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统计分析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天才神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王升

《天才神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王升

2019-12-12 09:42:52来源:WD发布:覆手

天才神医又名天才透视神医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王升经历什么,作者覆手小说天才神医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天才神医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双眼透视人间绝色,妙手良心奇迹回春!看王升如何击败可恶的未来岳母、夺回被分开的漂亮女友、赢得女神级妇科主任的芳心、降服刁蛮任性的暴力警花……

《天才神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王升

天才神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莫欺少年穷

啪!

“哎呀!讨厌啦!又打人家屁股,当心被我妈看到。”思思双手捂住小屁屁,退开一米多远,嘟着小嘴嗔道,白皙娇嫩的鹅蛋脸上泛起两朵红云,清纯中透着一抹天然的妩媚。

嘿嘿!

王升咧嘴笑了笑,还把右手竖到鼻子前嗅了嗅,洋溢着一抹手有余“香”的陶醉感,“你妈妈不是没回来吗,来,亲一个……”

“不吗,你第一次来我家,别这样。”

“没事,反正咱俩这事都要定来来了,要不先抱抱……”

啪!

突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而且推门的力道还挺大,门板都拍在了墙壁上。

“啊!妈!”

“伯妈!”

思思赶紧推开王升,二人整齐划一的来了个立正,看向门口出现的中年妇女。

这女人正是思思的妈妈,虽然四十多岁了,可平时保养得很好,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了不少。

“你叫王升?”思思妈脸色有些阴沉,上下打量着王升。

王升身高一米七五,身材中等,虽然算不上帅哥,但却有着现代人少有的憨厚劲,只是一身简单的地摊货显得普通了一些。

“是的,伯母好。”王升憨笑着应道。

“听说你是医生?”思思妈走上前,坐在思思的床上,都没有表示让王升坐下说话。

“是啊,我是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生……”

“听说只是刚入院的实习医生是吧?”

思思妈打断王升的话,问出实习医生几个字时,语气中更是显得几分不屑。

“是的。”王升道。

“听说你还是中医科的?”思思妈越问,语气越显得轻蔑。

“妈!王升是实习中医,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思思赶紧坐到妈妈身边,抱着妈妈的一只胳膊撒娇道:“今天可是你让我带王升来家里的呢,我们事先都说好了,你……”

“思思,你闭嘴!现在医生确实很有前途,可中医就是医院中充数的闲科,哪有未来可言?就你这傻丫头……唉!”思思妈打断女儿的话,已经直接表示出对王升的鄙视了,她盯住王升直白的问道:“你月收入多少?”

“两千!”

“才两千?!你家里有几套房子?”

“没有!”

“居然房子都没有,平时开什么车子?”

“没有!”

“你父母是什么工作的?家里有多少存款?”

“……”

面对思思妈一连串鄙视的问话,王升已经有些愤怒了,虽然他是个中医实力生、虽然他是个穷小子、虽然他长相憨厚老实,可实际上王升绝对不是个没火气、没尊严的人。

思思妈也看出王升生气了,可她依然继续说道:“什么都没有,也想打我女儿的主意?我家思思从上初中起,每月的零花钱就不少于五千,上高中时就开着价值几十万的MINICLUBMAN,让我女儿跟你这种最没前途的实习中医,呵呵!”

王升听到这里,已经握紧了拳头。他知道思思家里一直反对他们交往,更知道思思的家境非常优越,住着独立别墅,他们俩在一起真是富家千金恋上穷小子的童话故事,实在不太般配。

但思思一直在做家长的工作,毕竟他们从大学时就在一起了,有着坚实的感情基础。当今天思思告诉王升,要带他去家里见家长时,王升以为自己的春天来了,是他对思思的真心感动了她的父母,结果却面对这样无情的冷嘲热讽。

“怎么?听我说这些话感觉生气是吗?”思思妈看着王升,脸上挂着一丝冷笑道:“如果你有女儿,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一辈子注定没有出息的男人吗?”

“妈!”思思甩了下妈妈的手臂,气恼的嗔道:“妈,你昨天不是答应我,说可以接受王升吗?你不是说可以给他一个机会吗?”

“对,我可以给他一个机会。”思思妈像是在回答女儿的话,可目光依然死死的盯着王升,“很简单,我给他二年时间,只要他能拿出五千万存款,买得起一幢一千平的别墅,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百万级豪车,我就同意你们俩恋爱。”

王升双拳紧握,五千万、千平的别墅、百万级豪车,这对一个医院的实习医生来说,简直是永远都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妈!”

