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统计分析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无敌真寂寞》(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苏风汪玉婵

《无敌真寂寞》(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苏风汪玉婵

2019-12-12 09:48:20来源:WD发布:萌侠王者

无敌真寂寞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苏风汪玉婵经历什么,作者萌侠王者小说无敌真寂寞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无敌真寂寞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修仙千年归来,重生成为苏家三少,被人当做家族废物,甚至惨遭陷害……但,王者威严,岂容他人挑衅!当他重踏修真路,蝼蚁尽皆臣服,站在巅峰,俯瞰众生,不由感叹:“无敌真寂寞。”

《无敌真寂寞》(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苏风汪玉婵

无敌真寂寞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借体重生

“修行千年,终将这仙门松动。”

“奈何樊笼已成,非我一人之力可破,一世修为终将烟消云散。”

“我不甘!”

苏风傲立云端,望着天际那扇若隐若现的门户,神色一片黯然。

真气耗尽,却只将仙门打开一丝,再无飞升之望。

苏风紧闭双眼,急速坠落。

乌山之巅,三人匍匐。

“不好,师尊陨落了!”华夏医神屠名山面露惊恐,浑身颤抖。

江南首富齐祥瑞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弟子恭送师尊仙游…”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一定要把师尊找回来!”乌城巨擘曹北望虎目涌泪,仰天长啸。

……

乌城郊区,一私人别墅内。

苏风茫然睁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面带冷笑,身边还围着一帮男女。

“苏风,你真以为我会跟你上床吗?别傻了,一个家族废少,怎么配得上我柳含眉?”女人看苏风的眼神,像看小丑一般。

“没脑子的白痴,精虫上脑,被骗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吧?”

“这很符合苏家三少一贯的作风啊。”

“苏家三少?这次被权少抓住把柄,苏家会把他逐出家族,以后的苏风,怕连个屌丝都不如,学校也会把他开除学籍!”

……

众人嘲讽、冷笑。

苏风皱眉,眼神渐渐恢复神光,看清床边众人。

但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重生了。

将要殒落之际,不甘心的他,神识笼罩整个乌城,想再看一眼人间,却被乌城涌现的一股强大吸力牵扯,失去意识。

竟因此重生在眼下这人身上。

瞬间,这具身体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他的神魂,与之融合。

苏风,同名同姓。

乌城苏家三少,生性纨绔,喜欢吃喝玩乐,不学无术。

却因家产继承,被堂哥针对,设计让班花柳含眉投怀送抱,诱他至此,下了巨量安眠药,拍下污秽照片用于陷害。

误使原来的苏风昏迷猝死,正好与他神魂契合。

回忆至此,苏风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自己修仙千年,傲视凡尘,如今刚刚重生却被这些小屁孩摆了一道,这算不算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

“仙门尘封千年,被我以一己之力打开一丝缝隙,得见曙光。”

“却终因灵力不继,飞升无望。”

“但如今重生,我有把握,若能再回巅峰,定叫那仙门破碎,樊笼不存!”

苏风目光冷冽,无视眼前众人,对他而言,世间的名声几如浮云。

超脱凡俗,长生不灭才是他毕生所求。

随手拿起床边的衣服穿上。

就在这时,一个身形高大,与他有几分相似,眼神却充斥阴骛的青年推门而入,目光投来,尽是冷笑。

“我苏家处世,最讲究脸面,你倒好,今日在大家面前把苏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青年从柳如烟手中拿过手机,翻看着照片,露出得意之笑:“你说如果我把这些照片交给爷爷,会是什么后果?”

苏风抬头,看清对方。

苏名权,苏家大少。

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十七岁被保送华夏第一学府,可以说是家族的希望,深受老爷子喜爱。

实际这个堂哥心机深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在得知爷爷立了分自己一半家产的遗嘱后,便处心积虑想要把自己赶出苏家,好独占家产。

甚至不惜买通自己班上的班花柳含眉,让她花了半年时间跟自己交往,设下今日陷阱。

简直可笑!

“你在威胁我吗?”苏风整理了一下衣物,看着苏名权淡淡问道,面色平静。

“威胁?笑话!我用得着威胁你这么个废物?”

“我不过是担心老爷子心软,把好好一个苏家分给你一份,让你败的精光。”

“做为苏家未来的掌舵人,我有义务修正老爷子看不见的错误。”

苏名权不屑摇头。

“错误?”苏风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狐朋狗友,不由轻笑:“可惜,凭你的心性,还做不了苏家家主。”

“我做不了,难道你这废物行吗?哈哈哈……”

苏名权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面色阴翳的讥笑道:“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这些照片不给爷爷,给汪家家主汪衡!”

