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统计分析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豪门狂婿》(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陈青夏雪

《豪门狂婿》(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陈青夏雪

2019-12-12 09:59:38来源:WD发布:半解

豪门狂婿又名豪门狂龙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陈青夏雪经历什么,作者半解小说豪门狂婿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豪门狂婿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入赘两年,受尽屈辱,所有人都以为我是窝囊废。而我都可以不在乎,只愿默默地守护她。

《豪门狂婿》(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陈青夏雪

豪门狂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姐夫不是废物

“少爷,两年了,事情都过去了。”

“回家吧。”

“家主年事已高,陈家上下,需要少爷回去主持大局。”

“两年前你瞒着家族入赘夏家,家族上下,都觉得颜面无光。”

“夏家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连给陈家提鞋都不配。夏家那个夏雪,配不上你,更配不上陈家。”

南川市,夏家门外,几名西装革履的老者对着陈青苦苦哀求。

陈青神情冷漠地看着陈家这几个下人。

两年前,他失手废掉省城当时最有名的公子哥,惹下大祸,不得已才离开省城,但依然没躲过仇家的追杀。

陈青被打成重伤,后来是夏家千金夏雪偶然救了他。

当时夏家逼夏雪做家族联姻的棋子,但夏雪誓死不从,宁愿嫁给陈青,也不愿命运被家族所操纵。

陈青为报救命之恩,于是就做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可陈青没想到的是,自从他入赘夏家之后,受尽夏家的白眼,所有人都将他视为废物。

陈青本想一走了之,可恩情未报,岂能离去?

想到这两年的经历,陈青心里也重重地叹息一声,无奈道:“我的事与家族无关,以后别来烦我。”

说完,陈青头也不回地走进夏家。

夏家,在南川市充其量也就是三流家族,但夏家的年轻人却有一流家族的派头,不学无术张扬跋扈,其中又以长孙夏军为代表。

昨天夏军纠集一群公子哥飙车,期间发生了一起车毁人亡事件,死者是李家的年轻人。

李家是南川市四大家族之一,地位显赫,事发后李家雷霆大怒,扬言要夏家从南川市消失。

夏家自知大祸临头,这才紧急召开家族会议,商议解决办法。

陈青本来不想参加,但夏雪在电话里一再要求,无奈之下,陈青才赶过来。

“姐夫,刚才跟你说话的是什么人?”

陈青刚走进夏家大门,XY子夏雨便走了过来。

“前不久认识的几个朋友。”

这两年仇家始终在寻找陈青的下落,陈青怕连累夏家,所以不得不隐瞒自己的身份,就连老婆夏雪都不知道,其实他是省城陈家的大少爷。

“朋友?”夏雨皱了皱眉,显然不信。

夏雨清楚地听到,那些人恭敬地叫陈青少爷,而且他们站姿和说话的语气,都不是朋友,更像是下人。

夏雨就纳闷了,陈青这个被公认的废物女婿,怎么就成了那些人口中的少爷?

这时,夏雨的脑海里闪过几个字眼,省城,陈家……

夏雨猛然一惊,难道陈青和省城陈家有什么关系?

正想说话时,可陈青已经走了,夏雨心里震惊极了,虽然她很少去省城,但对于省城陈家早有耳闻,什么南川四大家族,在陈家面前狗屁都不是。

迟疑了下,夏雨急忙拿出手机,拨通省城一个朋友的电话:“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

陈青来到客厅外面时,门口站着一个绝美的女人,鹅蛋脸搭配微卷的长发,将夏雪独特的气质衬托得淋漓尽致。

“你再来晚点,爷爷就该动怒了。”

陈青苦笑道:“这两年,他对我动怒的时候还少吗?”