“闭嘴!”

思思一脸委屈加无奈的抗议,可是被她妈妈再次制止。

“思思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一个没出息的穷光蛋的,除非妈妈死了。”思思妈斩钉截铁的说道:“昨天我同意见他,就是为了今天把话说明白。”

“伯母!别忘了那句话,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王升出离的愤怒,可当他听完思思妈提出的这个让穷小子几乎一生不可能完成的条件后,居然平静了下来。

“莫欺少年穷?呵呵!我有欺负你吗?”思思妈冷笑道:“别在我面前说大话了,你这种没前途的穷小子我见过得太多,如果真有本事就去赚钱吧,我等着你开着百万级豪车,拿着五千万存款来我家打我的脸。”

“好,你的条件我答应了。”王升平静的说道。

“王升……”思思有些急了,可她刚要说话就被她妈妈拦住。

“思思你把嘴给我闭上!”思思妈拉了下女儿,继续说道:“王升,你别忘了,我给你二年时间。还有,我会把思思送到国外读医学硕士,为了不影响她的学业,这二年内希望你不要再缠着思思!”

“妈,这不……”

“闭嘴!如果你再敢维护他,妈就死给你看!世界上哪个当妈的不为女儿好?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妈!”

“别说了,这穷小子不是说莫欺少年穷吗?我等着看他创造奇迹!”

“妈!”

“思思,你先别说话。”王升朝思思摇了摇头,而后对着思思妈郑重的说道:“你的条件我全答应,我愿意为思思去努力,去创造奇迹,思思,等我!”

“王升,别胡乱答应,这种苛刻的条件你根本……”

“思思,闭嘴!”

 

第2章透视眼 

“在一起两年了,两年的感情居然抵不过她妈一个无理的条件!她妈不就是嫌我穷吗?她妈不就是嫌我学中医没有前途吗?她妈不就是……我王升发誓,将来要你求我娶你女儿!”

坐在马路边上的王升一边喝着酒,一边自言自语着。他已经三天没见到思思了,自从离开思思家之后,虽然前两晚都跟思思通短信,可他的心却空空的。

今天思思被她妈妈逼着出了国,距离的拉远,让王升更有种失落感。虽然他嘴上说莫欺少年穷,可是那么苛刻的条件,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两年内能够实现。

啊……

“天哪,小心,要撞上了。”

嗞……

就在这时,一片惊呼声响起,还伴着急刹车刺耳的磨胎声。

王升抬头看过去,只见一辆货车正朝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撞去,而那女人王升竟然还认识,她正是第三人民医院的妇科主任云月瑜。

“云主任小心!”

喝了酒的王升心里莫名升起一股豪勇之气,他大喊一声后想也没想就狂冲了过去。

马路上站着的云月瑜惊醒过来时,货车的车头已经离她很近了,被吓呆的云月瑜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大脑一片空白。

但是紧接着,一股巨大的推力把云月瑜给推飞了出去。

砰!

云月瑜被王升推开了,可是货车却重重的撞在了王升的身上,货车更是产生了甩尾打横的现象,不仅将王升撞翻,车箱中更是翻出一尊三眼的玉石神像,重重的压在了王升的身上。

“要死了吗,跟思思在一起两年多,可我还是个处男啊!云主任……”昏沉感袭向大脑之前,王升喃喃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

“赵大夫,这孩子情况怎么样?”

“经过手术以后应该算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能不能醒来,就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力了。另外他的眼睛恰好被玉石像凸出来的眼睛擦伤,眼球和视网膜都出现了较大的损伤。目前看来,失明的几率很大。”

“情况这么严重?不行,我必须把他治好,他是为了救我才会弄成这样的。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这么年轻的一个孩子……”

……

“我这是在哪儿?”

王升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意识渐渐恢复过来,看着房间顶上的白色天花板,脑海中回想着他飞身出去救云月瑜的场景。

“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肯定是地狱了,天堂的房间,天花板怎么会这么丑。”

听见王升的自言自语,云月瑜惊喜地叫了一声:“小王,你醒了?天呐,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现在在第三人民医院呢,你感觉怎么样?”

“云主任?”王升偏头看了云月瑜一眼,“我记得一辆货车差点儿撞到您,您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当时我在想事情,完全没注意到有一辆车开过来。要不是你救我,我就……”

云月瑜说着,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云主任您别哭啊。您没事,那就代表我也还活着,这不是挺好的吗?”

