落地了,您矜贵不凡,必定身价不菲,我一个小穷医生……”

“如果嘟嘟后续有事,我会再找你。”陆辞尧眸光深沉,缓缓截住她后续的话语。

姜浅水汪汪的眸子一滞:“……”

这是怕她给他儿子治坏了?

输入自己的手机号和姓名,她把手机塞进陆辞尧手机:“我相信我自己的医术,我们应该是再也不见!”

望着女孩郁闷离开头等机舱的背影,陆辞尧漆黑的眸中闪过一道暗芒,似笑非笑。

几小时后,飞机落地。

姜浅转了两趟地铁,乘车回到殷城某偏僻的郊区小镇。

姜母柳蔓芸和继父姜栋在这边小镇入口附近开了一家百货小超市,姜浅提前没告诉柳蔓芸自己要回来,就打算要给她一个惊喜。

然而到了自家超市门口,却发现,守门的是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

“小姐,买东西?”女孩站起来,身上一袭短裙,露出白嫩的肌肤,引人遐想。

笑容很甜,但……藏着精光。

“你是……”

“浅浅,你回来了?”柳蔓芸在后面听到动静,瞥见门口站着的姜浅,嘴角一弯,忙上前接过姜浅的行李。

姜浅没让她接,心疼又心酸道:“我自己来就好,谢谢妈妈。”

四年前,她出了车祸。

醒来后便丧失了大半年的记忆,只知道柳蔓芸曾经肝衰竭,幸好继父拿钱出来换肝及时。

家里也因此欠了一大笔外债。

姜浅不得已放弃了殷城最好的大学,去了隔壁市承诺学费全免的三本院校。

四年后,她考研考回殷城。

一个学期不见,柳蔓芸耳鬓的白发似乎又多了一些。

“原来这就是浅浅啊?”刚才的短裙女孩跟了过来,笑眯眯地对姜浅伸过手:“我是柳潇,你妈妈的远房表妹,算起来,你应该叫我一声姑呢。”

“潇潇家里出了点事,我就让她在这里住下,平时帮忙守着超市。”柳蔓芸解释道。

姜浅的视线扫过柳潇胸口露出的沟壑。

“小姑,你穿这么少,街头人来人往,不怕吃亏么?”

“那些男人想多看几眼,我就哄他们买东西,给超市赚了钱,谁吃亏还不一定呢。”柳潇笑着说完,又想起姜浅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补充道:“哎呀,浅浅长得真水灵,听说男朋友也是个厉害人物,什么时候结婚啊?”

平常柳潇只要在柳蔓芸面前夸夸姜浅读硕士有出息,柳蔓芸就笑得合不拢嘴,今天也不例外。

不过姜浅却嘟囔着:“我还小,恋爱先谈着,结婚不急。”

“怎么不急?再过几年,你可就二十五了,你问问你妈生你的时候,才二十一呢!”柳潇直觉姜浅不是个好糊弄的,巴不得她赶紧嫁出去。

“小姑应该跟我差不多吧,我要结婚,你不结么?”

“……”柳潇被噎了一下:“我就一乡下女孩,哪里比得上你们硕士生,男人就要趁早好好挑,到时候都是别人挑剩下的,想找都找不到好的了。”

“妈,我们上楼吧,这里好热。”姜浅没理柳潇,一手拉着拉杆箱,扶着柳蔓芸上楼。

一楼是小超市,二楼便是住宅。

上了楼,柳蔓芸拉着姜浅的手不放,眼底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浅浅长大了,妈妈就老了。”

“胡说什么,妈你在我心底永远十八岁!年轻貌美一枝花,就隔壁王叔经常偷偷给你送好吃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姜浅做了个调皮的表情。

柳蔓芸胸口发堵,有些话想说,却又不能说。

她转移了话题,问道:“你好像不太喜欢你小姑?平常她做事挺勤快的,帮了我不少忙,只是她家里女孩不让上学,你别看不起她……”

“妈,你不觉得她的裙子太短,领口太低了么?”

姜浅并不反对女孩穿超短裙低胸衣,这是人家的自由。

可是……那不是家里啊。

那是大庭广众!

走两步,后腰露半边,胸口半颗球也乍泄椿光……

这得多开放啊?