“你……”夏雪还想说什么,可忽然想到陈青入赘夏家受的委屈,心里终究不忍,没再理他,转身走进客厅。

偌大的客厅里,夏家家主也就是夏雪的爷爷夏昌河,愁眉苦脸地坐在沙发上,剩下的长辈和同辈,都只能站在两边。

“陈青,你来干什么,夏家开家族会议,跟你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滚出去!”夏昌河看到陈青走进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满屋子的人,此刻也都厌恶地看着陈青。

“爷爷,是我让他来的……”夏雪小心翼翼地说道,“他是夏家的女婿,所以我就……”

“别跟我提这件事!当初要不是你跟李家退婚,让李家颜面尽失,这次李家也不会只针对我们夏家!”

“李家那小子自愿飙车,车毁人亡跟我们夏家有什么关系?”

“就因为你和李家退过婚,李家就扬言要抹除掉夏家,现在你还敢把这个废物带来参加家族会议,夏雪,你好大的胆子!”

夏昌河声色俱厉,在场的人都噤若寒蝉。

陈青下意识看了眼夏雪,只见她脸色苍白,身体也微微哆嗦着。

陈青实在不忍心夏雪独自承受夏昌河的怒火,忍不住说道:“爷爷,我知道你从来就瞧不上我这个孙女婿,无论你怎么骂我,我都接受。但夏雪和飙车的事情好像没什么关系,你不应该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她身上,你这样做,似乎不太公平。”

“陈青,没你的事,闭嘴。”夏雪急忙瞪了眼陈青。

“怎么没我的事,你是我老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陈青理直气壮地说。

夏雪的眉头略微一紧,眼神也变得复杂。

两年来,陈青无论承受多大的委屈,都从未有过怨言,这也让夏家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没用的窝囊废。

但此刻,陈青却因为给她鸣不平,不惜顶撞爷爷,夏雪的心不是石头,岂能不感动?

“没教养的东西,你居然敢指责我,来人啊,把陈青重打四十家棍,然后撵出夏家,永远不得再踏入夏家半步!”夏昌河戟指怒目道。

话音落地,几个下人立即走向陈青。

夏雪心急如焚,正准备替陈青求情时,夏雨忽然冲进客厅说:“爷爷,不能打姐夫!”

夏昌河怒道:“小雨,难道你要为他这个废物求情?!”

夏雨复杂地看了眼陈青,脑海里面还回荡着朋友的话——陈青是陈家的大少爷,但两年前失踪了。

夏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被整个夏家都瞧不起的废婿陈青,居然是省城陈家的大少爷,夏雨相信,陈青绝对有这个实力帮夏家渡过难关,但前提是陈青愿意帮夏家。

而陈青入赘夏家这两年,处处遭受白眼,想来陈青早已心中不满,如果此时再对陈青动用家法,陈青怎么可能帮夏家?

于是夏雨就说:“爷爷,姐夫不是废物。我觉得姐夫说的没错,这次麻烦是军哥惹出来的,跟雪姐没有任何关系,和姐夫更沾不上边。就算要惩罚,那也得惩罚军哥,和姐夫无关。”

 

第2章:姐夫很优秀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夏雨,他们实在搞不懂,夏雨怎么会帮陈青求情,甚至不惜顶撞夏昌河,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夏雨,你别瞎闹,我可是你哥。”

夏军气得不行,好不容易来了个出气筒,没想到夏雨居然还维护陈青这个废物,自己可是夏家下任家主的最佳人选,夏雨是傻子嘛。

“你是我哥,但夏雪也是我姐,陈青是我姐夫,我就事论事而已。”夏雨看着夏昌河又说:“爷爷,既然姐夫是夏家的女婿,那他就是夏家人,我觉得您应该一视同仁,不能再针对姐夫了。”

“你说什么!”夏昌河的脸色一沉再沉,很快就变得铁青。

见状,夏雨的父亲急忙说:“夏雨,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说父亲的不是,还不快低头认错!”