王升一边说着,一边笑了笑。

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云月瑜竟然没穿衣服。

那对胸型完美的圣女峰,那光滑平坦的小腹,那……此刻都完美的展示在了王升眼前。

不敢看了不敢看了,王升已经感觉到小腹一团火热,身体某处正在极速膨胀。

王升赶紧闭上眼睛,刚才那副画面对于王升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云月瑜是第三人民医院妇科的主治医生,同时也是王升心目中绝对的女神,除了自己的女友思思外,这个女人是最让王升着迷的。对这位医院中的女神着迷,不代表王升对思思不专一,用他自己的内心解释是,这是对美好事物的一种迷恋或欣赏。

虽然她已经三十岁了,但无论身材、气质,还是为人、性格,都属于绝佳。

最关键最关键的是,她还没结过婚,并且听说连恋爱都没谈过。

“小王,你眼睛感觉怎么样?这几天可能会觉得又疼又痒,等过两天拆掉纱布开始上药以后就会好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眼睛给治好的。如果治不好……”

云月瑜咬了咬牙,“如果治不好,我就照顾你一辈子。”

云月瑜语气坚定,不难感觉出她已经下了绝对的决心。但是她的话却让王升迷糊了。

“眼睛?纱布?”王升一头雾水。

听云月瑜的语气,自己的眼睛好像还蒙着纱布。这怎么可能,刚才的白色天花板,还有没穿衣服的云月瑜……

嗯?

王升瞬间愣在住了。

因为在他想着这些的同时,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果然……他摸到了纱布,并且还是厚厚的几层纱布。

此刻王升心里的震撼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等等!不对!

以云月瑜的性格和身份,她怎么可能不穿衣服出现在自己面前?况且这还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王升咽了口口水,试探着问云月瑜:“云主任……”

王升刚叫出这三个字,手立刻被云月瑜给握住了。只听见云月瑜伤感地说道:“别叫什么‘主任’了,以后你就当我弟弟好不好?你叫我‘瑜姐’,我叫你‘小升’,你觉得怎么样?”

“瑜姐愿意认我做弟弟,我当然求之不得了。瑜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

问出这句话时,王升没能忍住又睁开眼睛看了一眼。

此刻云月瑜正俯身在王升身前,这个姿势,外加她的一丝不挂,王升感觉自己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但是云月瑜并没有察觉出王升的异样,而是回答道:“瑜姐正在上班,外面穿着白大褂呢。至于里面,瑜姐今天穿了身件蓝色的白条纹衬衣。”

果然是穿着衣服的!

王升长长地吸了口气,他心里默默念道:“天呐,不能再看了,再看就会被瑜姐发现我下面的‘兄弟’在唱国歌了。”

王升刚这样想,果然发现云月瑜变成了穿衣服的模样。

白色的大褂,蓝色的白条纹衬衣……

事情到了这一步,王升怎么可能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透视!自己的眼睛在经历车祸以后,竟然可以透视了!

王升按压下激动的心情,声线有些颤抖地说道:“瑜姐,我……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你能不能用力掐一下我的手臂,记住一定要用力。”

“小升,你别这样。你刚醒,千万别激动。你放心,瑜姐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就算要瑜姐把眼睛给你,瑜姐也在所不惜。”

云月瑜说着,眼泪顿时有些汹涌之势。

王升知道云月瑜肯定是误会了,但他真的怕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无奈之下王升只好自己用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嘶……

清晰的痛感从大腿处传来,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以后,王升竟然没能忍住,开始傻呆呆地笑了。

他诡异的发笑,让外科的赵医生都云月瑜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云月瑜哭的越发难过起来,她以为这是王升承受不住打击,所以精神出了问题。

一旁的赵医生同样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走到云月瑜身旁,低声对云月瑜道:“这孩子一醒过来就听见这的消息,肯定有些接受不了。让护士送他脑科老李那边看看吧。”

“谢谢了赵大夫,我去叫护士。”

……

 

第3章似快实慢

在医院中平淡的过了两天,这两天王升连思思的短信也没有收到,让王升寂寞的心烦乱过、彷徨过、但又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最后王升傻傻的笑了起来,并且喃喃自语道:“也许我和思思真的不般配,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一个条件两年的期限,也许那时她就会忘了我吧。”