听到这个名字,苏风眉头一皱,脑中浮现一事。

这具身体刚出生时,老爷子帮他跟临市望门汪家定下一桩娃娃亲。

未婚妻便是这个汪衡的女儿汪玉婵。

小时候见过几次,挺水灵,但长大后就没怎么来往,苏名权怎么突然提起她?

“哼,你怕是不知道,如今汪家已是汪玉婵她爸汪衡当家,当年两位老爷子定的婚约,自然不能作数。”见苏风疑惑地样子,苏名权不屑冷笑。

“而且就在今晚,汪衡会带汪玉婵来我们苏家退亲!”

“有了这些照片,爷爷不答应都不行!一旦你被退亲,苏家脸面丢光,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又怎会放过你?就算爷爷心软,你也得完蛋!”

“呵呵,懒得跟你这废物说过多的话,我等着看你晚上的精彩表演!”

说完,苏名权拿着手机,带着柳含眉一行人扬长而去。

苏风眼神逐渐变冷。

千年来,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早已化为一坯黄土。

如今竟被一个毛头小孩拿自己的尊严威胁。

可惜,现在的苏风,乃是一世仙尊,他岂容凡人践踏?

 

第2章:这个婚你们退不了

轻笑一声,苏风离开别墅,先去移动营业厅办了张卡,方才打车回了苏家。

到家时,一身唐装的苏老爷子正杵着拐杖等在大厅门口,苏名权跟随其父苏旺站于身后,旁边还有几个苏家亲戚。

看到苏风,苏名权父子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得意之笑。

苏家亲戚则一脸冷漠,眼中充满厌恶。

苏老爷子眉头微皱,对苏风淡淡道:“风儿,你先回自己屋子,等会有客人到。”

“好。”苏风一脸平静的转身上楼。

“爷爷,今天本就是苏风之事,他要是不在,汪家会不会觉得我们苏家敷衍了事?”苏名权微微上前,在苏老爷子身后轻声说道,面露不解。

“不必多说,爷爷自有打算。”苏老爷子杵着拐杖在地上戳了戳,古井不波地看着门外。

苏名权面色一沉,知道老爷子心情不好,退后一步不再多言。

……

走进房间,苏风直接往沙发上一盘。

这副身体本就脆弱,又在苏名权的安排下服用了大量安眠药,几乎脆弱到了一个临界点。

即便他神魂强悍,驱动起来也不能得心应手,正好趁机解决一下。

微闭双眼,运转《混元仙诀》。

《混元仙诀》,修仙界至高法门。

在仙门关闭,灵气日渐稀薄的今下,他还能修炼至飞升之境,不可谓不强大。

可他修炼千年,一开始并没有得到《混元仙诀》,而是后续得到修炼,以至无法圆满,根基不牢。

对抗仙门时,灵力入不敷出,最后功亏一篑。

如今虽修为尽失,但胜在能重头修炼《混元仙诀》,让根基圆满。再回巅峰时,实力至少能提升十倍,破碎那仙凡之门轻而易举!

渐渐地,空气中蕴含的灵气受功法牵引,源源不断注入苏风体内,犹如甘霖,不断冲刷着身体杂质。

仅仅五分钟,那种延迟感便彻底消失。

虽未到筑基,但好歹终于能完全容纳他的神魂,可动用神魂之力。

“试试三千神念还有没有用。”苏风睁开双眼,眸中精芒绽放,神识便如蛛丝般扩散出去。

很快,楼下大厅里的一幕呈现在他脑海,与亲眼所见,毫无区别。

只见此刻,一个西装革履,气势不凡的中年男子,正带着一个身穿黑色短裙,体态妖娆,一脸倨傲的年轻女子走进苏家大门。

苏风眯眼,立刻认出这两人正是汪家家主汪衡与其女汪玉婵,也没急着下楼,静静看着。

大厅内。

“亲家,进门说话。”苏旺笑脸相迎的将汪衡父女带进大厅,命人看茶。

汪衡恭敬的跟主位上的苏老爷子打了声招呼后,目光才扫过苏家众人,很快面露古怪,疑惑地看着苏老爷子:“苏伯,今日我们来此的目的,已经提前电话告知,为何苏风和他父母都不在?”

闻言,苏老爷子面露难色的叹息一声,他清楚汪衡的来意。这婚,是他当年跟汪家老爷子定下的,现在汪老爷子已故,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不愿接受这种包办婚姻,前来退婚。

如此丢脸之事,他压根就没通知苏风父母。

“他们生意繁忙,抽不开身。”

苏老爷子语重心长,看着汪衡笑道:“汪衡啊,你现在执掌汪家,我本应该尊重你的选择,但此事涉及我苏家颜面,不得不再三慎重啊。”

“是否让两个孩子先处处看?”