“哼,夏雨,我看你就是胳膊肘往外拐,夏军是你堂哥你不管,反倒帮陈青这个外姓人说话,吃错药了吧。”夏军的母亲刘兰芝尖声尖气地说。

夏雨瞥了眼刘兰芝,没搭理她,坚持道:“爷爷,我说的是实话,如果您觉得我是在顶撞您,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如果你坚持要惩罚姐夫,那就连我一起惩罚吧。”

夏雨是聪明的人,她知道陈青这两年隐藏身份,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没经过陈青的同意,她不敢把陈青的身份挑明。

这次夏家大祸临头,陈青是唯一能救夏家的人,夏雨作为夏家一员,必须要想办法让陈青出面才行。

“小雨,你是不是傻,居然帮陈青这个废物承担家法?”

“我看夏雨是疯了。”

“顶撞爷爷,她会后悔的。”

就在所有人都为夏雨的话感到震惊时,夏雪也诧异地看向夏雨,她太了解三叔这个宝贝女儿了,夏雨绝不会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破坏自己在爷爷心中的地位,更何况是顶撞爷爷。

可夏雪实在想不明白,夏雨为什么这么在乎自己的老公,莫非……夏雨喜欢陈青?

虽然陈青被人瞧不起,但夏雪不可否认,陈青真的很照顾自己,入赘夏家后,陈青没有出去工作,而是包揽了所有家务,两年来,夏雪每天下班回到家里,看到的永远都是一桌热腾腾的饭菜,和陈青的关切笑容。

也许陈青是个没有能力的人,但他绝对是个顾家的好男人。

夏雨喜欢上陈青,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夏雪偷偷看了陈青一眼,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结婚两年,夏雪也是头一次关注默默陪在身边的这个男人。

“你们是想气死我嘛!”

夏昌河愤然起身,浑浊的双眼中布满怒火,“陈青,如今夏家大难临头,现在不是惩罚你的时候,这件事我先给你记着!夏雪,虽然李家这件事跟你没有直接的关联,但当初你跟李家李红九退婚,也让李家耿耿于怀,我知道李红九还惦记着你,而他深得李家的宠爱,事到如今,也只有你去求李红九,才可能让李家放过夏家。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必须摆平李红九,否则,你就给我滚出夏家!”

“爷爷,您这不是为难我……”

夏雪满脸为难,可夏昌河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转身走了出去。

见夏昌河走了,剩下的人也都陆续离开客厅。

夏军故意等到最后,临走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夏雪说:“小雪,你是我妹妹,就算哥哥闯了祸,你这个当妹妹的,也应该帮忙啊。李红九一直对你念念不忘,爷爷让你去求他,我想以你的聪明,不会不明白爷爷的意思吧?”

只要是明眼人,都知道夏昌河的言外之意,夏雪当然也清楚。

李红九对她念念不忘,说白了,就是想跟她上床,夏昌河让她去求李红九,无非是想用她身体,换夏家的平安无事。

陈青心里冷笑不已,家主做到夏昌河这个地步,真让陈青大开眼界。

有这样的家主,夏家岂能不亡?

“夏军,都是你惹的好事,你还说风凉话!”夏雨气呼呼地瞪了眼夏军,后者耸了耸肩,邪笑着走了。

“姐,别听爷爷的,更别去找李红九,我相信姐夫肯定有办法的。”夏雨笑着看了眼陈青。

“他?”夏雪淡淡地看了眼陈青,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陈青有那么大的本事,“夏雨,没想到你这么看得起陈青,在你眼里,他很优秀吗?”

夏雪这样问,无非是在试探夏雨。

而夏雨没听懂夏雪的言外之意,想到陈青是陈家的大少爷,于是就笃定地点头说:“姐,姐夫真的很优秀哦。”

见夏雨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陈青心里慌了一下,莫非刚才他和陈家下人的对话,被夏雨听到了?

这时,夏雪居然发现,夏雨看陈青的眼神里,带着青睐的味道,作为女人,她岂会不明白这种眼神代表什么,也正是这一刻,夏雪才肯定,夏雨肯定喜欢陈青。

说不上为什么,夏雪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种酸溜溜的感觉,而后自嘲一笑,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见夏雪走了,陈青也连忙跟着走出去,本来还想坐她的车回去,可夏雪一脚油门踩到底,只留下一团灰尘。

陈青无奈地摇摇头,他怎么也没想到,其实夏雪吃醋了。

打车回到家里,夏雪正坐在客厅里,好像想着什么事情,陈青也没敢打扰她,轻轻地关上门。

“我以为夏雨要送你回来。”

夏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会说这句话,难道自己吃醋了?