此时,病房内只有王升一人。

他从病床上坐起来,伸手拆开包裹着自己眼睛的纱布。

拆开以后他才发现,自己的眼上还覆盖着两片纯棉纱布。房内没有镜子之类的东西,王升只好起身走到洗手间门口。

一推开洗手间的门王升就看到了一面镜子。

镜子里面映照出王升此刻的模样。身上穿着第三人民医院的病号服,脖子上贴着一块白色纱布。

脸上没什么伤,跟以往那平凡普通外加憨厚的模样相差无几。

唯独的区别,就在王升那一对眼睛上面。

这是一对什么样的眼睛?深入幽潭的双眸,虽然不算很大,但却给人一种十分深邃的感觉。

黑白分明的眼球,没有特别的亮度,但却给人一种异样的澄澈感。

仿佛这对眼睛随意的看上一眼,就能让人心灵受到洗涤一般。

也正是因为这一对眼睛的存在,使得原本五官普通的王升,竟然有了一股别样的魅力。

王升颤抖着右手,轻轻在自己的眼眶周围抚摸着。

曾经的他,多少次为自己平凡的五官而自卑?为什么这个,他长年累月的健身,还练出了一副好身材。

曾经的他,多少次因为视力不佳,所以扎针不准被导师责骂?

但是现在的他,却连镜子上米粒大小的水珠中,包含有一点黑色污尘都看的清清楚楚。

王升正在激动时,一道温柔悦耳的声音突然传入他的耳中。

“小升,你怎么起来了?”

王升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第一眼就看见了端庄大方,美丽到不可方物的云月瑜。

王升笑着叫了一声:“瑜姐。”

云月瑜一双美目怔怔地盯着王升的双眼,仿佛整个人都陷进去了一般。

她喃喃地叫了一声:“小升,你的眼睛……”

……

“过目不忘!”

“似快实慢!”

“明察秋毫!”

“抽丝剥茧!”

又过了几天,王升已经彻底的恢复了过来。在第三人民医院中医部的办公室内,其他人都去食堂吃饭了,唯独王升一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断实验着自己一双眼睛的能力。

通过不断的摸索和实验,王升总结出了自己这双眼睛的四大能力。

过目不忘不必多说,看过的东西绝不忘记。

似快实慢这个让王升觉得比较有趣,就在前天办公室唯一的女实习生朱晓蓉一不小心跌倒。

人跌倒落地的速度肯定是很快的,但王升运用起“似快实慢”的能力后,却仿佛把朱晓蓉跌倒的速度放慢了十几倍一样。

最后王升十分轻松地跑过去扶住了朱晓蓉,整得朱晓蓉这两天一看到他就自然脸红,搞得王升很不自在。

毕竟王升的心里有着思思的影子……甚至现在还有了他的瑜姐……

想起瑜姐王升心里就感觉暖暖的,出院的这些天里,王升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无微不至的照顾,这让失去了思思的王升很快从失落中走了出来。

尽管王升多次跟云月瑜表示自己身体已经康复,自己能照顾自己,但云月瑜还是坚持每天给他做饭,打扫房间,洗衣服。

王升在原来学校的床位到期了,云月瑜自己掏钱给他租了房子,并且房子就在云月瑜自己住的房子对面,成为了门对门的邻居。

就连王升现在跟的老师顾恺一,第三人民医院中医部有名的针灸大师。从不带学生的人,也在云月瑜的多番求情下,收了王升当学生。

心里想着云月瑜的好,王升突然反应过来今天情况有些反常。

往常这个时候,云月瑜肯定会带着饭菜过来跟他一起吃饭的,怎么今天还没来?

想了一下后,王升摸出自己的手机给云月瑜打了电话。

电话响两声后接通,云月瑜刚刚说了句:“喂,小升吗?”

然后王升便听见“砰”的一声,好像是手机掉在地上了。

同时嘈杂的骂声从云月瑜那头传过来,“老子在跟你说话,你他妈还接电话,你他妈是看不起老子是吧?

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不敢打你,老子告诉你……”

听到这两句后王升眼睛一凝,后面的话他也没再继续听了,当即挂断电话跑出了办公室。

一路狂奔,王升急的连电梯都没坐,直接跑到了妇科五楼。

云月瑜的办公室就在这个楼层。

刚一到五楼王升听见了吵吵嚷嚷的骂声,只听见一个男子正骂骂咧咧地说道:“老子不管,人送到你们这里来,你们没给医就死了,说破大天也是你们的责任。老子现在就问你们一句,赔不赔钱!”

“这位先生,你妻子是饮酒过度引起的心肌梗塞。这属于内科的医治范畴,我一个妇科医生,根本就不会治这个呀。

你挂错了号,导致病人医治不及而亡故,这怎么能怪我们呢?”