而且她那个继父姜栋,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人。

“这……”柳蔓芸眼神闪烁了下,忙道:“天气太热了,超市也没空调,穿得清凉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对了,你晚上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委屈你了……”

“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姜浅最喜欢柳蔓芸的手艺,听到她说要做吃的,馋虫都被勾起来了,也没注意柳蔓芸的异常。

 

第4章 头发短,见识更短

郊区小镇,不似城市。

消息传播的很快。

晚上继父打完牌,已经知道姜浅回来了。

彼时,姜浅和柳蔓芸正端菜上桌。

电视新闻正铺天盖地的播报有关殷城第一豪门陆家掌权人陆辞尧的新闻——

“据悉,陆辞尧先生已完成与美国最大势力财团的融资案,将于今年年底共同开发……”

“陆辞尧被媒体称为百年一遇的商界奇才。”

“值得一提的是,今晨于飞行中,陆家备受大众关注的陆家小太子爷意外被苹果块噎着,幸好机组人员带着女医生施救及时,没有造成伤亡……”

……

姜浅看着电视内一幕幕画面,愣住了。

她在飞机上意外救下的孩子,竟然是……陆家小太子爷?

那个男人岂不就是……

陆辞尧?!

言传,陆家内部很不满陆辞尧接管偌大的陆氏集团,一直暗中眼红迫害,而陆辞尧硬是手段狠辣铁血残忍地一一镇压,可谓杀人不见血。

她还傻乎乎地留下联系方式,还那么硬气地跟他说话……

新闻说没伤亡,他应该不会找自己麻烦吧?

“浅浅,你在飞机上救的小孩子就是陆家的孩子?”柳蔓芸端着碗出来,刚好看到电视上的新闻。

这会,继父姜栋推门而入,双眸嗖一下发亮,犹如看着金元宝般盯着姜浅:“你们在说什么?小浅救了陆家的小太子爷?”

姜栋年过四十,下巴上一圈青色的胡碴。

眼底透着市侩。

“嗯。”姜浅点头。

“哎呀!”姜栋一拍後腦勺,惊喜地追问:“小浅啊,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刚回来就遇到这么好的事,陆家给了你什么多少钱?二十万?十万?还是三五七万?”

姜浅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

“三五万都没?那三五千总有吧?!”

陆家那种顶级豪门世家,指甲缝里漏一点,估计都几百万。

竟然对儿子的救命恩人,才给这么点!

太抠门了!

在继父姜栋的眼底,什么都没钱重要。

姜栋的小气远近闻名。

她就一直好奇,四年前,姜栋怎么会答应拿钱救妈妈?

“也没有。”姜浅继续摇头。

“三五千也没有?!”姜栋一听,气得直跺脚:“总不会才几百块打发你吧?”

“都不是,我不知道那是陆家的人,他们说给我好处,我没要。”

“你……就算不知道那是陆家,你救了人还不要钱?”姜浅不是姜栋亲生的,姜栋骂起来也不心疼,拿手指往姜浅脑门上戳:“老子把你养这么大,你怎么就这么蠢呢?!”

柳蔓芸听不下去了,将姜浅护在身后,委婉道:“浅浅是善良,要钱不就太俗气了么?”

“我呸!你个败家娘们懂什么?没钱你吃啥喝啥,四年前你就该腿一蹬滚回老家了,小浅你麻溜收拾一下,我现在就骑车送你去陆家,要是不给个几万块,今晚我就睡他家门口了!”

豪门,那就代表着钱啊。

姜浅小时候不懂事,不明白温柔善良的妈妈怎么会嫁给姜栋这样嗜赌、不顾家又有轻微暴力倾向的男人,后来她才明白,妈妈是为了她。

柳蔓芸年轻的时候认识了渣男。

渣男骗她说自己未婚青年,可后来柳蔓芸怀孕才发现原来渣男有老婆。

她气得和渣男分手。

但肚子里的孩子却要急着上户口。

心灰意冷之下,姜栋出现了。

她没要一分钱的彩礼,挺着大肚子嫁了过来。

一辈子任劳任怨,受尽屈辱,就为了供养自己读书长大。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姜浅直接拒绝,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

姜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姜浅没有防备,只觉得强劲的空气袭来。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耳畔。

“……”

安静了几秒后……

“妈!”姜浅盯着被打的柳蔓芸,猛地瞪向姜栋:“你干什么?”

“死丫头,我把你养这么大,让你去要钱还亏着你了?”姜栋双眸猩红,狠戾地瞪回去:“拿不到钱,我今晚打死你们俩败家娘们!”

“姐夫,有话我们好好说。”柳潇讶然地唔了一声,可眼底却透着抹幸灾乐祸的笑。

姜浅掌心一紧,单手撑在桌沿,突然用力地往下一摁!

桌子翻了。

满桌的菜在空中乱飞。

“啊!”柳潇身上被溅到菜油,又烫又黏,她惊得尖叫。

姜栋更惨,一锅排骨汤直接泼到他胸膛,熬了几个小时的汤,黏稠地顺着他脏兮兮的衣襟往下滑,顿时暴跳如雷,额头青筋鼓起,攥着地上的板凳便要往姜浅脑袋上砸过去。

“你找死!”