刚萌生出这种想法,就被她否定了,她绝对不喜欢陈青,更不会有吃醋一说。

陈青也满头雾水,疑惑地看向夏雪。

夏雪怕他多想,话锋一转道:“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去找李红九,难道这正是你希望看到的?”

夏雪很矛盾,在这之前,她还肯定陈青爱的人是自己,可忽然冒出来一个夏雨,夏雪心里就开始动摇了。

两年来,她对陈青始终冷冰冰的,并且他们始终没同房,没有性的婚姻,绝对是不牢固的,这也是夏雪胡思乱想的原因。

而且夏雨年轻漂亮,性格活泼开朗,这种女孩应该有很多男人喜欢吧?

越往下想,夏雪心里就越烦躁,也不知道陈青能不能经住诱惑。

陈青当然不会知道夏雪的想法,便说:“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听我的。饿了吗,我去做饭。”

“做饭做饭,你除了做饭还会做什么?陈青,真不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嫁给你!”夏雪心烦意乱,直接去了自己的卧室,重重地关上门。

第3章:跟我回家

次日早上。

陈青习惯性早起,等夏雪起床时,已经做好了早餐。

夏雪想到昨晚说的那些话,心里隐隐有点愧疚,正准备给陈青道歉时,门铃忽然响了,外面传来夏雨的声音:“姐夫姐夫,开门呀,我是小雨。”

听到这话,夏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以前夏雨来的时候,第一个叫的永远是自己,现在倒好,直接叫姐夫,就算她喜欢陈青,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吧。

女人是奇怪的生物,遇到情感方面的事情,就容易胡思乱想,显然夏雪也摆脱不了这种思想。

夏雪索性去开门,直接了当地问:“小雨,有事儿吗?”

“姐,我是来找姐夫的。”说着,夏雨就走了进去,夏雪顿时有种被无视的感觉,脸色也难看至极。

夏雨一眼就看到餐桌上的早餐,走过去闻了闻,笑嘻嘻地说:“好香呀,姐夫,这是你做的吗?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呢。”

陈青讪笑着点了点头。

“现在会做饭的男人简直就是稀有动物,没想到姐夫的厨艺居然这么好。”夏雨笑着说。

夏雪白嫩的右手,紧紧地握着门把手,简直都快气死了,他们这算什么,秀恩爱吗?

虽然夏雪觉得自己不喜欢陈青,可不管怎么说,陈青也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就算夏雨要抢她老公,可这也太过分了吧。

“我随便做的,正好我们也没吃,一起吃吧。”陈青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

刚从厨房出来,就看到夏雪板着一张脸,冷冰冰地说道:“好吃就多吃点,我那份也让给你们。”说完就拿着包去了公司,留下夏雨和陈青面面相觑。

“姐夫,我姐怎么了,好像不太欢迎我呢。”夏雨皱了皱眉。

陈青当然不知道夏雪是吃醋了,便笑着说:“别瞎想,她公司忙。”

夏雨21岁,比夏雪和陈青小4岁,正是花季少女,长得也极其漂亮,柳腰莲脸,是个不可多见的小美女。

吃饭的时候,夏雨试探地说:“姐夫,我知道这两年你受了不少委屈,但姐夫毕竟是夏家的女婿,如今夏家大祸临头,姐夫不能不管吧?现在爷爷逼雪姐去求李红九,姐夫要是再不出面的话,那雪姐可就惨了。”

“我倒想管,可无能为力,李家在南川市声名显赫,夏家都不能自保,我能有什么办法?”

陈青虽然这样说,但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让自己的老婆陪别人上床,更何况夏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夏雨忽然放下筷子,认真地看着陈青:“姐夫,你就别瞒我了,其实你就是两年前,省城陈家失踪的大少爷陈青,对吗?”