苏家几位亲戚面色微微一变。

苏老爷子一辈子戎马一生,为苏家打下亿万霸业,没对谁用过探询的语气说话,何况是小辈。

但为了苏家颜面,也不得不放低姿态,让他们心头百味丛生。

汪衡顿时受宠若惊地摇头苦笑:“苏伯,来此之前我命人调查过苏风,据说他纨绔难驯,品行不端,连学业都很难有所成就。”

“但凡他能有您当年一成风采,我也不至于让已故的家父和您难堪!”

“如今这个社会,每天都在变,说不看重成就,那是不可能的。”

“我家玉婵,芳华十七,我不想让她一辈子毁在一个不学无术,甚至淫乱无耻之人的手里啊!”

听了这话,苏老爷子脸色一僵,心中疑惑。苏风虽说学习不好,顽劣心重,但从未做过欺男霸女之事,谈何淫乱无耻?

“此话怎讲?”苏老爷子皱眉。

汪衡心头一惊,以前就听说苏老爷子十分护犊,看来刚才这些话,戳到他心里痛处了。

来的路上,他收到苏名权发的照片,莫非此事苏老爷子还被蒙在鼓里?他一脸疑惑地看向苏名权。

“爷爷,汪叔叔并没说错,苏风他真是恬不知耻!您看,这是我同学在酒店巧遇苏风,拍下来的照片。”苏名权心领神会,急忙掏出手机,打开照片递到苏老爷子面前,一脸愤慨。

照片上,苏风只穿着一条内裤,躺在床上,眼神空洞。

床头还散落着一些女人衣物。

“混账!”

苏老爷子面色铁青,狠狠一拍桌子,大厅众人噤若寒蝉。

“爸,苏风这小崽子明知自己婚约在身,还在外面乱搞,败坏苏家名声,如此品行,必须严惩。否则,苏家将会成为乌城的笑话!”旁边的苏旺也一脸激愤,那模样恨不得把苏风扯出来,当场扇个几巴掌。

接着面向汪衡抱拳,一脸歉意:“汪兄,实在抱歉,的确是我苏家子弟有辱斯文。不过汪兄,你也不用急于退婚,毕竟这有关苏、汪两家颜面。正好汪兄来了,不如琢磨个既能让我们苏家颜面不失,又不让玉婵委屈的好办法?”

汪衡眼皮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苏老爷子深深看了苏旺一眼,眯眼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苏旺眼中贼光一闪,目光投向始终一副冷傲模样的汪玉婵,温和笑道:“说来不巧,最近因此事烦心忧愁,还真想到一个好办法!据我所知,玉婵侄女至今还未交男朋友吧?”

“那是自然,我汪家家教,岂非等闲。”汪衡轻哼一声,一脸傲然。

苏旺笑了笑:“说得也是,像玉婵这么优秀的姑娘,一般人确实配不上。不过我家名权身上倒是有老爷子当年几分风采,不论品行还是学术,如若能让他们成一对,岂不是金童玉女?”

闻言,汪衡面色微微变化,目光落在一旁站着的苏名权身上,众人也纷纷侧目,唯独汪玉婵目不斜视,仿佛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人能吸引到她般。

苏名权,苏家长孙,身形高大,英俊不凡,隐约还透着一股书香气息,沉稳中又不失锐气,的确人中龙凤。

再看汪玉婵,一双笔直的长腿纤细雪白,身材更是近乎完美,小小年纪便已风姿卓绝,要是长大了,肯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尤物。

站在对面的苏名权,一双眼睛不停打量汪玉婵,眼神闪动间露出欲色,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周遭,苏家亲戚纷纷点头说好。

汪衡打量苏名权半响,也认可地点了点头,但眉头却忍不住皱起。

苏名权的大名,他在临市也听过不少次,确实人中之龙,配自家姑娘自是不屈。

可他来退婚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苏家三少不学无术,名声差,而是有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

苏名权虽然优秀,但也无济于事。

正准备开口拒绝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退婚?经过我同意了吗?还要和苏名权凑成一对,苏名权也有脸?”

苏风忽然出现楼梯口,一脸冷笑地看着众人。

第3章:男儿当如龙!

苏风本不打算出来。

退婚这事,跟他鸟关系没有。

但苏旺的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竟让汪玉婵与他退婚之后,再跟苏名权交往,这分明是羞辱!