尽管对方的态度很不好,但云月瑜却依旧耐心有礼地解释着。

如果这事儿放一般人身上恐怕早就意识到是自己错了,然后马上离开。

可今天这人明显不是讲道理的角色。

云月瑜解释的如此清楚,刚才嚷嚷的那男人却还是不依不饶。

“我不管。你这里既然要妇科,那就是专门医治妇女的。即便不是,那也是你们没说清楚。责任还是在你们这边!

我最后问你一次,到底赔不赔钱?信不信我煽你?”

“不好意思先生,请你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了。这里是医院,楼里还有医生在给病人做检查。请你们马上离开,不然我报警了。”

“我报你妈B!”

那男人说话间,抬手就朝着云月瑜的脸煽过去。

云月瑜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用手挡在自己面前。

但预想中的耳光并没有如期而至煽在她脸上,反而是动手的这个男的身体一下倒滑了出去。

“我看今天谁敢动我瑜姐一根手指头!”

王升一脚踢翻了刚才准备煽云月瑜耳光的那个男人,同时双臂一伸拦在了云月瑜面前。

云月瑜伸手抓着王升肩膀上的衣服,有些紧张地叫了一声:“小升。”

王升戒备地盯着被他踢翻在地的那个男人,同时安慰云月瑜道:“姐,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动你一根寒毛。”

“小升你也小心点儿。”

云月瑜话音刚落,被踢倒的那个男子已经爬了起来。

他怒骂了一声,“我艹你妈!”

气势汹汹地朝着王升冲过来。

王升不退反进,心里默念了一声:“似快实慢!”

顿时男子的动作在王升眼中变得奇慢无比,抓准机会的王升已经冲了上去。

啪啪啪……

首先便是甩手四五记耳光,然后王升猛烈的一记膝顶,直接顶在男子的腹部,使他整个人变成了蜷缩着的一只虾米。

砰!

王升再度一脚踢出,男子又被踢翻在了地上。

王升明明不会任何功夫,可是在似快实慢的能力加成下,与普通人打架简直就变成了专业的格斗选手一样凶猛,看得四周的人全部震惊得不要不要的。

可就在这时,电梯门突然一下打开了,七八个男女推着一张担架车走出来。

此刻电梯门突然一下打开了,七八个男女推着一张担架车走出来。

担架车上是个身材臃肿的胖女人,女人身上浑身酒气,双目紧闭,脸色铁青。

看上去应该是已经醉死了。

男子看见出电梯的众人,立刻伸手指着王升大声叫道:“快!给我弄死这对狗男女。这男的刚才还打我!”

 

第4章本神医叫王升

“卧槽!”

听了男子那话,刚从电梯里面出来的这几个人二话不说就对着王升冲了过来。

“啪!”

“啪啪啪啪……”

王升运用着他眼睛“似快实慢”的能力,这七八个男女的动作在他看来就好像是放慢了好几倍的慢动作播放镜头一般。

在对方如此慢的动作之下,王升要躲开他们的攻击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同时在躲避的间隙,他也丝毫没有客气,一记耳光接着一记耳光,不断煽在这些人脸上。

“都他妈给老子住手!你们推来这女的还没有死,想她活的就给老子安分点儿!”王升一边打人一声大喝,顿时把走廊上的人都给震住了。

被煽了耳光的病人家属也纷纷愣在原地,他们推着担架床到这里来,其实就是想讹点儿钱而已。根本没有想过,担架床上的女人可能并没有死。

“你放屁!你们院的医生说她已经救不活了,你现在跟我说她没死?”

最开始被王升打过的那个男人大着嗓门儿嚷嚷。

王升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说她没死就是没死,不过如果你再废话两句,她就真的死了。”

王升说的如此笃定,病人家属里面有几个人开始有些将信将疑了。

其中一个和病床上那胖女子长得有些像的女人拉了一把那男人,然后对王升道:“大夫,我妹妹真的还没死吗?如果没有的话,麻烦您救救她好不好。”

王升扫了其他几名病人家属一眼,现在跟他说话的这个女人,是刚才唯一一个没有跟着几个家属一起闹的人。

他沉默一下后点了点头,转身对云月瑜道:“瑜姐,给我一个空的房间,我处理一下这个病人。”

“不行!”云月瑜十分干脆地回答。

她这个回答几乎震惊了在场所有人,不过王升只是略一惊讶后就明白过来。

云月瑜这是想要保护他,不愿意他趟这趟浑水。

病人家属明显都不是讲理的人,并且病人现在的情况也很糟糕。

如果王升最后没有把病人救活,很有可能会摊上大事。

听见云月瑜不愿意借病房,病人的家属立刻激动起来,几个人纷纷嚷嚷道:“我艹!你他娘算什么医生?见死不救是吧!”