柳蔓芸脸色骤变,呼吸都快停止了:“浅浅!”

姜浅安抚似的轻拍了下柳蔓芸的手背,转身对上姜栋:“你砸,有本事你就往我头上砸!砸死了,看你怎么跟陆家交代?!”

姜栋瞳孔微缩,手中动作停住:“你……你说什么?”

“你想要钱,你知道陆家老宅在哪,陆辞尧的私人别墅又在哪么?“

“我……我百度,总能查到!”

“那你又知道陆家沿着多少私人保镖么?你今晚敢去闹事,我看你明天就会缺胳膊断腿,瘫在牀上成为废人!”姜栋这种人欺善怕恶,欺软怕硬。

她就不信吓不住他。

“不打你,你能要到钱?”姜栋哆嗦着,又问道。

他只关心钱。

“陆辞尧是殷城最有名的黄金单身汉,见惯了曲意逢迎,想要放长线钓大鱼,那就要欲拒還迎,我越是拒绝了他,他越是对我感兴趣……还有,他已经主动要了我的私人号码。”

她没说谎,陆辞尧是找她要手机号了。

姜栋眼珠转了一圈,砰咚丢了板凳,瞬间变脸:“不愧是学心理学的,小浅,你做的太对了,等陆辞尧和你上了床,再敲他一笔大的!”

柳蔓芸听完气得不轻。

姜浅冲她挤了挤眼,转而问姜栋:“那你刚才打我妈……“

“蔓芸啊,是我的错。”姜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是我头发短还见识短,没本事还乱发脾气,你别生我的气了……”

柳蔓芸不习惯蛮横的姜栋半跪在自己腿边道歉,忙道:“我没生气,你别对小浅动手就行,我没事的,你快起来吧……”

“爸,桌上的菜……”

“潇潇,你还不快去重新去做饭?!”姜栋一个冷眼射向柳潇。

柳潇狠毒的剜了姜浅一眼,撅着腰去了厨房。

姜栋紧盯着柳潇的腰……

姜浅失望地叹了口气,若有所思。

 

第5章 陆家小太子爷有怪癖

陆家,金鼎别墅。

“混账!谁让你私下带双宝去美国的?万一在飞机上,没有医生及时出手,嘟嘟出事怎么办?!”陆老太爷年过古稀,耳鬓银白,却精神矍铄,中气十足地对陆辞尧怒吼着。

陆老太爷年轻时一手创办陆氏集团,如今气势并未随年纪的增长而消减,反而沉淀下来,愈发磅礴震慑。

但陆家皆知,老太爷最在意的便是这对小曾孙。

一听说嘟嘟出事,立刻带着严医生来金鼎看望。

吼声滔天,但陆辞尧端坐在沙发上,恍若未闻般面容如常,不疾不徐地掀唇:“你说的万一并未变成现实,如今双宝安好。”

“……”

陆老太爷黑眸登时圆睁,拉长冷脸。

一旁的严医生生怕老太爷高血压犯了,上前忙劝道:“老太爷,您先别生气,不如让我先给小少爷做个详细检查?”

老太爷眼珠转了一圈:“快去。”

“是。”严医生轻笑着,手里拿着手电,给嘟嘟比了个张嘴的姿势:“嘟嘟小少爷,张嘴,让严爷爷瞧瞧好么?”

嘟嘟啊了一声,白嫩的小脸染着粉晕,乖萌乖萌的。

和早熟的哥哥不一样。

嘟嘟更像是不谙世事的小豆丁。

严医生检查完毕。

“老太爷,你放心吧,飞机上那位医生处理手法老练,嘟嘟小少爷已经平安无事。”

陆老太爷脸色勉强缓和了两分,冷冷瞥向对面黑色西装的男人,男人衬衫纽扣解开了两颗,周身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疏离,又是一股无名火乱窜。

“听说,在飞机上救嘟嘟的是个女医生?”

“嗯。”

“你感谢人家了么?”

陆辞尧挽起袖口的动作微微一顿,与陆老太爷对望:“你想说什么?”

“马上奔四的人,自己心里没点b数?周周和嘟嘟逐渐长大,总需要母亲照顾,在你膝下养着,一会是强迫症,一会又飞机意外,那将来呢?”陆老太爷恨铁不成钢,声音拔高了几度:“再找不到孙媳,你干脆就给我娶了孙家那个女人!反正她也是双宝的亲生母……”

“不可能。”陆辞尧突然冷漠地打断陆老爷子的劝说,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陆老爷子横眉冷对:“那你究竟想怎么样?”

“顺其自然。”

“你倒是给我顺一个回来,让我瞧瞧?”