他修行千年,并不像其他修行者般古井不波,七情六欲反而更真,喜笑怒骂皆由心,否则也不会在尘世收下三个弟子。

若是以往,苏旺这等人早就碎尸万段!

如今却不好如以前那般行事。

“住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见苏风出现,苏旺顿时怒骂一声,满脸冷笑的讥讽道:“怎么,不服气?我家名权,众所周知,品学兼优,高二便保送夏大,心性强你百倍,以后成就不可限量。”

“你呢?不学无术,浪荡轻浮,就像粪坑里的蛆虫,恶臭不堪!”

“老爷子让我拿主意,很简单,汪苏两家的婚约自然不退,只不过从你头上移过来而已。反倒是你,丢了苏家脸,还能厚着脸皮出现!”

始终不看他人的汪玉婵终于看向苏风,上下打量后,眼底也浮现一抹厌恶,都这种情况了,居然还不知趣。

苏老爷子浓眉紧皱,其他人纷纷面露异色。

“你在羞辱我?”苏风眼神落在苏旺身上,眼中神光爆闪,直刺其眸。

轰!

苏旺面色煞白,只感觉一柄重锤狠狠砸在自己脑袋上,一阵头晕目眩。

坐着的身体差点一个不稳,要从位置上摔下。

这眼神……怎么可能!

望着苏风,苏旺心里惊疑不定。

苏风向来在苏家底层,被他父子压制,说是苏家三少,其实地位也就比佣人高一点,怎么会有这种久居高位,俯视苍生的可怕眼神?

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回答。

“羞辱你又如何?”见自己父亲被喝,苏名权面色一变,恼火走出,义正言辞地来到苏风面前,居高临下的骂道:“你是什么人谁不清楚,难道我父亲说的不是实话?丢了人,就活该被人说,要么就别丢人!”

接着,他俯下身,用只有苏风才能听到的声音在其耳边冷笑道:“从小你就被我压着,家族的东西都是让我享用,而你只配玩我剩下的。”

“我不但要抢你女人,还要把你彻底赶出苏家!”

“爷爷老眼昏花,你以为他能护得住你?”

“你斗不过我的,认命吧!”

“认命?这也是你的意思么……”苏风仿若未闻,他把目光移到汪玉婵身上,打量着这个从小跟自己有着婚约的女人。

确实出尘脱俗,有几分气质。

不过苏风千年修炼,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汪玉婵虽美,还不足以让他动心。

接触到苏风的目光,汪玉婵心里没来由的一震。

她虽对苏名权没有意思,但对苏风心里也有气。因苏风,她没少被家里人嘲笑,恼怒道:“是,我与你只是儿时见过几面,这些年听到的都是别人对你的非议,我不想自己一辈子毁在一个没有出息的人手里,难道这都有错?”

“还有,苏叔叔说的没错,你根本让我看不到希望。”

“这个世界本就很现实……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太平凡!”

汪玉婵说着,眼底现出一丝难色,不过转瞬即逝。

她坚持退婚还有其他更重要的原因,只是并不想告诉苏风。

“很好,你如果只是单纯想退婚,我会祝你幸福。”苏风笑着点头,接着又冷笑道:“但你如果真的要选择跟苏名权在一起,希望你别后悔。”

说完,看向汪衡,一脸淡漠:“不过自古以来,退婚都需双方同意,规矩不可改。”

“我爸妈今天不在,我便是唯一当事人,没有我的应允,这婚退不了!而我的意见,就是等我爸妈在的时候再谈!”

一直沉默的苏老爷子,昏黄的眼珠里,闪过一丝惊讶。

自己这个孙儿平日里喜欢吃喝玩乐,不好学,遇事又胆小。

殊不料今日出现,一言一行,都与往日大不相同,竟有几分霸气。

这婚,是他定的,本就不想草率退婚,苏风这些话,无疑是给了他一个台阶。

迎着苏风冰冷目光和霸道口吻,汪衡也都为之一愣,这和传言中的纨绔废少有些不太像啊?

不过紧接着,他脸上浮现一抹怒意,看向苏老爷子:“苏伯,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苏家三少爷果然名不虚传。这苏家到底是您做主,还是这小子做主?”

苏旺脸色早就一阵青白交加,想到刚才自己竟被苏风一个眼神吓的不敢说话,心里羞愤不已,此刻也愤慨道:“爸,苏风这小子给我们苏家丢脸也就罢了,还如此不知好歹。要是因为他,坏了两家的关系,这个损失由谁来承担?”