“都住嘴!在特么BB一句,老子也不管了。”王升再次大吼,众人又被震住,同时他看了一眼云月瑜后说道:“放心吧瑜姐,我有把握。”

说完,王升对病人家属道:“你们几个组成人墙,把病人围起来,我马上医她。”

“好好好。”病人家属们立刻把担架床围起来。

王升走到病人身旁,再次运用眼睛的透视能力观察着病人身体内部的情况。

普通的X光,B超。也能看清病人身体内部的情况,但这些科学仪器却看不见人体内部虚无缥缈存在的一种东西。

王升把它称之为“炁”。

也就是以往练内家功夫的江湖侠客,口里不断提及的“内力”。

在中医领域,它就是“炁”。

炁也可以理解为“气”,只不过“炁”是先天之气,是一种存于人体的气体能量。

古往今来的中医大家,很多人都提出“炁”的概念,但却无法证实它真的存在。

可王升却能够通过透视的能力,轻而易举地捕捉到它。

前几天他实验过,用针灸的方法引导“炁”的运行。结果发现是可行的。

所以王升才会有把握医治此时的这个病人。

淡黄色的“炁”在胖女任身体内杂乱无章的运行着,其中几个地方已经堵塞住了,“炁”无法通行过去。

王升摸出随身携带的银针,连基本的消毒程序都没做,直接用银针扎在了胖女人身体堵塞,“炁”无法通过的地方。

第一针下去,效果立竿见影。

胖女人整个人都抖动一下,大口一张立刻吐出一大口的污秽物。

刺鼻的味道令人作呕,但王升没有理会。他神色认真且凝重,手里的银针一根接着一根地插进去,对准的全是“炁”无法通行的地方。

慢慢的,王升发现自己的银针温度竟然在提升,针体竟然变红了。

胖女人的身体突然开始腾出了浓浓的白色雾气,那雾气被吸进鼻子里面,竟然还带着浓浓的酒味。

“哇……哇……”

胖女人的腹部不断收缩,也不知道究竟吐了多少东西出来。

吐了大约四五分钟,一直昏迷的胖女人突然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水……我要喝水……”

“活了!真的活了!”

胖女人的姐姐激动地大声喊着。

感觉有些疲劳的王升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他用衣袖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抬头看向云月瑜。

只见云月瑜正长长的松出一口气,一双美目之中,晶莹的泪珠一下流淌出来。

王升走到云月瑜跟前,笑着说道:“别哭了瑜姐,我知道你刚才是担心我才会……”

“我哭是因为我高兴。”云月瑜伸手拉着王升的双手,“小升,你的医术已经很不错了。像这个病人的情况,咱们医院里面恐怕没几个大夫有信心一定能把她救回来。”

“我的医术再好,也都是瑜姐的功劳啊。要不是瑜姐帮我说情,我又怎么能跟着顾老师一起学医呢。”

“你不用说好话哄我开心了,你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你自己努力。

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病人醒来,还得给她输点儿葡萄糖,然后做个详细的检查。”

云月瑜话刚说完,突然她表情微微变了一下。

王升也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他转头看过去,只见那胖女人的家属全都跪在了地上。

“谢谢大夫救回我小妹啊,谢谢大夫……”

“大夫,真是对不起,我刚才还对你动手来着。我真是个混蛋,我真是个畜生,我不是人……”

“起死回生的神医啊,神医啊……请问神医,你怎么称呼?” 

“本神医叫王升,不用问我叫什么名字了,医者父母心,我这样的良心医生做好事不想留名。”王升摆了摆手,明明报了名字,却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 

噗嗤! 

王升的话把一旁的云月瑜都给逗笑了,可其他人却像根本没注意王升的自我显摆一样。 

“神医啊!”  

“王神医,你太伟大了啊!”

