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统计分析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方程李青曼

《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方程李青曼

2019-12-12 10:17:03来源:WD发布:指尖风月

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又名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方程李青曼经历什么,作者指尖风月小说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一次飞机失事,方程竟然和刻薄的女上司流落荒岛,凭借看贝爷《荒岛求生》节目学习的技能,在这座岛上开始了艰难的求生之路。人性?社会阶层?在生存的压力下被重新定义。海岛之上,我即为王!随着两人对这座岛的不断探索,逐渐发现这座荒岛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方程李青曼

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冰冷女上司

啪!

一叠文件甩在办公桌上。

接下来是一个冰冷得不近人情的女人的声音。

“方程,接连两个季度,你所操作的基金年化收益率只有三个点,我已经收到了不少重要客户的抱怨,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客户们会对我们盛安失去信心!”

“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是要解释,听上去更像是在问责,女人不需要这个叫方程的男人解释,而是需要他对此提出解决办法。

眼前的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名叫李青曼,身份是华夏盛安基金有限公司的执行总裁。

李青曼今年二十五岁,国际名校毕业,光鲜亮丽的履历,海归精英,回国之后进入业内最顶级的基金证券公司,出任执行总裁一职。

关于李青曼的流言很多,其中最多的是关于她的身份,一个年仅25岁的年轻人,居然能够掌管业内最为知名的基金公司,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深厚背景,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公司里一直以来流传着好几种说法,为什么李青曼能坐上执行总裁的位置,一种可能是靠着身体,与公司的高层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当然,这种说法也只是一些低俗的无端猜测而已,并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

还有一种说法,是李青曼和盛安基金的母公司——盛安集团之间有着某种超乎寻常的关系,是靠着她和盛安集团的关系才能坐上这个执行总裁的位置。

不管何种说法,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李青曼实实在在是一等一的绝顶美女,一张精致如雕刻一般的脸,羊脂白玉一样的皮肤,一双眼睛好似两泓深潭秋水,只是一眼便一定会让人牢牢印刻在脑海之中。

今天的李青曼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制服,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衬托出那傲人的身材,下面是不到膝盖的职业包臀裙,露出修长笔直的小腿,光滑的黑色丝袜,配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如墨般的秀发梳在脑后,严肃的职业装扮中透出一丝成熟与性感。

李青曼仰着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态度极度傲慢,完全没有拿正眼瞧过眼前这个男人。

站在李青曼跟前的这个男人叫做方程,是盛安基金的基金经理,因为业务的缘故,这已经是他本月内第五次被单独叫到李青曼的办公室面谈。

“总裁,现在全国总体经济下行,股市动荡,再加上国际金融危机,能保证三个点的收益已经是能做到的极限了。”方程在极力地解释。

“如果是其他公司,三个点的收益率确实已经达标,可我们是盛安,知道盛安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吗?它意味着行业顶尖!”李青曼脸色冷得像是一块寒冰,“作为行业最顶尖的存在,三个点的收益率绝对不是我们盛安该有的水平。”

“我们的稳固型基金今年必须要达到年化收益率七个点以上!”李青曼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总裁,现在的大环境下要做到七个点的收益,这真的不现实。”方程摇头表示这不可能。

李青曼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你没法办到,那就让其他人来。”语气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如果你方程不行,那就趁早卷铺盖滚蛋。

“不需要,我能做到!”