“好了好了。”看着两人,老爷子长叹了口气,脸上露出疲惫,叹息道:“我年纪大了,耳聋眼瞎,你们刚才说的什么,我竟是一句都没听清楚。”

接着又冲苏旺笑了笑:“这事不着急,回头等苏风父母到了再慢慢商量。苏旺啊,汪衡父女远道而来,你晚上在楚宫安排一下,办个宴席,为他们接风,别失了礼数。”

“人老咯,身体一天比一天差,这么一会就犯困,来人,扶我去睡一会。”

说完,两个女佣人快速走了上来,恭敬搀扶着他颤巍巍离开大厅。

看得汪衡目瞪口呆。

苏家几个亲戚全都一怔,竟还有这种操作?

直至老爷子离去,众人才从愣神中反应过来。

他人只是微微轻叹,苏名权眼中却泛起阴毒之色。

老爷子虽然年事已高,但平常精神却硬朗的很,毕竟军人出身,哪有说几句话就疲惫的道理?

“爸,爷爷这分明就是护着苏风那废物!”苏名权咬着牙,在苏旺耳边小声说道。

苏旺淡淡摇头:“不是护着他,是护着自己的脸面,你爷爷一生视面如命,这事急不得,你也体谅下,反正结果都一样。”

“正好趁着今晚的宴会,请几个大人物过来,彻底把苏风边缘化,赶出苏家。”

苏风看了两人一眼,别人听不到,他可听得一清二楚。

冷笑着走出大厅,抬头看着天上的云彩,不屑摇头。

“众人皆以为我平庸无能,殊不知我立于云端之上,放眼整个乌城,你们皆如蝼蚁一般。”

“这乌城,这陇右省,乃至整个华夏,都遮不住我的眼。”

“皆是目明心盲之辈……唯一能感受到我变化的,也只有老爷子一人。”

苏风背负双手,情绪慢慢平静下来。

这时,苏旺一行人走出,冷哼一声,径直离去。

性感不可方物的江玉婵却忽然停下,轻跺脚步来到他的身后,俏脸冰冷:“苏风,我不知道苏爷爷为何护着你,但人贵自知。”

“退婚这事,你没有错,我也没错,这个世界强者为尊。”

“无论你承不承认,这都是事实。”

苏风玩味地笑了笑:“那在你眼中,什么才是强者?”

汪玉婵沉默了片刻,神情变化,答道:“男儿当如龙。”

“或富可敌国,如陇右首富齐祥瑞。”

“或功成名就,如神医圣手屠名山。”

“又或覆手遮天,像你们乌城巨擘曹北望般,为一方帝王。”

“呵,我知道对你说这些,如对牛弹琴,不过我希望你就算达不到他们那种高度,也至少能做个胸襟开阔的男人,不要因为不甘,而心生怨恨。”

说完,汪玉婵面露不屑,紧随汪衡脚步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苏风哑然失笑,原来自己这个未婚妻的要求,竟是如此低微。

如自己三个凡俗徒弟般的人物,在她眼中便已高不可攀。

大步走回自己房中,换上了套还算得体的衣物。

“男儿当如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苏风嘴角浮起一抹弧度。

这场楚宫晚宴,得教教他们井底之蛙如何去写!

第4章:恭迎师尊回归

楚宫,乌城最有名的五星级大酒店。

高只有三层,占地却足有近万平米!

仿古式城墙而筑,恢宏大气,里面装修更是整个乌市其他酒店模仿的典范。

乌城但凡上点档次的宴会,非此莫属,毕竟这是乌城巨擘曹北望的产业。

苏风到时,许多人聚在门口,除苏家人,还有几个在乌城有头有脸的商业大享。

陷害他的柳含眉也在,正对苏名权抛着媚眼。只可惜,此时的苏名权眼中只有汪玉婵,看都不看她一眼。

苏风眼神扫过,最后落在一个气势彪悍,身材魁梧的年轻人身上。

此人他倒是认识,江家大少,乌城年轻一代的风云人物,乌城四杰之一——江幸天。

传言江幸天性格彪悍跋扈,几年前跟外来的一帮混混干架,以一敌十,一战成名。

后来据说被一位大师收为弟子,离开乌城苦练功夫去了。

江家与苏家关系倒是不错,所以见过几次面。

“真气波动,看来倒是学了点本事。”苏风神识一动,便察觉到江幸天丹田气海里的晦涩真气,而且还不弱。

应该已经由外入内,踏入外劲之后的内劲之门。

江幸天面前,站着苏风二伯家的女儿苏婉月,两人眉开眼笑地聊着。

见他出现,苏婉月立刻告罪一声,面色焦急地走了过来。

“苏风,我今天碰上点事,没来得及赶回家。听说汪家去退亲,苏名权还对你下了绊子,我相信你肯定没做那种事,没把你怎么样吧?”苏婉月小声问道,脸上透着关切之色。

两人从小玩到大,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渐行渐远,但感情还算不错。

“没事。”苏风笑着答道。

“没事就好。”苏婉月松了口气,接着面露担忧的嘱咐道:“一会宴席上苏名权要说你什么,你尽量忍着,免得又对你做些什么。”