一众病人家属再次激动的喊了起来,看到这一幕,王升心里也是微微有些触动。

当初他考医学院的分数不够,所以无奈入读了中医药大学。

在当下社会里,学中医前途远不如西医那么光明。

可是现在王升拥有了一双能透视的眼睛后,他这才发现中医是多么的博大精深。

就拿眼前这个被救回来的病人来说,如果是以西医的手段来医治,恐怕很难再救回来了。

王升捏了捏自己的拳头,他心里第一次升起一个念头。

“上天让我这个学中医的人,拥有这双神奇的眼睛。也许就是为了让我把中医发扬光大,再现中医的辉煌吧。”

这个念头刚刚从王升心里闪过,他立刻感觉到云月瑜在他身后戳他的后腰。

王升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还有七八个人跪在地上没起来呢。

作为一个杏林圣手,一个牛13的神医,这个时候理应很热情的把他们扶起来才对呀。

 

第5章名师出高徒

王升赶紧行动,迅速拿出一副严肃的姿态,伸双手把病人家属一一扶起来以后,还不忘交待医嘱:“病人应该没什么事了,接下来云主任会给她安排病人输点葡萄糖,你们也尽量弄点儿小米粥之类的东西给她吃,养养胃。千万记住,一年以内她绝对不能吃任何辛辣刺激的东西,更加不能喝酒了。”

“是是是……”病人的姐姐不断点头答应。

刚才还和颜悦色的王升,突然脸色一沉,伸手指向最开始和云月瑜吵闹的那个男人,“你,过来!”

那男人还扭扭捏捏不好意思面对王升,但是病人的姐姐一把就把他给抓过来了。

王升一脸严肃地问他:“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

“我……我是她老公。”男子缩着脖子说道。

王升冷冷说道:“你是不是忘了做点儿什么?”

男子怔了怔,下意识的又准备跪下,嘴里还叫着:“谢谢王神医救……”

王升一把抓住他,扭头看向云月瑜。

“我不需要你谢我,但你必须跟我姐道歉。”

男子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对着云月瑜鞠躬道:“对不起大夫,实在是对不起。我就特么不是人啊,我给您道歉。”

“算了,没事。”云月瑜摇头道。

随后妇科的护士们重新给那个肥胖的女病人安排了病房,病人的家属也各自去给病人办理住院手续,以及缴纳检查费用了。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

云月瑜和王升都还没吃午饭,在云月瑜的提议下,二人一起医院外面吃了顿老鸭煲。

王升回到中医部办公室的时候,几名中医部的大夫基本上都在。

王升一进办公室就径直朝着他的老师顾恺一走去,但是刚走没两步,坐在顾恺一对面的徐邵华就叫了一声:“站住!”

王升立刻停下脚步,有些不解地看了徐邵华一眼。

徐邵华冷淡地质问:“到哪儿去了?午饭的时间早就过了,怎么现在才来办公室?”

王升一听徐邵华这质问顿时就来气了。

在中医部只有两个主任医师,一个是顾恺一,另外一个就是徐邵华。

原本还有一个,也就是原中医部主任蒋朝。

但是蒋主任前几天退休了,所以中医部主任一职现在悬空。整个中医部最有资格出任此职位的,就是顾恺一和徐邵华二人。

很明显徐邵华这番为难明着是冲王升而来,实际源头却是在顾恺一那里。

不过王升也没给徐邵华面子,当即就回了一句:“徐主任,我去了什么地方,怎么现在才来办公室,我应该跟我老师汇报吧?您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想起要来关心学生我了?”

“王升,你什么意思!我堂堂一个主任医师,还没资格问你这个实习生两句了?你这没大没小是跟谁学的?”

徐邵华这话一出,王升立马火被点着。

他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我这没大没小,跟喜欢狗拿耗子的人学的。”

“王升!”

这次徐邵华还没来得及发话,顾恺一倒先叫了王升一声。

先前他没说什么,是因为王升的话并不算太冒犯徐邵华。但后面这话就有些过火了。

顾恺一必须得出面替王升给圆回来,不然一顶不尊师长的帽子绝对会盖在王升头顶上。

在华夏中医圈子里,本来大家就对尊卑之分比较看重,学中医的,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长者为尊的观念。

如果徐邵华把王升当众冒犯他的事捅到了上面去,那恐怕王升在第三人民医院的实习生涯不会过的太顺利了。

顾恺一走到王升旁边拉了拉王升,虎着脸教训道:“怎么跟人家徐主任说话的?人家徐主任问你中午去哪儿了,你直接说就好了嘛,扯那么多干嘛?”

王升知道顾恺一这样是为了他好,他张了张嘴,刚准备说话时办公室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外面在吵什么?”徐邵华不满地嚷了一声。

突然一大群人走进了办公室,王升一看就认出来了,这些人就是刚才他所救那个病人的家属。

为首的,就是那个病人的姐姐,一位胖大姐。

胖大姐一见到王升立刻激动地叫了起来:“在这儿!在这儿!”