那一刻,李青曼冷漠的态度终于激起了方程心中的火气,他受够了这个女人一直以来的傲慢,他不愿意自己被这个女人看扁,他要用行动让李青曼闭嘴。

第一次硬气地在李青曼面前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方程只觉得自打李青曼来到公司成为执行总裁以来,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样爷们过。

“没别的事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

李青曼叫住方程,指了指桌上的一大捧蓝色玫瑰花,玫瑰花的上面还有一个拆都没拆过的信封。

“出去替我把这个带走,随便找个垃圾桶扔了。”

“哦……”

刚才表现出来一瞬间的硬气,很快就消失无踪,方程点头回应,走到办公桌前抱起了那捧蓝色妖姬,动作十分地娴熟,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

作为业内知名的美女总裁,李青曼的追求者向来不在少数,那些公司高管、富家子弟、商政要员,都有她的忠实爱慕者,她的办公室里几乎每天都会有人送来各种捧花。

而李青曼对待这些玫瑰花的态度无一例外,全都是当垃圾扔掉。

“还有,下个月1号在洛杉矶有一个业内的交流会,我已经替你安排好了行程,希望你能自己调整好时间。”

“下个月1号?那不就是这个周末吗?”方程大感意外,这消息太过突然,“我还没来得及时间准备。”

李青曼近乎于蛮不讲理地要求道:“这是你的事情,这次的会议很重要,我也会一起前往。”

方程无奈地看了一眼李青曼,咬牙道:“我这就去准备!”

……

万里高空,平稳的飞行让人昏昏欲睡。

方程倚靠在座椅上,拉开遮光板朝外看了一眼,只有茫茫的云海和深蓝的天际。

飞机已经飞行了有五个小时,跨越大洋的行程还一半都不到,在方程右手边是一个两百斤的胖子,胖子已经睡熟,呼呼的鼾声在安静的机舱里显得很吵闹,这也是方程为什么没睡着的原因。

原以为自己的身边会坐着李青曼,不过是方程想多了而已,李青曼坐在前面的头等舱,那儿宽敞又舒适,尤其是这种长途飞行,头等舱远比经济舱舒服得多。

轰!

突然之间,飞机发生了剧烈的抖动,那些睡着的旅客有不少都被刚才的抖动吓得清醒过来。

紧接着机舱里响起了广播: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前方遇到气流,将会有些小小的颠簸,洗手间已经关闭请大家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乘务人员将停止供餐服务,给你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唉,怎么回事儿啊,这飞机怎么在往下掉啊?”

坐在方程身边的那个胖子忽然醒来,抹着嘴角的口水,惊慌失措地大叫。

方程刚要嘲笑这胖子大呼小叫,不过就是正常的气流颠簸而已,然而突然间传来失重的感觉让他差点从座椅上飞了出去。

机舱里一片鸡飞狗跳,场面混乱不堪,不少人都被甩出了座位,耳边充斥着绝望凄惨的叫声,用人间地狱形容现在的场面也不为过。

方程心如死灰,他已经能感觉到飞机在急速下坠带来的失重。

“完了,要坠机了……”

 

第2章 大难不死

眼前是无尽的黑暗,方程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一个梦。

忽然,冰冷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朝自己涌来,灌进耳朵鼻子眼睛和嘴里,这恐怖的感觉让方程立即清醒过来。

睁开眼睛,周遭一片混浊,能够看到头顶有一圈炫目的阳光,光线随着碧蓝的海水在扭曲晃动。

直到眼前有一群银色的鱼儿游过,方程才知道自己身处的是海面之下,体内的氧含量正在急速下降,呛入口鼻的海水让他惊醒,他知道自己命悬一线,这个时候只有拼了命地朝海面上游去,才有可能捡回一条命。

在方程竭力的挣扎之下,大约过了一分钟,终于从冰冷的海平面之下冒出了头。

“呼!”

耗尽氧气的方程大口地呼吸着海平面的空气,尽管贴着海平面的空气带着湿咸的味道,但这对方程来说却是能够救命的东西,刚才缺氧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不管朝哪个方向都望不到边际,身处深蓝色的大海之上,方程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沧海一粟,人类在大海的面前实在太过渺小。

头顶是炎炎的烈日,身下是冰凉的海水,在一冷一热的双重煎熬之下,让人不由地头晕目眩,体力急速消耗。

跌落海里捡回一条命,这原本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现在的方程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虽然他现在还有一口气漂在海面上,可此时的他又冷又饿又渴,看着周围全都是水,却一口都没法喝,这些海水对方程来说就是死亡的蓝色沙漠,如果得不到救援,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耗死在这茫茫无尽的大海上。