“你斗不过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装怂,暂避锋芒。”

“好。”苏风也不多语,笑着点头。

很快,一行人踩着一尘不染的红毯,在身材妖娆的服务员带领下,走进二楼的“霸王别姬”厅。

今晚这场宴会,是苏家替汪衡父女接风洗尘办的。

格局自然不能小,苏旺请来的几位商业大享,为的就是给苏家挣面子。

进入包厢。

苏风刚找了个位子坐下,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无耻之徒,离我远点,我怕你又想对我图谋不轨!”

侧头看去,是柳含眉。

此刻脸上露着厌恶,一旁其父柳雄昊也投来不善的目光。

注意到的几人,脸上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没人发表意见。

“苏风你过来挨着我坐。”对面的苏婉月皱着柳眉看了柳含眉一眼,及时出声化解尴尬。

苏风不在意地挪了个位置,起身坐到苏婉月身边。

就在这时,苏名权身旁,一青年忽然讥讽轻笑:“今天到场的,个个都是乌城名流,怎么说身家也得有个几千上亿。”

“听说苏三少被汪大小姐退了婚,苏家的耻辱,都快被逐出家族,以后怕是连个穷屌丝都不如,他还来干什么?”

众人纷纷被他吸引,苏风目光投去,记忆中倒也有些印象。

吴兴海,乌城四杰之一,跟苏名权交好。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名权脸上笑容顿时大盛,今天这场宴会,是他的主场,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吴兴海,就你事多!”苏婉月美眸瞪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把话题转移到江幸天身上,好奇道:“幸天哥,你在外面学武好几年,这次回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苏婉月看着江幸天,眼神有些迷离。

苏风不在意的收回目光,看了自己这个二姐一眼,没想到她竟喜欢江幸天这种魁梧健壮的男人,而不是当今社会流行的小鲜肉,也算是个异类。

“对啊幸天,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昨天师父突然要来乌城,说要找个几十年前的仇人,扔下我就走了……”江幸天仰首挺胸,瓮声瓮气地开口。

“乖乖,几十年前的仇人,你师父真能忍。”众人惊讶,成功被转移注意力。

江幸天这种跋扈到极点的人,都被他师父训的服服帖帖,连江家都不敢阻止,可想而知那是个大牛人。这种大牛人竟还能把仇恨忍个几十年才报,那个仇人岂不是更牛?

“哼,我师父乾阳子可不是怕事之辈。”江幸天不屑冷哼:“普天之下,配做他对手的,找不出一手之数。只是那个仇人行踪诡秘,才拖了这么多年。”

见江幸天不悦,众人急忙打住话题。

江幸天竟然是乾阳子的徒弟?

苏风微微有些讶异。

前世修炼之时,他曾遍访名山大川,寻找灵药,遇过此人。

算是修仙同道,为了抢夺一棵千年灵芝不顾规矩对他出手,被他打成重伤。

难道乾阳子想趁自己渡劫飞升之际,来此报仇?

可惜,飞升时自己神识尽在仙门之上,并没有注意到乾阳子的存在,后来肉身殒落,神识被吸,更忽略了乌山附近有什么人。

“前世讲究真性情,喜笑怒骂由心,不知得罪多少修仙同道,看来必须尽快恢复修为。”

“否则一旦被这些人知道我转世,定会趁机将我扼杀。”

苏风摇了摇头,悄然离座。

反正离开席还有一段时间,便在楚宫里四处闲逛起来。

上一次来,还是楚宫开业当天,曹北望本想让他赐福。

苏风懒得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干脆布下一个风水大阵,有这大阵护着,楚宫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

看着这来来往往的盛景,苏风不由唏嘘。

徒弟们一个比一个好,自己却需重头再来。

就在这时,几个身材健壮的保镖围着一个气势惊人,龙行虎步的中年人从大门走进,引来无数惊异目光。

此人正是乌城地下皇帝曹北望!

刚进一楼大厅,曹北望便拿着手机四处张望。

抬头时,便看到苏风正在闲逛,瞳孔微微一缩,让保镖在大厅等候,自己快步上了二楼,跟随苏风走到一个无人宴会厅,刚步入,急忙冷声问道:“是你发信息说知道我师尊的下落?”