陈青挑了挑眉,昨天在夏家他就隐隐感觉到,夏雨猜到了自己的身份,不然夏雨不会那么帮他说话。不过夏雨这丫头倒聪明,没有当场挑明他的身份,不然事情传开,仇家很快就会找到夏家。

事已至此,陈青想瞒也瞒不住,只能严肃地说:“小雨,关于我的身份,我希望你能保密,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别说我,就连你们夏家,都会有灭门之灾。”

“啊?”夏雨满脸惊慌,“姐夫,事情有这么严重吗?幸好我没有告诉别人,我向姐夫保证,这件事一定烂在肚子里。不过姐夫,你能不能帮夏家渡过这次的难关?”

陈青深思了几秒:“让我考虑考虑。”

如果陈青站出来帮夏家,那么他的真实身份,很可能会曝光,这也正是陈青担心的事情。

吃完早餐,夏雨闲着没事,于是就缠着陈青陪她出去玩,其实夏雨是想多了解陈青,一个省城来的大少爷,居然屈尊于夏家,这是夏雨无法理解的。

玩到下午,夏雨提议去公司接夏雪下班,然后去吃火锅。

夏家有自己的集团,集团旗下有十来家子公司,而夏雪就在其中一家子公司上班。

两人开车到公司,夏雨忽然指着公司外面一辆黑色的奔驰说:“姐夫,你看,那是李家李红九的车,他在这里干什么?”

陈青见过几次李红九,三十岁出头,长得一表人才,平时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

这时,一道美丽的倩影走了出来,夏雪穿着黑色的职业短裙,姣好的身材被勾勒得凹凸有致,加上一张精致的鹅蛋脸,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看到夏雪径直走向李红九的车,夏雨急忙说:“姐夫,雪姐要上李红九的车,快拦住她!”

陈青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看来夏雪还是顶不住夏昌河的压力,准备用身体换夏家的平安。

真是个傻女人!

就算她陪李红九上了床,李家也不可能放过夏家。

陈青暗骂一声,急忙走过去握住夏雪的手腕,冷冰冰地说:“跟我回家!”

“陈青,你怎么来了?”夏雪皱起眉头,下意识甩开陈青的手,两年来,陈青第一次握她的手,让她有点猝不及防。

夏雨也快步走过去说:“雪姐,你是不是傻,夏军闯的祸,凭什么让你来承担,再说你这样做,对得起姐夫吗?”

夏雪也露出一丝歉意的眼神。

这时李红九从车里走出来,似笑非笑道:“陈青,两年前你和夏雪结婚,让我颜面尽失,两年后的今天,我要让你眼睁睁地看着,夏雪爬上我李红九的床。当然,我从来不喜欢强迫谁,她跟不跟我走,让她自己决定。”

咬人的狗儿不露齿,最狠的人往往一脸和善,而李红九显然就是这种人。

“卑鄙无耻!”夏雨咬牙切齿地说。

“多谢夏小姐夸奖。”李红九不怒反笑,看着夏雪又说:“如果你不愿意,那你现在就可以跟他们走,我不会强迫你。但希望你明白,错过这个机会,就算你夏雪再来找我,我都不会答应!”

“夏雪,跟我回家,夏军惹来的麻烦,不应该让你牺牲自己。”陈青再次去拉夏雪的手,但这次夏雪却下意识地躲开。

没握住夏雪的手,陈青只好把手收回来,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陈青,夏雨,你们回去吧,我意已决,谁劝我都没用。”其实夏雪也不想这样做,可除此之外,她还有什么办法呢,难不成真像夏雨说的,陈青有办法解决这件事?

看到夏雪准备上李红九的车,陈青粗鲁地抓住她的手腕,也不说话,直接走向夏雨的车子。

“放开她!”李红九拦住陈青,寒声道。

陈青懒得理他,继续往前走。

李红九没想到,陈青这个废物,居然敢无视自己,眼神一凛,抬手就准备扇陈青耳光。

第4章:闯祸了

“姐夫小……小心……”

夏雨的话还没说完,便下意识捂住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陈青。

她怎么也没想到,陈青没有被扇耳光,反倒是李红九倒在了地上。

李红九羞恼成怒道:“陈青,你他妈敢打我,信不信我弄死你!”他羞恼至极,陈青居然敢跟他动手,这是在找死!