她走过来一把抓住王升的手,兴奋地说道:“哎呀大夫,可算是把你给找到了。

我们冒犯了您,您还不计前嫌救活了我妹妹。您这么的以德报怨,真是让我们羞愧了。

我知道你们当医生的有规矩,不能收病人的红包谢礼啥的。所以我们特意去做了面锦旗给您,还请您务必要收下。”

说着胖大姐回头看了一眼,几个病人家属举着一片红色锦旗走进来,上面写着“医德高尚,仁心仁术”八个大字。

胖大姐接过锦旗塞到王升手中,“大夫,这锦旗我知道你们是能收的,无论如何请您一定要收下啊。”

一旁的顾恺一看到这一幕顿时笑了起来,他走到王升旁边拍了拍王升的肩膀。

“小升,原来你现在才来办公室,是去救病人去了啊。”

顾恺一这话明显是说给徐邵华听的。

但徐邵华又岂是省油的灯,他一听顾恺一这话立刻梗着脖子轻哼了一声,“一个还在实习期的医生能有什么本事?治个伤风感冒,用得着送锦旗吗?”

“伤风感冒?”胖大姐一听,立刻从兜里取出一张纸走过去,一巴掌拍在徐邵华面前,气势慑人地喝道:“麻烦你看清楚,这东西叫病危通知书。你们医院的主任医师开的。这叫伤风感冒?那什么叫大病?咽气入土了才算是吧 自己没本事,就别嫉妒人家年轻有为!”

“你说我嫉妒他?我一个主任医师,会嫉妒他个实习生?”

“哼,这年头虚有其表的人多了。你有本事,你给我说说你治好过几个下了病危通知书的病人?”

中医本来就不是当下医学的主流,下了病危通知书的病人又怎么会交给中医医治?

所以徐邵华顿时被胖大姐这个问题给逼到了绝境,嘴唇抖了半天也没能回答出胖大姐这个问题。

反倒是王升这个时候笑了笑,伸手拉过胖大姐道:“大姐,其实这事儿啊您谢错人了。”

“啊?”胖大姐愣了愣。

王升赶紧指向顾恺一,说道:“这位是我的老师,我的医术全是跟着他学的,并且还只学了一个皮毛。

今天给您妹妹扎的那几针,也是我老师昨天刚交我的针法。所以您这面锦旗啊,应该送给我老师才对,我学艺未精,可没资格接受这荣誉。”

一面锦旗,一份感谢。

这东西对于王升来说,可有可无。可对于顾恺一来说,那就是争夺中医部主任的筹码。

也许不算什么大筹码,但历来让胜利天枰倾斜的,往往就是一根不起眼的稻草。

胖大姐明显也是个会来事的人,一听王升这话,立刻就冲着顾恺一热情地感谢起来。

“哎呀,原来您是这位小大夫的老师啊。名师高徒,名师高徒啊。”

胖大姐果然听从了王升的话,直接把锦旗又塞到了顾恺一的手中。

“大师父,小大夫既然这样说了,那这锦旗您可一定要收下啊。以后啊,但凡是我身边的人病了,我一定跟他们介绍您。

就看小大夫的医术,我就知道您肯定是位了不得的神医啊。”

顾恺一被胖大姐一番热捧,脸上也是笑容不断。

他随手把锦旗交到王升手中,说道:“小升,病人是你治好的,这锦旗你就代为师收下吧。你学艺未精,以后还需更加努力才是。”

“是,老师,以后学生……”

“嗯?还叫老师?没听到刚才我都自称‘为师’了?为师年纪大了,身边倒是缺个入室弟子……”

顾恺一把话说的这么明白,王升自然不可能反应不过来。

他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当即端起顾恺一办公桌上的茶杯,对着顾恺一跪了下来,“师父在上,徒儿王升给师父敬茶了。”

“好。”顾恺一走到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面前,拉开抽屉取出一个针囊递给王升。

“收着吧,为师送你的见面礼。这套针可不简单,是清朝名医薛生白生前用过的东西,是件古物呢。”

王升借病人家属的锦旗帮顾恺一争夺科室主任的筹码,还名正言顺的打了徐邵华的脸,

更为自己争得了顾恺一入室弟子的名份,绝对是一举三得,也为他在第三人民医院的发展奠定了结实的基础。

天才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天才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天才神医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PK10统计分析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