“为什么连坠机这种百万分之一的事件都会让我赶上……”

“我做错什么了,要这样对我……”

当一个人面对孤独的环境时,消极绝望的思想很快会占据他的大脑。

随着洋流漂了不知道多久,方程体力消耗殆尽,已经快要没有力气让自己漂浮在水面上。

想到相隔万里重洋的家,想到家中的亲人,方程忍不住哭了,空难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回国内了吧,家人们也许正在为“遇难”的自己而伤心,他没想过自己在要大干一场的年纪,却落得这样悲悯的结果。

忽然,正当方程处于心里即将崩溃之际,看到不远处的海面上漂浮着大量的白色板块。

虽然不知道那些白色板块是什么,但直觉告诉方程,既然这些板块能浮在水面上,只要能够靠过去,让自己扒在那些白色的板块上面,兴许就能多一丝活下去的可能。

为了让自己活下去,方程决定来一场豪赌,而赌注就是自己的生命,他要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朝那些白色板块游过去。

方程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他开始划动手臂在海水里游动。

十米,五米,三米……一米!

一点一点靠近了那些白色的板块,终于在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之际,方程顺利地扒上了其中一块漂浮板。

直到离得这么近了,方程才看清这些白色的板块到底是什么,原来是飞机解体后的残骸。

眼前的这块残骸差不多有床垫那么大,中间是空心的,因此可以漂浮在海面上,扒在残骸上稍作休息的方程再一次用尽气力,让自己爬到了残骸之上。

身体从冰凉的海水里离开,这一刻方程只觉得头顶的太阳是那么的和煦温暖,起码暂时不用去担心寒冷引起的身体热量流逝,让他得以喘上一口气。

闭上眼睛,享受着光阳的照耀,方程的脑海里开始回忆起坠机前的画面。

当时机舱里哀嚎一片,所有人的眼睛里都充满着绝望,男人女人小孩的尖叫嚎叫声音现在好像还在耳边回响。

飞机在急速下坠的过程中颠簸不堪,整个机舱一片狼藉,没多久方程就被甩出座位,像是被扔进了滚筒洗衣机里一样,颠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在一次头部撞击到行李架之后,方程晕厥了过去,之后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当他再次醒来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对了,既然飞机残骸就在这片海域,那应该还有幸存的人!”

躺在残骸上的方程突然醒悟过来,这里是飞机坠海的区域,那么在这附近一定还有落水的乘客。

得到短暂休息之后的方程恢复了一些体力,努力地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在晃荡的飞机残骸之上艰难地保持着平衡,放眼去搜寻周围海面上可能幸存的人。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方程的极力搜寻之下,发现了一个漂浮在海面上的身影,更幸运的是洋流正在把那人往自己这边推来。

等到那人离得越来越近,方程的心却一下子掉到了谷底,因为看到那人趴在水面一动不动,看上去已经没有了活气。

尽管大概率那人已经死了,可方程还是不死心,想要将他救起。

趁着那人从飞机残骸旁边经过的机会,方程奋力地将其拖出水面,在一阵费劲地折腾之后,终于把那人拖到了残骸之上。

“……”

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位空姐,穿的还是空姐的制服,只不过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脸色白得可怕,脖子上探不到一丝脉搏,没有了一丁点的呼吸。

“死了,死了……”

虽然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可是亲眼看到一个年轻的生命死在自己面前,这样的冲击对方程来说还是太巨大了。

空姐也有家人和朋友,此时此刻她的亲人和朋友该有多么的伤心难过,相比起来自己还活着,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看到空姐的死让方程触动很大,他为这个陌生人落下了泪,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哪怕只是多活下去一天,自己也要拼尽全力,因为飞机失事这么重大的事故,一定会有救援队前来搜索,只要自己坚持到救援队前来,那就有机会再次见到家里的亲人和朋友。