夏雪急忙扶起李红九问:“没事吧?”

整个南川市,有几个人敢对李红九动手,反正夏雪从来没见到过,陈青将他打倒在地,势必会激怒李红九,而陈青又是夏家的女婿,肯定会牵连夏家。

“滚!贱人,这次我要让你们夏家知道,惹怒我李红九会是什么后果!”李红九猛地一甩手推开夏雪,开着车扬长而去。

“姐夫,你是不是会武功呀,刚才真的太厉害了。”夏雨激动地拍着小手。

“厉害个屁,他闯大祸了!”夏雪没好气地看着陈青说:“现在你心里舒服了?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后果?陈青,我本以为你是个成熟稳重的人,没想到你这么冲动,太让我失望了!”

气急败坏下,夏雪狠狠地扇了陈青一巴掌。

陈青压根没料到夏雪会动手,当然也没有防备,脸上挨了一巴掌,顿时火辣辣的疼。

可他的心更疼,犹如刀割,血流不止。

而后苦笑两声,失望地看了眼夏雪,转身走了。

“姐夫,我姐不是故意的,你等等……”

可陈青就像没听见夏雨的话似的,头也没回。

“姐,你太过分了!”夏雨义愤填膺地说:“姐夫为了保护你,才打李红九的,你不感谢他就算了,居然还打他耳光,你考虑过姐夫的感受吗?”

夏雪的手也在微微颤抖着,当然不是因为疼,而是她也意识到,这样做太伤害陈青。

但她真的太气愤了,李红九是李家的大少爷,是整个南川市最有背景的公子哥之一,李红九动怒,夏家也得跟着遭殃。

可说不上为什么,看着陈青失落的背影,夏雪的心忽然疼了一下,目光也变得模糊起来。

“这次夏家危在旦夕,我好不容易才劝说姐夫出面解决,结果你却因为李红九打了姐夫耳光,你不是在帮夏家,而是在害夏家。”

结婚两年,夏雪比任何人都了解陈青的能力,说他能拯救夏家,夏雪万万不会相信。

“夏雨,难道你比我还了解陈青?”

虽然陈青似乎身手不错,给夏雪带来不小的震惊,但这个社会不是谁的拳头硬,谁就厉害的。

夏雨恨不得马上说出陈青的真实身份,可她答应过陈青,要保守秘密,而且她更担心陈青的身份曝光,给夏家带来灾难。

于是夏雨只好说:“姐,就算姐夫没有救夏家的能力,你也不应该打他,别忘了你是他妻子。”

“有机会的话,我会向他道歉的。”夏雪没有再纠结这件事,李红九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事到如今,她必须尽快将这件事告诉夏昌河,商量对策。

半小时后。

夏昌河的书房外面。

“爷爷,我是小雪,有事跟你说。”夏雪轻轻地敲门。

“进来吧。”

书房里传来夏昌河机器般冰冷的声音。

夏雪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夏昌河正捧着一本古书翻阅着,犹豫了几秒,夏雪才鼓起勇气说:“爷爷,出事了……”

当夏昌河听到李红九被陈青打了,双手一抖,书立刻掉在了地上。

“我就知道把他留在夏家早晚是个祸害,陈青人在何处,这次万万不能再留他了!还有你夏雪,我让你去求李红九,你居然给我惹出这种事情,这次要是李家怪罪下来,我就把你交给李家,任由他们处置!”