“太爷爷,爹地,你们要给我和嘟嘟找后妈?”周周听着陆老太爷的话,插嘴道。

他才不要后妈,他要的是亲妈。

陆老爷子对上周周惊诧的双眸,心底一软,揉了揉周周的发顶:“真可怜,小小年纪便没了生母照顾,全都怪你这铁树老爸,去母留子。”

去母留子?

唔,果然跟他猜的一样。

“曾爷爷,那我和嘟嘟的亲生妈妈还活着么?”周周顺杆爬,乌溜溜的眸子扑闪着,乖萌乖萌地追问。

老太爷张口就想说出真相:“你们的亲妈……”

“童婶。”但他的话音还在喉咙打转,陆辞尧骤然出声,提醒道:“两位小少爷坐飞机累了,你带他们上楼洗漱准备睡觉。”

“是,陆先生。”童婶笑道。

“爹地,我还想和曾爷爷聊会天。”周周眨着大大的眼睛,稚嫩纯真:“好久不见曾爷爷,我好想他。”顺便再套一下他妈咪的消息。

“自己看时间,八点了。”陆辞尧指了指精致的腕表,一句话堵死了周周的请求。

这俩萌宝,在陆家,有一个人尽皆知的……怪癖。

他们晚上睡觉时间非常严格,必须准时九点。

如果晚上外出导致不能及时睡觉,会控制不住脾气,大吵大闹乃至于摔东西,甚至会将家里所有的钟全都调整回九点,以此证明其他时间是错的。

而且,睡觉时……需要房间里保持绝对的安静。

但即便是这样,他俩还很容易被惊醒以及失眠,通常九点上床,十点后入睡,凌晨又清醒……

以前两孩子还小,陆辞尧又忙公事天南地北到处飞,倒也没有放在心上,而近两年来,女管家童婶发现两孩子这种病状越来越严重。

陆辞尧开始意识到,两孩子不正常。

若说现在能保证九点休息,可将来长大、上学、工作了,还能百分百保持这样的节奏么?

显然不可能。

周周很想再多问两句,但是看冰山老爸那绷着的脸,只好认命地上楼。

嘟嘟砸吧着小嘴,糯糯地对哥哥说:“今天在飞机上的那个漂亮姐姐声音好软,听着好想睡觉觉哦,要是晚上也能让她陪着就好了……”

周周心里都是亲生妈咪,冷哼着鄙夷道:“笨蛋,那个女人心怀不轨,不能让她住进来。”

万一,她把爹地勾引走了怎么办?

声音那么绵,还那么甜。

大伯经常跟他说,有后妈就有后爹……

楼下,陆老太爷眼睁睁看着两萌宝垂头丧气地上了楼,还一步三回头,可怜巴巴。

气血上涌,他怒指着双宝的背影,厉声呵斥:“你看看那两个孩子,被你养成了什么样?!”

严医生连忙助攻:“陆总,两位小少爷这是极度缺乏母爱才会出现的病症,如果给他们足够的关爱和照顾,说不定病情会好转。”

陆辞尧联想到飞机上那幕:“如果有人能轻易哄他们入睡呢?”

严医生琢磨着措辞:“可能是那人刚巧刺激到了两位小少爷的安全点。”

“安全点?”

“就比如说,婴儿在母亲肚子里成长时那种感觉。”

陆老太爷眸子微亮,忙问陆辞尧:“你说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陆辞尧顿了一下:“女人。”

“那你还等着什么?快去把人请回来!总之,我把话撂在这里,要么你把孩子那个亲妈娶回来,要么你找个女人治好我小曾孙的强迫症,否则……”

陆老太爷没说完后半句,威胁意味却不言而喻。

陆辞尧慢条斯理地扫了眼陆老太爷。

严医生总觉得,这个眼神代表:你的威胁,我会在意?

夜色渐深。

陆老太爷在客房睡下,陆辞尧从浴室出来,身着松垮的浴袍,斜倚着靠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黑色手机。

视线停留在备注为姜浅的那一串号码上。

近些年来,陆家和孙家交情一直不错,孙家很想把女儿嫁给陆辞尧,但陆辞尧明确拒绝了孙家,谁料四年前,被孙家那个女人竟算计他,导致春风一度。

三个月后,对方拿着怀孕的单子找上门。

他自然不信。

但陆老爷子却兴奋不已。

究竟孩子是真是假,生下来便知。

半年后,双宝出生。

验证DNA,当真是他的种。

白色的烟雾缭绕着陆辞尧那张俊彦,若隐若现。

男人忽然将烟蒂被狠狠碾灭,直到最终彻底变了形,他拨通了郭特助的工作号,干脆利落地吩咐道:“帮我调查一个女医生,姜浅。”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PK10统计分析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