在顺着洋流漂荡的过程中,有不少遇难者的尸体从身边漂过,看到那些痛苦死去的人们,方程心情沉重,为他们默念祷告。

恍惚间,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上司,那个傲慢冰冷的大美女李青曼,大概率也有可能已经遇难,方程的心中无限感伤,尽管平时在公司李青曼对自己极尽苛责严厉,但一想到那么美好的一个女生就这样香消玉损,实在是让人心痛。

 

第3章 同舟共济

海面上气温很高,在太阳的炙烤之下,没过多久那具空姐的尸体已经隐隐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腐烂气味。

方程知道,不能再让这具尸体待在飞机残骸上,这种时候迫不得已只能把空姐的尸体抛入海中,他不可能带着一具尸体在残骸上一起漂流。

“对不起了,罪过……”

看着这具已经面无血色的尸体,方程向她双手合十地拜了三下,也算是对她表达最后的尊敬,然后将她推到了海里。

望着那具尸体离自己远去,那种感觉着实不太好受,起码之前飞机残骸上除了自己还有一具尸体,而现在只剩下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海天之间。

越是孤独就越让人禁不住胡思乱想,暴晒、饥饿和脱水让这一状态变得更加严重,此时的方程只想赶紧天黑,以此来躲避头顶的烈阳,这火辣的太阳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就这样一直顺着洋流不知方向地漂着,方程不知不觉晕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太阳依旧高悬在头顶,他知道自己刚才应该是短暂的昏迷,属于身体的应激反应,但也是身体在发出警告,再这样下去可撑不了多久。

孤独继续摧残着方程的意志,就在他即将崩溃的边缘,忽然看到不远处的海面上好像有个人趴在箱子上朝自己漂来。

“有人!”

嘴唇已经干裂的方程再一次激动地站了起来。

在这片茫茫的大海上,如果能有和自己一样的幸存者,那将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这就意味着他将不用再一个人孤独地面对大海。

为了早一点靠近那个漂浮的大箱子,方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地用手划着水,其实这一切并没有丝毫作用,箱子能漂过来完全是洋流和海浪的影响。

等到离得近了些,看清楚趴在箱子上那人,方程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李青曼!”

“是李青曼!”

任方程怎么想都没有想到,这个趴在箱子上的人居然会是李青曼。

能够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上碰到一个熟人,这要比任何事情都来得让人振奋,那瞬间方程的肾上腺素急速飙升,一下子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恢复了不少活力。

等到李青曼顺着海水漂到身边,方程立即眼疾手快地将她,连同那个银色的箱子一起捞到飞机残骸上面。

看着她被海水打湿凌乱的头发,苍白的脸色,泡得有些浮肿的面颊,方程心中咯噔一下,李青曼不会也已经死了吧。

心急之下,方程用手去探了一下李青曼的鼻息,已经没有了进气!

“完了……”

方程一颗心瞬间冰凉,好不容易能在这大海上遇到李青曼,结果捞上来却已经是一个死人,顿时悲从中来。

然而方程不甘心,他不甘心难得救上来的李青曼已经死了,再去用手探了一下她的脖子,这一次却有了意外的惊喜,尽管脉搏的跳动非常微弱,但刚才确确实实探到了李青曼的脉搏。

“还有救,还有救!”

那一刻,方程激动得无以言表,只要人还活着,一切就还希望。

检查了李青曼的身体,发现腹部肿胀得很厉害,这一定是因为溺水的时候咽下了太多海水的缘故。

方程回想着如何对溺水人员进行施救的方法步骤,危急时刻早没有那些旖旎的念想,先是把李青曼翻过身来,用膝盖顶着肚子帮助她腹部的积水排出来。

排出腹部积水的时候,李青曼中间有呕过一声,呕完之后便再一次昏迷。

吐完了腹中的积水,见李青曼并没有苏醒的迹象,方程情急之下只好对她进行胸腔按压抢救,双手按在李青曼胸前,奋力地对她进行抢救。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努力按压着,不知过了多久,李青曼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方程心急如焚,他知道李青曼多昏迷一刻,危险就要多一分,可是除了不停地按压胸腔,他再没有别的办法。

“别死啊!”