听到夏昌河的这些话,夏雪心里委屈得不行,鼻子酸酸的,只想哭出来。

正当这时,管家王伯匆忙走进来说:“老爷,李红九来了。”

夏雪猛地一惊,没想到李红九来得这么快,一点都不给他们准备的时间。

夏昌河也满脸惊慌,怒瞪夏雪一眼,急忙走出书房。

夏家的院子人满为患。

李红九面色阴冷,狭长的眸子里带着两团怒火,即便是一个眼神,都让夏家的小辈噤若寒蝉。

身后是七八个膀大腰圆的男人,熟悉李红九的人都知道,这些人是李红九从众多高手里面挑选出来的保镖。

但平时李红九很少带他们出来,这次居然来了七八人,这种阵仗就连夏军也很少看到,他以为李红九是冲着自己来的,心中大骇,当即就有了逃走的想法。

“半小时内,我要见到陈青,否则,你们夏家将承受我的怒火!”

夏军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敢情李红九是冲陈青来的。

“李公子,未曾远迎,还望赎罪啊。”夏昌河匆匆走来,满脸赔笑道:“事情我都听说了,即便李公子今日不来,我也会将陈青那混蛋绑去李府,任李公子处置。”

李红九见夏昌河来了,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夏爷爷,既然这样,那就把陈青交出来吧。”

“实不相瞒,陈青不在夏家,我马上联系他,请李公子移步客厅,稍作歇息。”夏昌河看了眼夏雪,“夏雪,还不请李公子到客厅歇息。”

夏雪淡淡道:“李公子,这边请。”

到了客厅,夏雪将茶水放在李红九面前。

李红九冷笑道:“夏雪,如果你当初嫁给我,做了李家的少奶奶,夏昌河又岂敢对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只可惜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我命薄,没有做李家少奶奶的福气。”夏雪冷淡道。

夏雪冷漠的态度,让李红九十分不爽,夏家已经大难临头了,她还有什么高傲的资本?

这时,夏昌河走进来说:“李公子,我已经派人去找陈青了,半小时内,一定将他带回来见你,恕我多嘴,李公子打算怎么处置陈青?”

李红九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先看了眼夏雪,只见她也忧虑重重地看着自己,李红九便笑着说:“倘若我废掉陈青一双手,夏家会插手吗?”

第5章:再也不欠你

听到李红九要废掉陈青的双手,夏雪吓得一哆嗦,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因她而起,作为陈青的角度,他只不过是想保护自己的老婆,这无可厚非。

所以,夏雪当然不希望陈青被废。

“当然不会。”夏昌河斩钉截铁地说,“我早有把他逐出夏家之意,那个废物,根本配不上夏雪,这次他胆敢对李公子动手,夏家万万不敢再留他,以后他是死是活,也和夏家没有任何关系。”

“你也是这个意思?”李红九瞥了眼夏雪。

夏雪紧蹙眉头,正准备说话时,夏昌河咳了一声说:“夏雪,想清楚再说。”

看到夏昌河凌厉的目光,夏雪吓得不敢说话了。

见状,夏昌河笑呵呵地说:“夏雪不说话,想必她跟我的意思一样吧。呵呵,李公子,喝茶。”

夏雪心里暗自祈祷,陈青不要傻不拉几地来夏家,只有这样,他也许才能躲过一劫。

可大概二十分钟后,夏军快步走进来说:“爷爷,陈青来了。”

夏雪娇躯微颤,忙不迭看向门口,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走了进来,正是陈青。

夏雪想过去跟他说话,可陈青看也没看她一眼,夏雪忍不住咬着嘴唇,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换做以前,无论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只要有她在,陈青的注意力,永远都在她身上。

可现在,陈青连看都不愿看自己,看来下午那一巴掌,已经伤透他的心了吧?

想到这里,夏雪就不自觉地咬住嘴唇。

见陈青走进来,夏昌河开门见山道:“陈青,你好大的胆子,连李公子都敢打,我看你真的吃雄心豹子胆了!”

陈青淡淡地看了眼李红九:“他想打我,我为什么不能打他。”

如果当时不还手,岂不白挨一巴掌?

听到这话,夏家的小辈都气得咬牙,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他一个废物女婿,能跟李家大少比?

夏军恨不得冲上去给陈青几下,戟指怒目道:“人家是李家的大少爷,你算什么东西!这两年要不是夏家罩着你,你狗屁都不是!陈青,你就算找死,那也得死远点,别连累我们夏家!”