若是他人,被这么一问怕是要吓得屁滚尿流。

苏风转身看着他,淡淡一笑:“小曹,你来晚了十分钟。”

顿时,一股神念笼罩住曹北望,把自己陨落之后,借体重生的画面尽数传递到他脑海。

曹北望表情瞬间凝固,接着脸上露出无限激动。

直接跪倒在地,喜极而泣:“竟、竟然是您……弟子恭迎师尊回归!”

苏风笑着抬手一拂,将他凭空托起,淡淡道:“起来吧,我重生的消息,除了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弟子遵命!”

但下一秒。

苏风双眼微眯,猛地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屏风后方,正对视上一双因震惊而圆瞪的眼睛。

原本江幸天正欲去洗手间,路过时突然见到里面这一幕,更隐隐听见了一些不敢置信的话语。

什么重生……什么师尊……

“你、你们……”

江幸天瞪大眼睛,还未反应过来,却已经听见了一阵冰冷的声音,让其面色大变。

“师尊重生,不得泄露,杀了他!”

曹北望眼中凶光毕露!

第5章:夜罗刹秦豪

曹北望的声音,犹如地狱阎罗!

听得江幸天这个魁梧汉子背脊生凉。

身为乌城四杰,江幸天曾经很狂,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管谁他都敢干一干。但自从跟了师父学武之后,见识早已大不相同。

他深深明白,曹北望在乌城代表着什么。

纵横几十年,只手遮天,无比恐怖!

逃!

没有任何犹豫,江幸天转身就跑。

然而他还是慢了,曹北望称霸乌城靠的可不是手下那些手下,而是自身恐怖实力!

一步踏出,血煞冲天,大宗师巅峰的气势爆开,整个楚宫都仿佛震动了一下,瞬间出现在江幸天面前。

“你!”江幸天瞳孔骤然收缩,下意识的伸手就是一拳,拳上内劲激荡,想要将之击退。

呯!

拳掌相接,如中败革,接触瞬间,他拳上劲气便被完全打回体内。

拳头更像被钢钳夹住,手骨被挤压的咯咯作响,一阵生疼,可却丝毫不能动弹,强大的气势更压得他呼吸停滞!

江幸天表情震惊欲绝,一脸绝望。

和曹北望这样的霸主比起来,不过内劲中期的他实在太弱了!

难道今天真要死在这么?

“好了,停手吧。”就在这时,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

江幸天感觉拳头突然一松,那股压迫心头的气势,荡然无存,但双腿依旧一软,直接拜倒在地。

苏风背负双手,走到他面前,一脸淡漠地俯首道:“刚才的事情,你就当没见过没听过。”

“如果从你的嘴里传出,就算你师父乾阳子也保不了你,包括整个江家也要陪葬!”

苏风语气平淡,但江幸天清楚感受到其中的大恐怖!

江幸天一脸惶恐地看着苏风,深吸口气后,急忙低头朝着苏风抱拳一拜:“我发誓,绝对守口如瓶。!”

“你走吧。”

江幸天如获大赦,起身后急步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苏风面色无喜无怒。

江幸天对他来说不值一提,可要是就这么杀了江幸天,必会引起乾阳子注意,走漏了消息说不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江幸天不是傻子,不可能因此葬送自己小命和整个江家。

曹北望在一旁恭敬不已,对于自己师尊所做的一切决定,他不会有任何质疑。

与曹北望聊了十分钟左右,苏风重新回到“霸王别姬”大厅,刚想推门而入。

“不好了不好了!”

突然,一个女孩急匆匆跑过,无比焦急地推开包厢的门,朝里面急切呐喊道:“苏家长辈,快给苏老爷子打电话,婉月出事了!刚才我跟她出去上厕所,出来碰到了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把她带去了“百万雄兵”宴会厅!”

包厢里有说有笑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

江幸天和苏旺父子连忙冲出包厢,跟着女孩朝“百万雄兵”大厅跑去,留下汪衡父女等人面面相觑。

门后,苏风眉头微微一皱,也跟着走在后面。

很快,一行人推开“百万雄兵”厅的大门,包厢里鸦雀无声,大圆桌旁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中年男子,其中一个脸上有着一条七寸长的刀疤,从鼻梁直接延伸到下巴,看起来无比狰狞。

苏婉月站在两人面前,脸色发白。

六个西装革履,身材健壮的保镖将她围在中间。

“夜罗刹!”

看清刀疤男子相貌的苏旺,瞳孔骤然一缩,面色大变。

此人正是乌城巨擘曹北望的亲信,夜罗刹秦豪,楚宫的负责人!