“喂!醒过来啊!”

“李青曼,你给我醒过来,你知道自己有多可恶吗,平时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永远都端着一张又冷又臭的脸,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呢……”

不断保持着这样的机械动作,一直到方程心灰意冷,眼神中充满悲伤地看了一眼李青曼,看着她毫无变化的脸颊,他心说也许李青曼再也醒不过来了。

一想到这里,方程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掉落,无关乎此前李青曼对自己有多么的苛刻。

在这种绝境之下看着一个熟悉的人在眼前慢慢逝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样的情形即使是再坚强的人也没法承受。

做了最后一次抢救之后,方程停止了按压,仿佛失去了斗志一样瘫坐在飞机残骸之上,眼珠子已经没有了光芒。

当方程还在因为眼见李青曼的离世而大受打击时,躺在一旁的李青曼眼皮轻轻颤动了一下,接着又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我已经死了吗?”

李青曼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太虚弱,根本无法出声。

“这个人是谁,是来带我去地狱的魔鬼吗?”

让她惊讶的是,身边居然还有其他人,阳光很刺眼,让她一时无法看清这人的样子,适应了好一会儿,这才看清楚身边这人竟然是同她一起飞往洛杉矶的方程!

看到方程眼眶通红,脸上泪水滑落,李青曼心中大为疑惑,“这个男人在哭?还是说他以为我死了,这是在为我而哭泣吗?”

尽管身体非常虚弱,但为了告诉方程自己还活着,李青曼奋力地用手指戳了戳方程的腿。

感觉到了小腿上传来的动作,方程本能地朝身边的李青曼看了一眼。

这一瞬间,看到了李青曼的眼睛已经睁开,两人目光交汇在一起,方程突然破涕为笑,喜极而泣,猛地一下抱住李青曼,放声大笑出来。

茫茫无依的大海之上,方程终于不用再一个人孤独面对。

“太好了,你没死,你没死!”方程激动得无以言表,“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你……快放开……”

虚弱的李青曼根本经不起方程这样折腾,用手扶着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方程知道自己刚才太过激动,赶紧放开李青曼,连连向她道歉:“对不起,你能活过来,我太激动了。”

稍稍缓过来一些,李青曼发现自己衣衫敞开,顿时那张惨白的脸颊变得通红,恨恨地瞪着方程,势要让他对此作出解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把你从海上捞起来的,当时你已经昏迷不醒,我只好对你进行抢救。”方程害怕李青曼有所误会,赶紧向她说明情况,“只是正常按压,绝对没有那种……”

李青曼并非不通情理之人,知道自己是方程所救,虽然对衣衫敞开之事有所愠怒,但也明白方程对自己的救命之恩,红着脸说道:“谢,谢谢你……”

 

第4章 顺水漂流

浩瀚无边的大海上面,方程终于不再是孤独一人,李青曼的出现让他多了一份面对绝境的勇气。

很多时候,绝境之所以被称之为绝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其对人内心意志的摧毁,它能把一个正常的人生生地蹂躏逼疯。

庆幸有了李青曼在身边,这一切得到了遏制,那份苍茫的无力感不会再继续蔓延,方程也再次燃起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飞机的残骸大概就是一块床板大小,方程和李青曼分别坐在两头,这样能保证残骸不会倾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息,李青曼的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不再像之前看上去那样惨白,现在的她虽然看上去有些凌乱不堪,但依然无法掩盖她那让人不敢直视的美貌。

也许是平时在工作中被李青曼冷傲地对待惯了,眼下只有两人坐在这小小的残骸之上,方程竟然会觉得有些害怕李青曼,好像下一秒就会被这个严厉的女人苛责数落,这让方程很不自在,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刚才我昏迷的时候,你是不是说了一些什么?”李青曼依稀记得自己弥留之际,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对自己骂咧不止。