李家的少爷?

区区一个李家的后代,也算少爷?

陈青显然没把李红九当回事,他只是想不明白,夏雪居然因为李红九动手打自己,两年来,他放下身份放下尊严,只是想走进夏雪心里,可结果又如何,现实还是狠狠地给他一巴掌。

“你想怎么解决。”陈青淡淡地看着李红九。

“跟我走,你会知道的。”李红九说完就朝身后的保镖打了个手势,那几个保镖立即走向陈青。

“等等。”夏昌河忽然说。

李红九眉头一扬,眯着眼说:“夏爷爷,难道你想阻止我带走他?”

李红九之所以还叫夏昌河一声爷爷,是他暂时还不想跟夏家撕破脸,李家铲除夏家是早晚的事情,但仅凭一次车祸就弄得夏家家破人亡,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所以李家还没行动,其实也是在疏通各方面的关系,夏家虽然是三流家族,但在南川市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一点,李红九早就跟夏昌河翻脸了。

“那倒不是,但有件事,必须现在说清楚。”

说话间,夏昌河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环视众人,最后落在陈青脸上,“我以夏家家主的身份宣布,从现在起,陈青和夏雪解除夫妻关系,以后两人不得再联系,陈青也永远不能再踏入夏家半步!”

哗!

此话一出,客厅顿时骚动起来,夏家的小辈都忍不住窃窃私语,有些话还传入陈青耳朵里。

“爷爷终于把这个废物撵走了,这两年夏家养着他,他还尽惹破事。”

“可不是嘛,他吃夏家的用夏家的,如今还给夏家惹麻烦,绝不能再让他留下来。”

“没有我们夏家的庇护,他连一条狗都算不上。”

虽然这些话难以入耳,但陈青都可以不在乎,此刻,他只想听夏雪的想法,“离婚是你的意思?”

陈青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透露着一股悲伤,夏雪忽然发现自己好恐惧,根本不敢直视陈青的眼睛,纤细的柔荑紧紧握在一起,手心也渗出一层细汗。

她本来以为自己不在乎陈青,就算离婚,她也不会有任何舍不得,可事实上,她心痛了,一时间居然害怕失去这个男人。

这时夏雪才知道,原来两年的默默陪伴,这个男人早已走入她内心深处。

“夏雪,你可以不离婚,但这也就意味着,陈青还是你们夏家的人,那样的话,我可能要向夏家讨个说法了。”李红九眯着眼说道。

两年前,这个女人让他颜面扫地,两年后,他要亲眼看到他们夫妻变成仇人,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样的场面才够精彩。

夏昌河急忙说:“夏雪,你是哑巴嘛,说话啊你!”

夏雪狠狠地掐了下大腿,尽可能用平静的声音说:“陈青,我们……离婚吧。”

夏昌河不由暗松口气,好在夏雪没有再固执,如果她坚持不离婚,无异于火上浇油,只会更加刺激李红九,而结果就是夏家被连累。

“陈青,你听清楚,夏雪决定离婚了,以后你休要再缠着她。”夏昌河又看向李红九,笑呵呵地说:“李公子,现在可以带他走了,陈青是死是活,都跟夏家没有任何关系。”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李红九淡淡地瞥了眼夏雪,“把陈青带走。”

陈青情不自禁地握着拳头,心已然破碎不堪。

“两年来,我当牛做马,受尽夏家的侮辱,但从未有过怨言,我不是觊觎夏家的权势,更不是在意夏家女婿这个身份,我在乎的,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夏雪。”

“当初你救我性命,我当你是妻子,敬你为恩人,只要你高兴,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只希望,你能看到我的付出,能从心里接受我这个丈夫,但我没想到,两年的陪伴,你竟然完全不在乎。”

“夏雪,也许我注定不是你命中陪你一生的男人,我接受现实,也同意离婚。但你记住,我陈青,再也不欠你的。”

豪门狂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豪门狂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豪门狂婿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PK10统计分析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