秦豪本来长相英俊,但十年前随曹北望征战乌城,一人一刀,从北大街追着二十多个地下势力的内劲高手,砍了半个小时,砍死六个,重伤十三人,自己也破了相。

人送外号夜罗刹,三年前才从牢里被捞出来,直接成为曹北望亲信!

完了,苏婉月怎么会惹到这种人头上?苏旺心头发凉。

“嗯?”夜罗刹秦豪眉头一皱,面露愠色的将目光投来,冷冷道:“你们何人,来此作甚?”

苏旺急忙放下身段,恭敬询问道:“秦兄,我是苏家长子苏旺,不知道我侄女有何得罪您的地方,还请给个赔礼道歉的机会。”

一旁的苏名权和江幸天也急忙低头,他们虽乌城四杰名号叫得响,但和秦豪这等人物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见到这种场面,脸都吓白了,哪还敢出声。

“苏旺?小地主家的奸商,也配跟老子称兄道弟?”秦豪眼睛一眯,目光落在苏旺身上,扫了一眼后,不屑冷笑。

听到秦豪嘲讽,苏旺脸色一阵青白交加,可却无法反驳。

苏家强吗?强!

可面对夜罗刹这种狠角,苏家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别说秦豪背后的曹北望,就算秦豪本人,都有灭掉苏家的能力!

他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苏婉月没惹出什么大事,让秦豪骂一顿出出气,就小事化了放了吧。

苏旺没敢回话,苏名权更把自己脑袋插到了胸口上,唯独江幸天此时捏紧拳头,在看到苏婉月无助的样子后,咬着牙看向苏风,之前那一幕他还记忆犹新,心中倍感恐怖!

察觉到江幸天的目光,苏风看了眼显得有些无助的苏婉月,叹了口气,向前踏出一步,看着秦豪淡淡道:“行了,把婉月放了吧,都一把年纪了,何必为难一个女孩子。”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懵住了。

苏旺跟苏名权两人一脸错愕的把目光投向苏风,两人瞬间暴怒!

一直不敢说话的苏名权顿时红着眼,咆哮道:“你个废物闭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秦爷抱歉,苏家后辈不懂事,还请见谅!”苏旺也急忙低头抱拳,额角汗水渗透,看苏风的目光像是要吃掉他般。

秦豪却愣了一下,无视苏旺,目光落在苏风身上,顿时狞笑了起来:“有意思,在这乌城敢用这种口气跟老子说话的人是有,但你应该不算吧?你也是苏家人?你不怕你这一句话葬送了整个苏家吗?”

“苏风,你想死别连累我们!”

“还不给秦爷道歉!”

苏旺一脸惊恐大声呵斥。

被围在中间的苏婉月俏脸却露出震惊,无比惊奇地看着苏风,有些无法相信,自己这个弟弟竟如此大胆?

“道歉?”苏风笑了,平淡的目光猛地扫过两人:“怕就早点滚,显得丢人现眼!”

“哈哈哈哈!”大笑响起,秦豪狰狞如毒蛇般的目光盯着苏风,笑着点头:“不错不错,真是后生可畏,很好啊!”

苏旺和苏名权顿时一脸死灰,完了,彻底完了。

众人下意识的往后退,把苏风让了出来,这位夜罗刹终于生怒了!

苏风直接无视秦豪,看着被围着的苏婉月皱眉问道:“什么原因?”

苏婉月心头一颤,她不知为何,迎着自己这个从小被看人不起的三弟的目光,心头安定了不少。

银牙轻咬,连忙指着沙发上的另一个中年人,羞愤道:“中午我跟朋友一起吃饭,这人想在我酒里下药,被我发现,打了他一巴掌就走了。”

“原以为这事就过去了,谁知道他是曹北望的朋友,刚刚撞见我,就直接把我抓了进来。”

苏风目光落在那中年人身上,肥头大耳,满面油光,眼藏奸诈,一脸猥琐。

苏风不由轻笑:“曹北望真是越活越回去,这种人渣也能当他朋友?”

秦豪面色一变,猛地站起,死死盯着苏风,声音冰寒刺骨:“小子,你刚说什么?”

“苏风你疯了吗?”苏名权骇然惊呼,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苏旺直接身躯一颤,对着秦豪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满脸惊恐:“秦爷,这个废物已经被逐出苏家,他的死活与苏家再无关系,是杀是剐但凭吩咐!求您不要把怒火发泄到我们,还有苏家身上,求您了!”

无敌真寂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敌真寂寞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无敌真寂寞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PK10统计分析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