“没,没有的事。”方程慌张的掩饰。

李青曼目光如炬,直直地盯着方程,像是能够看穿他的内心。

“算了。”

过了一会儿,李青曼轻声说了一句,就算是当时方程有骂过自己,看在他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

两人顺着洋流漂荡了一天,此时太阳已经落到海平面的上方,天空中只剩下最后一抹余晖。

红云烧天,海浪粼粼,原本是美得不可方物的景色,然而对于此时的方程和李青曼来说,却根本没有心思去静下心来欣赏眼前的美景。

比起欣赏景色,两人脑袋里所想的是怎么才能在这样极端的恶劣环境下生存下去。

被太阳暴晒了一天,现在的两人已经是筋疲力尽,唯一的一点体力也只能用来努力让自己不要睡着,因为害怕一旦睡着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

终于,两人记起了那个被打捞上来的箱子,当时方程为了捞起这个箱子还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来注意力一直放在抢救李青曼身上,倒是把这口箱子给忘了。

“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方程的目光落到那口铝制的大箱子上面。

李青曼说道:“不知道,当时我漂浮在海面上,本来已经筋疲力尽快要沉下去了,忽然这个箱子就漂到了我面前,我奋力地抱着这个箱子,后来不知不觉就没了意识。”

“不管里面是什么,现在我们都只能打开看看了。”

方程在和李青曼商量,眼下两人又渴又饿,没有任何救济物品,唯一能指望得上的就是眼前的这口箱子。

李青曼同意道:“那你打开它吧。”

于是乎,方程挪动身子来到那口箱子前面,别说这铝皮的箱子还挺精致,周围有锁扣紧紧地扣着。

查看了一圈之后,方程把那些锁扣全都旋开,接下来就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这箱子里面到底会装着什么。

李青曼的一双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盯着,这可是关乎到两人能否在海面上继续活下去的关键。

方程则是闭着眼睛不敢去看,是承蒙老天不弃给条活路,还是注定只能耗死在海面上,就看这一下了。

咔嚓!

随着箱子被打开,先是李青曼捂着嘴发出了一声喜出望外的尖叫。

听到叫声的方程松了一口气,李青曼的声音是带着惊喜的,说明箱子里一定有好东西。

睁开眼看去,只见里面里面摆放着几盒锡纸饭盒,在饭盒的旁边还有几瓶小瓶的饮用水。

“这是……航空餐!”

李青曼和方程此时就像是发现了所罗门王的宝藏一样,欣喜若狂,开怀大笑。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飞机坠机都活下来了,就注定两人不会死在这片大海之上,看到箱子里的食物和水,两人重拾了继续活下去的信心。

数了一遍箱子里的物品,盒饭一共有八盒,饮用水一共五瓶,尽管不多,但对弹尽粮绝的两人来说已经是最最珍贵的东西。

在方程开心地伸手去拿水的时候,李青曼的表情却突然紧张起来,箱子里的物资有限,而两人顺着洋流不知道会漂荡多久,两个人在一起的消耗肯定是要比一个人多的,这个时候如果方程起了歹心,那李青曼就要做好自救的准备。

“你先喝吧。”

正当李青曼还在警惕的时候,方程已经拧开了一瓶水,将其递到李青曼的眼前。

看着方程那张被晒落了皮的脸,李青曼知道这个时候他也一定非常渴,可他在这种时候依然先想着自己,顿时有些为刚才自己的想法而羞愧不已。

想想也是,如果方程要对付自己,又何须这么麻烦,不用把自己救上来不就一了百了了吗。

“谢谢……”

李青曼渴到了极致,接过那瓶水之后一口气喝了个一滴不剩。

这么一瓶水囫囵喝下去,喝完之后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嘴巴里依旧干涩,不过身体已经舒服了很多。

刚才的表现让李青曼有些难为情,脸色也因此有些羞红,因为一改往日里自己高高在上的形象,竟然会因为一瓶水而狼吞虎咽,不知道方程这会儿是不是在心里暗暗看自己笑话。

“够吗,要不要再来一瓶?”

看李青曼非常之渴,方程又取出一瓶水,要递给李青曼。

喝下刚才那瓶水之后,李青曼的身体舒服了很多,脑子里也更加冷静,看着方程递来的水,歉然说道:“还是你喝吧,你也很渴了。”

方程确实渴到了极致,李青曼说了她不要,方程也就不再客气,旋开瓶盖咕噜咕噜把水灌了进去。

五瓶水还剩下三瓶,方程把刚才喝剩下的两个空瓶收集起来,扔回了箱子里,在大海上漂荡,身边的每一样东西也许都能在关键时刻发挥重要的作用,方程可舍不得就这样把空瓶扔了。

喝了水,方程又取出里面的航空餐,饿了一天,终于有机会好好吃上一口饭,好在这铝制箱子隔热不错,里面的饭菜还没有坏。

航空餐这玩意儿以前坐飞机的时候没觉得有多好吃,眼下还是没有加热的,可在方程和李青曼看来却是世上最美味的食物。

李青曼吃得不多,吃相依然很淑女,细嚼慢咽地吃了一盒之后便不再进食。

“不再吃点吗?”方程关心地问道。

“不了,饱了。”李青曼摇了摇头,她向来饭量就很小,今天能吃掉一整盒已经是很难得了,看了一眼狼吞虎咽的方程,说道:“你体力消耗大,你多吃点吧。”

方程又拆了一盒航空餐,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第5章 海上升明月

两人的这顿饭一定是今天最惬意的时间。

那一刻,方程的脑海里完全没有去想他们会顺着洋流飘向哪里,也没有考虑两人能不能在这浩瀚的大海上生存下来,所想的只有眼前那冷冰冰却无比美味的饭菜。

饭后,两人又开了一瓶水,各喝了一半。

刚才这顿饭,李青曼吃了一盒,方程一个人吃了四盒,两人手里的食物还剩下三盒航空餐和两瓶矿泉水。

吃饱喝足,方程顺势往飞机残骸上一趟,已经到了夜里,今天晚上的月色很美,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有时候会遇到云层,这时月光就会消失无踪。

清爽的海风吹走了白天的炎热,耳边一直都是哗啦啦的海浪声,可能是心境改变的原因,先前根本没有心思去感受身边的环境,而现在方程却有这个闲情逸致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在方程的身边,是双手抱着膝盖的李青曼,她没有像方程那样随意地躺下,可能是觉得那样的姿势太不雅观,并不适合她这样的身份。

徐徐的海风吹动李青曼的长发,在月光的映射下,她的容颜更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要说方程从来没有幻想过这位美貌冷傲的女上司,那根本不现实,曾经他也确实白日做梦地想过,如果自己能有李青曼这样的一位女朋友,说不定这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只不过想象归想象,那也只是曾经的方程偶尔会干的事,在跟着李青曼共事时间久了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想法越来越像是天方夜谭。

像李青曼这样有着光鲜的学历、深厚的背景、美丽的外表、超凡的气质,一个万千优点集于一身,身边不乏各种各样优秀的追求者,又那么高高在上的女人,怎么可能和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有交集呢。

尽管方程在众多工薪阶层中算是还不错的那种,在盛安多年让他有了超过大部分工薪族的物质条件,然而和真正的有钱人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两年下来,李青曼和方程唯一有交流的就是工作,而且大部分的交流都是李青曼在单方面的问责方程。

“我们就剩两瓶水了。”

李青曼忽然轻轻地说到,听她的口吻好像有些悲观。

毕竟也是,她一个女生,在面对这种绝境的情况下心理承受能力不一定会像方程这样坚强。

其实一开始方程也和她差不多,好多次都直接失去了求生的欲望,只是一想到家中还有等待自己的亲人,他就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自己死在这里。

“我们还剩两瓶水。”

这是方程给李青曼在鼓励打气,两人的话仅一字之差,但所呈现出来的态度却截然相反。

李青曼意外地看着方程,月色之下那双秋水般的眼睛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她很诧异方程会有这么乐观的态度,同时也很感谢他对自己不露痕迹的鼓励。

在以前的工作中,李青曼对方程的评价就是有能力有责任心,但总是让人觉得缺少一份主观能动性,在能够做好自己工作的同时缺少了向外拓张的侵略性,所以她才会经常就这个问题不留情面地斥责方程。

冷漠高傲是她的行事作风,能坐上安盛基金执行总裁的位置,绝对不是只靠她耍耍脾气就能坐得稳的,她对待下属严厉,有时候近乎于不近人情,这都只是她工作风格的一种表象,关键她有真正的实力能让盛安基金一直处于业内龙头的地位,这才是李青曼的厉害之处。

“三盒饭,两瓶水,省着点的话应该最少能撑到两天。”方程说道。

“就怕两天之后我们还等不到救援。”李青曼说道。

方程的表情不太乐观,说道:“我们已经顺着洋流飘了一天一夜,此时已经离坠机的位置应该很远了,他们的搜救队就算已经赶到事发海域,很可能也没法再搜寻到我们,而且现在是晚上,搜寻工作更加难以展开。”

说话的同时,方程把手伸到海水里,感知了一下水流的速度,具体有多快没法估计,但这速度绝对不慢。

“照我们现在漂流的速度,一个晚上之后很难说我们会被洋流带到哪里。”

“方程,如果我们没法生还……”

“不会的!到现在我们都还活着,就说明老天并没有就此抛弃我们,我一定会带着你一起活下去的!”

李青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方程打断。

放在以前,在公司的时候,方程少不了又得挨李青曼一顿批,不过这一次李青曼却没有说什么,她静静地看着方程,也许真的如方程所说,老天并没有抛弃他们,两人或许能在这茫茫大海上生存下去。

人的心境总是在不断变化的,先前的李青曼在情绪上的确很悲观,可能是受到了方程的影响,逐渐不再那么的心灰意冷,对于两人能够活下去这件事慢慢重拾信心。

“能知道我们是在什么位置吗。”李青曼说道。

“天上还能看到北极星,说明我们还在北半球,飞机应该是在太平洋上空失事,当时行程还不到一半,我们最有可能的是处在中太平洋的某一块海域。”

方程努力让自己的脑袋尽可能多的回想起曾经学过的那些地理知识。

“北极星在我们身后,我们现在漂流的方向是向南,风是从东北方向吹来,我们现在很有可能处在信风带,大概的位置在北纬5°~25°附近。”

李青曼忽然眼睛一亮,说道:“如果能大致推算出经纬度的话……”

话还没说完,方程就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即使能算出确切的经纬度,我们也没有办法把消息传递出去,坠机的时候我的手机早就已经掉进了大海里。”

“我的手机……也已经被水泡坏了……”

趴在箱子上的时候,李青曼就想过要用手机发消息求救,然而那黑漆漆的屏幕再没有亮起来过。

没有了手机,想要通过发消息求救的想法自然就落空了,两人到目前为止,即便能推算出大概的经纬度,对于求救来说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没关系,只要坚持下去,总会找到办法的。”

为了不让消极的心态蔓延,方程及时地出言安慰,给李青曼也给自己打气鼓劲。

李青曼也抱着希望说道:“会的,我们一定会活下去的。”

忽然间,水面上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水里扑腾出了水面,接着就是一道黑影飞到了两人所在的飞机残骸上。

“啊!”

李青曼猝不及防,刚好被那湿乎乎的东西撞在身上,不禁吓得失声尖叫。

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有一座超级海岛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PK10统计分析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